清逸文学 - 科幻小说 - 乱世巨枭在线阅读 - 第二章:火并

第二章:火并

        第二日一早,野兔山一众山匪聚在议事堂,准备敲定分家事宜。

        如今,山上共有匪众四十余人,其中有十余人担心官府围剿,准备跟着草上飞一同投靠野狼山。

        萧九走进议事堂时,堂内已经聚满不少人,但大堂正中只有三张椅子,草上飞和一只眼各自坐一把,另一张空椅子正是给萧九的,显然这种正式场合还是得招呼些萧九。

        萧九入座,面无表情的抱胸环肆堂内众匪,这些山匪们都浑身藏乱,头发都打成绺沾在头上,武器也是五花八门,甚至还有一人提着个木质粪叉,让萧九不由感叹一声乌合之众。

        等人来的差不多了,由一只眼带头,打开仓库大门,正式开始分赃大会。

        山上众匪正在如火如荼的准备分赃大会,山下的的矮树林中,却有一彪人马正悄悄往山上寨子挪动。

        “马上就到了,弟兄们都小心着点,杀了一只眼,寨子里的金银财宝就都是咱的。”

        为首一个络腮胡子蛮汉对着身后三四十号人低声说着。

        …

        一个多时辰后,寨内议事堂的分赃的大会接近尾声,最终四当家连同其十二个山匪分得两车粮食,银两若干,快马三匹,准备下山。

        萧九则分到五十两银子和一匹瘦马,不过令萧九意外的是,一名四十多岁的老山匪称受过死了的大当家恩惠,决定跟着萧九为大当家报仇,萧九不知道他真实的想法,却也不好拒绝。

        一切分配妥当后,众人又回到议事堂,准备拔香仪式,就是那些下山的土匪从香炉里把点燃的香拔掉,代表从此一刀两断。

        看着山匪们将一只只正在燃烧的香头攥在手心从香炉中拔出,内心毫无波澜,遥想上一世自己带部队进山剿匪,枪林弹雨后,这些迷信的香炉牌匾片瓦不存。

        如果真的有神,他们会保佑一群杀人放火的土匪吗?

        其余人拔掉香头,眼看就轮到萧九,刚刚起身,就听见门外响起一声焦急的呼喊,随后个山匪喽啰闯了进来,普通一声跪下。

        “二爷,有外人朝寨子杀来了。”

        堂内坐在太师椅上的一只眼瞬间站起,对着众人猛一挥手。

        “抄家伙。”

        众多土匪迅速行动起来,从议事堂窜出,去自己的住处拿兵器,野兔山的匪众虽然怕死,但真到了紧要关头,也还是有些血勇。

        萧九也随众人往外出走,准备先回住处带上武器和金银细软,乱起来找条山路往下冲,至于山寨的其他人就自求多福吧。

        看着山寨逐渐纷乱,一只眼扛着口关刀站在议事堂口大声呼和,现场乱作一团,萧九不由加快脚步。

        议事堂的位置与住处相左,回头看去众匪都往住处跑去,而草上飞却带着三个土匪向另一个方向跑。

        那个方向?是仓库。

        门外那群人早不来,晚不来,在寨子众人分赃,大门疏于把守的时候来,难保寨子里没有内奸。

        随即萧九眼中一寒,加快脚步,拿了挂在墙上的弯刀,将藏在床头的碎银子揣进怀里就往外跑。

        刚跑出房门没几步,就听见嘈杂的喊杀声从寨子大门的方向传来,萧九加速朝大堂奔跑,准备从堂后小路下山。

        可还没到大堂,一只眼就连同一众土匪往后退来,接着身后跟着射来一阵阵箭雨,几名土匪被箭雨射中,瞬间便传来哀嚎。

        萧九被一只眼瞟了一眼,就知道今日想偷偷下山怕是不可能了,只能随机应变,期待事情会有其他转机。

        众匪退至议事大厅,几个挂了彩的土匪在疼得嗷嗷乱叫,二当家不知何时在胸口中了一箭,冷着脸坐在窗框一角,其余人也都耷拉着脑袋,不知道想些什么。

        大概过去十几分钟,屋外传来了招降的喊话,而且听这声音,四当家草上飞?

        “堂里的弟兄们,我是草上飞,拿了一只眼的人头投降,还有条活路。”

        “大当家的没了,官兵说不定就要上山剿匪,只有换个山头才有活路。”

        “跟我上了野狼山,还有条活路,继续抵抗就是死路一条。”

        大厅里围着三十多号野兔山土匪,此时听着门外的喊话,说不动心是假的。

        当土匪本来就是被逼无奈,既然能侥幸活着谁会愿意去死,而那卑微的道德感也没人去在意。

        二当家看着蠢蠢欲动的山匪,想开口说着什么,刚刚张开嘴便剧烈的咳嗦起来,狼狈的样子让那些铁杆土匪也心凉了半截。

        但萧九知道,事情恐怕没那么简单,其他喽啰还好,但自己这个野兔山名义上的头目,还是有一些影响力存在的,要兼并野兔山匪众,那带头的必须死。

        所以萧九没有选择,哪怕是想下山从良,也要保住小命才行。

        萧九冷着脸看向大堂内低头的众人,猛然吼道。

        “都他妈想啥呢?真觉得投靠这个叛徒老四能活啊。”

        “门外野狼山的贼子既然敢抢了我们,就肯定是抱着赶尽杀绝来了。”

        “要不留着你们干啥?给二爷的报仇啊?我告诉你们,进了这个门就代表你们跟二爷穿了一条裤子。”

        众人听这萧九的话,顿时一个机灵,一只眼看向萧九的目光也充满意外,没想到这个萧九还能在紧要关头镇住众人。

        而包围了议事堂的野狼人匪众和老四草上飞眼看屋内没有人出来,就准备放火烧房。

        刚刚燃起桐油火把,还没扔过去,议事堂的大门突然打开,二当家吊着口气,举着弯刀高声喊到。

        “杀。”

        随后身后众人鱼贯而出,喊杀震天,一瞬间声威大涨,气势惊人,而萧九则猫在人群里,拿着把弯刀随着往外冲。

        野狼山这边看着屋内人冲出,不用下令便直接射箭,但距离太短,堪堪射倒几人后就只能眼看众人冲来。

        不过野狼上土匪仗着人多也是不怕,直接掏出兵器,准备短兵相接。

        而野狼山的大胡子头目和草上飞则盯上了带头闯出的二当家,挥着片刀就向其砍去,准备来个擒贼先擒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