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逸文学 - 科幻小说 - 乱世巨枭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祸不及家人

第二十一章:祸不及家人

        局势逐渐明朗,这些小庄村的民众也陆续放弃抵抗,野兔山的人除了有几个人的身上挂了几处伤口除外,无一人折损。

        倒是此前小庄村的两个村民往前冲的凶猛,被砍翻在地,生死不知。

        现在这些抱头蹲在地上的地主们已经不成气候,萧九也没去管他们,和金子两人骑马就去追之前那个逃跑的领头人。

        脚力终究跑不过马力,那男子不一会功夫便被金子和萧九追上。

        眼看追兵到了近前,男人知道自己已经跑不掉了,心中一股子狠劲升起,猛然回头,抡起之前射箭用的铁皮长弓,对着身后的马头猛然一抽。

        马儿被打得吃疼,抬起蹄子往前高高扬起,而骑在马上的金子也直接被抖了下来,跌在地上。

        那拿着长弓的男子见击落来人,恶向胆边生,再次抡起弓箭,朝金子脑袋砸去,金子抱头护住脑袋,长弓也砸在了金子的手臂上。

        金子被这一砸,直接疼昏过去,只是脑海中依稀记得,在自己昏迷前听到了咔吧一声,大概是自己的手骨断裂的声音。

        拿长弓的男子也算是个狠人,见金子昏倒,又抬手抡弓,俨然是要直接砸死。

        正在这时,一只破空声从男子左侧传来,一只弩箭朝着他面门直射而来,男子一转头正好被射穿面颊,男子哇呀一声,丢了长弓,双手捂脸乱叫。

        不等那男子睁眼,一把快刀砍向脖颈,一抹凉意划过之后,只觉的有一股热浪喷涌,直接倒在地上。

        出刀救下金子的正是萧九,弩箭自然也是萧九射出。

        不一会儿,萧九身后陆续有野兔山山匪赶到,见到自家三头领倒在地上生死不知,尽皆睚眦欲裂。

        萧九冷着脸,让两个手下抬着金子从村子里去找郎中,还特意叮嘱注意他的手臂。

        之后,便转头看向那个倒在血泊中的男人,大概已经死透了。

        现在金子重伤昏迷,让萧九心中的怒火再难以压抑。

        “把他吊到村口,今天凡是参与的人,抄家。”

        几个冰冷的字眼自萧九口中说出,言罢,便翻身上马,径直返回村口,身后众人也倒拽着那血泊中的男子尸体,紧紧跟上。

        萧九来到发生械斗的村口,冷眼看着此前集结在此的小庄村人群。

        之前被萧九安排前去村子里挑选大宅子放火的张奔也已赶到,看他满脸愤怒的样子,想必也已经知道了事情经过。

        “张奔。”

        看着回来的张奔,萧九朝他喊了一声,张奔听见萧九喊他,也是赶忙上前,回道:“寨主。”

        “在村里找两个村民,今天凡是参与的人,家里粮食全部带走。”

        说完,萧九没去看张奔,而是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还抱头蹲在地上的那一干村民。

        张奔刚要领命而去,又听见萧九嘱咐了一句:“别欺负这些人的家眷,祸不及家人。”

        萧九带着十来名山匪就这样坐在村口处休整,盯着之前抗两粮不交的人。

        经过盘问,萧九得知眼前的这二十多个男人除了几个地主外,还有一半的人是这些地主家的长工,雇农,被主家强制带着过来。

        对于这些本就是苦出身的人,萧九不想追究,但那些窜腾着闹事的人,萧九却不打算放过。

        领头惨死的那个男人叫庄宝,也是整个小庄村土地最多的地主,早些年跟附近的猎户学过射箭,在得知罐子村的经过后,便纠结起村子里其他地多的富户准备抗粮。

        其实张宝也没真的打算要硬刚萧九,只是不想缴纳更多的粮食,打算靠人着多逼退此次前来征粮的萧九,之后再拿出些粮食送去山寨,用来平息萧九怒火。

        只是这个张宝错估了萧九的决心,更没想到他会直接安排人在村子里放火,直接逼问谁是领头人。

        倘若让萧九知道是他带头抗粮,那必然会成为那只敬猴用的鸡。

        所以庄宝别无选择,只能继续窜错众人与野兔山一众对峙,最终落得个被砍死的下场。

        时间大约过去两个时辰,前往村子里搜刮粮食的几十号山匪来回搬空了这些闹事之人家中的存粮,在抄家过程中也遇到了一些抵抗。

        好在有萧九的命令在前,这些人倒是没对抵抗者下死手,只是被按住挨顿胖揍。

        “寨主,差不多都在这儿了。”,张奔凑到萧九跟前,小声说道。

        萧九点了点头,随即又问道:“没遇到抵抗吗?”

        张奔闻言,回道:“有几个胆子大的倒是想抵抗,我没动刀,女眷也都没人骚扰。”

        听完张奔言说,萧九起身走向那一个个蹲在地上的地主,说道:“诸位,你们联合起来抗粮,致使我山寨兄弟重伤,今日我拿走你们家中粮食,你们服吗?”

        冰冷的话语直穿这些地主的心脏,可面对凶焰滔天的萧九,又生不起反抗的情绪,只能不约而同地连忙点头。

        接着,萧九声音再次传来:“这是第一次,我只拿你们粮食,但我不希望有下一次。”

        “这次带头的是庄宝,我不希望再有什么牛宝、狗宝。”

        “我要将张宝挂在村头七天,给你们打个样儿,谁敢取下来,就跟他一样。”

        说完,便放了这些人,让他们各自回家,这群人今天被萧九吓破了胆子,加上担心家中安危,全都飞也似的逃离村口。

        随后,萧九被人引着前去金子所在的郎中家里,又在路上安排张奔给村子里,每家门口都给送去五斗粮食。

        一直等到天色昏暗,受伤的金子才慢慢醒来,萧九见他可以自己坐起,就从村里找了个板车,用牲口拉着他起程回返山寨。

        走到村口时,张奔悄悄凑上前对着萧九耳语几句,言说那死去的庄宝还有几个儿女、兄弟,询问萧九要不要斩草除根。

        萧九只是略微一想便微微摇头,既然庄宝已经伏诛,粮食也被带走,再去伤害与此事关系不大的家人,却是有些过于残忍,而且也与萧九此前的信念相悖。

        张奔见萧九只是摇了摇头,也不再言语,跟在萧九后面,伴着朦胧的月色,回返野兔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