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逸文学 - 科幻小说 - 乱世巨枭在线阅读 - 第三章:绝处逢生

第三章:绝处逢生

        野狼山众匪杀向二当家时,其实他已经没有多少力气应对了,之前胸口中了一箭,只能靠着一口心气儿硬撑着。

        萧九看着野狼山匪头和草上飞领着一群悍匪杀向二当家,心中已经萌生退意,瞅着机会准备趁乱开溜,却被追杀的二当家瞧见,朝着萧九的方向疯狂后撤。

        “草。”,萧九将一只眼在心中痛骂了一万遍,可腿却不停下,不管纷乱的众人,朝着堂后的山间狂奔。

        野兔山其余匪众见两个头目都仓皇跑路,也没了继续战斗下去的欲望,扭头就往林子里钻,甚至还有些已经抱头蹲下,将手头的家伙抛的要多远有多远。

        野狼山众匪见状趁胜追击,那个络腮胡子匪首更是一马当先,带着一彪人马往后山林子杀去。

        萧九窜进林子就一刻不停的朝着一个方向狂奔,也不管错乱的树枝、藤曼划伤脸颊,反观跟着萧九一同逃窜的二当家也没好到哪儿去,手上,脸上全是血渍、泥污,哪儿还有刚才分金短银时的派头,只剩一个逃命的念想。

        还有跟着窜过来的十多个野兔山喽啰,也都是全程没有半点言语,只顾逃命。

        最后,众人跑没了力气,靠着老树停下跟着歇息换气,而后面喊杀声却逐渐逼近,野狼山的人马显然是不准备放过这群残兵败将。

        二当家蹲坐在碎石上,大口喘气,身负箭伤的他知道自己跑不赢追兵,索性也不跑了,一股子悍勇劲儿上来,摸上短刀等着,准备做殊死一搏,眼角还撇向萧九,似在怨恨萧九身为领头的却只顾逃命。

        萧九看到二当家冷冷的眼神,也不搭话,蹲在树旁恢复体力。

        身后林子悉悉索索传来动静,几道身影窜出,为首的络腮大汉喊着打杀,奔着二当家举刀就劈,二当家闪身躲过,迎着刀锋回头就剁,看劈砍招式也是练过,举手投足都是冲着要害,和那野狼山匪首打的有来有回。

        追过来的山匪不多,分散着也杀向萧九等人,此时野兔山众人士气全无,完全被追着打,而萧九略显规整的服饰瞬间被两个山匪盯上,挥舞着短刀冲来,萧九也只能狼狈的边跑,边回身胡乱劈砍。

        此时的二当家被跟上的两个山匪夹击,砍道在地,但络腮胡子却是想着抓个活得,让一个手下压在背上擒住胳膊,自己向其余匪众追去,嘴里吆喝着追来的山匪,“快追,不能放跑一人。”

        紧追慢赶之下,两伙土匪都没剩多少力气,追逐的速度逐渐放慢,那个匪首络腮胡子也盯着与众不同的萧九,鼓着劲儿挥刀狂砍,另外追着的两个山匪也趁势发力往萧九头上猛劈。

        萧九慌乱的抬刀格挡,但力气终究是差了一筹,一通王八拳般的刀法挥舞下来,防身的短刀被瞬间崩开,只能眼睁睁回头看着明晃晃的片刀往自己头上落下。

        千钧一发之际,只听嗖的一声响动,一只弩箭直直射中那络腮胡子的后背,顺着身上残破甲片的缝隙扎进肉里,大汉吃疼,哇呀一声怪叫,握着短刀的手不自觉就往后背抓去。

        萧九看着眼前大汉吱哇乱叫,趁着其余两人愣神的功夫,挥刀朝着大汉脖子就砍,一刀见红,直接将大汉砍倒在地。

        其余两人回过神来,再次挥刀砍向萧九,此时的萧九双眼泛红,借着狠劲儿提刀砍回,气势上就强了三分,打的二人连连后退。

        林子里缠斗的众人听到络腮胡子的那声叫唤后纷纷侧目,只见一打三的萧九像战神一样打的对手节节败退,野兔山众人精神一振,瞬间士气倍增。

        正所谓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自络腮胡子头目倒下,野狼山一众山匪再没了追杀时的斗志,被野兔山众人接连砍倒二人后,瞬间攻守异型,从猎人变成猎物一方。

        萧九在喊打声的加持下直接吓跑追逐的两人,萧九也不追击,对着躺在地上还没死透的络腮胡子就是疯狂补刀,砍的本就质量不佳的短刀都缺了口子。

        这时,林子后面追来的草上飞等人也都听着喊杀声赶来,前脚刚抵达战场,就看见络腮胡子大汉直挺挺躺在地上,整个面部被砍的血肉模糊,其余追来的山匪也被打杀的四处逃窜。

        而萧九也看见了“姗姗来迟”的草上飞,提起刀就喊着向其杀去,草上飞见状,直接没了追来时的胆气,哪还管自己身后还带着七八个弟兄,直接倒退着回头就跑。

        草上飞一跑,林子里的野狼山众匪哪还想着砍人,掉头就往寨子方向狂奔,而野兔山众人则士气大增,二十多号残兵败将,撵着逃跑的山匪就跟着萧九往回追。

        被冲散的追兵仓皇逃出林子,刚才珊珊来迟的草上飞此时却是一马当先,再看身后,刚才喊杀着追击的众人都只顾逃命,哪还有半分斗志。

        守在山寨看压俘虏的一众野狼山山匪虽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但看着同伴跑回,也瞬间加入逃命的队伍,草上飞更是直奔马厩,牵出一匹快马,骑上就跑。

        可此时的草上飞被恐惧冲昏了头脑,丝毫比不曾想这是山上,虽然是沿着山路,可一个劲儿的拍马加速,让马儿直接在冲出寨门二三里的位置绊倒,跌落马下的草上飞被追上来的野兔山土匪挥刀就砍,倒是让其余野狼山的土匪趁机开溜。

        看着野狼山土匪仓皇下山,杀红眼的野兔山土匪们追到寨门便没了再追的力气,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喘气,回味刚才的激情瞬间。

        萧九也是趴在山寨议事大堂外的木墩子上,不能动弹,此时的他经过生死搏杀,顾不上去恶心弥漫在周身的血腥味儿,早已浑身力竭,。

        正值晌午,头顶上灼灼的太阳晒得人脑壳发热,萧九只想回去躺在床上美美睡上一觉,可虽是大局已定,却还要防备着寨子再有贼人摸上来,只能继续趴着,像极了上辈子打仗中枪时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