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逸文学 - 科幻小说 - 乱世巨枭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抗税

第四十九章:抗税

        凉州城的军营大帐中,随着怀王话音落下,原本沉寂的气氛被打破,不少人开始小声讨论起来。

        此次前来凉州城的各州使者,是为了探查怀王的态度。

        好达成盟约,共同应对朝廷的削藩政策。

        边境六州中实力最强的就是眼前的怀王,若是结盟,他的意见很重要。

        随着大厅内众人开始讨论,怀王的一些幕僚也参与其中。

        这些使者探明了怀王的态度,接下来就是讨论怎样对朝廷施压,发动兵谏。

        起兵之后最重要的是一鼓作气,若是不能以摧枯拉朽之势攻城拔寨,那被堵在边境六州的联军不用朝廷来打,自己就会因为粮草不足崩溃。

        怀王见各州使者都在举棋不定,决定给他们吃一颗定心丸。

        “诸位既然来我凉州,都是不满朝廷新政,与其再此争论不休,不如请移步帐外一观。”

        说完不管其他人,径直走向帐外。

        此时帐外早已聚满了凉州士卒,特别是一只满装披挂的骑兵尤为亮眼。

        除却行军严整的士卒方阵,随后又有上百箱兵刃甲胄被送上前来,粗略估计也有万套。

        “各位使臣,还请回去告诉你们的将军,怀王有充足的准备,同样不乏死战的决心。”

        言罢,各州来人看着壮观的兵士和充足的军资,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这怀王怕是蓄谋已久,只能这个时机。”

        心中这样想着,都打算尽快将此行凉州见闻汇报给自家主公。

        等使臣陆续离开凉州城,怀王站在帐外,顶着略带寒意的边塞春风望向京都方向。

        “王爷,戎族的使臣已经到了,要现在见一见吗?“

        一名文人装扮的幕僚上前对着怀王行礼,缓缓说道。

        怀王没有回话,迈步朝另外一所军帐走去,用行动给了他答案。

        ……

        陵水县城,一位身着青州官服的中年男人带着一彪士卒住进了城中最大的万珍酒楼。

        “刘县令,本官此来是为征粮一事,望早做些准备。”

        当这句话轻飘飘地从男子嘴里说出,县令刘洪就觉得心里咯噔一下。

        “余大人,此前郡里不是刚刚征纳粮税,此次?”

        还会不等将剩下的话说出口,就见余大人脸色一变,说道:“怎么,刘大人要违抗吕督抚的军令不成?”

        刘县令闻言,立马惶恐地开始向眼前之人作揖告罪。

        虽然心里万般憋屈,可是这余大人却是青州府的六品官员,职位比自己高了好几个台阶。

        一想到马上要面临收税的重担,刘洪顿时面露为难。

        他这个县令虽然在陵水县算是数得上的人物,可州郡里随便下来个官都能对他拿捏。

        这刚刚征收了粮税,还没等农人播种又要另收军税,一个不好就是官逼民反。

        他知道新皇登基后,各方势力都在暗流涌动,可他实在是没有这个能力再完成征税的重任。

        就在刘洪面露难色时,余大人似是看出了他的顾虑,缓缓说道。

        “刘大人莫要为难,此前听说陵水县城酒水闻名,商队都跑出青州做生意去了。”

        “没有粮食,那收几个富户的商税对你来说也不算难吧。”

        刘县令听到这话,脸上表情反而更加愁闷。

        平日里在眼皮子低下盘踞着一伙”匪军“武装也就罢了,现在上边还要让自己去敲诈他们的钱。

        着实就有点摸老虎屁股的意思。

        “刘大人可是在顾忌那萧九?”

        听见余大人问话,刘洪从思索中回过神来,缓缓点头。

        “刘大人放心,此次征粮我已和文郡守打过招呼,他定然会老老实实地奉上钱粮。”

        刘洪闻言,憋闷的心情得到些许释怀。

        可又在心里止不住的暗骂,你都已经得到了文诘的默许,还要自己做这个坏人。

        官大一级压死人,自己还是得老老实实照做,只是能否收上粮食就不敢保证了。

        之后便是安排人奉上酒宴,一群人开始对着各种山珍海味胡吃海塞。

        而包间中的对话,却被酒楼中传菜的小厮听去,告诉自家掌柜。

        “征收军粮?”

        李贵听着跑堂小二零碎的汇报,在心里已经明白个七八分,立刻让自己的大儿子李富前往野兔山报信。

        他能有现在的身家全靠萧九所赐,此时得知消息,必然想着第一时间通知萧九。

        骑着马的李富不到三个时辰就赶到野兔山,见到了一直蜗居在营寨的萧九。

        “余大人?”

        几乎瞬间,萧九就明白了这个不曾见过的余大人的目的。

        之前王猛率军前往京都时他就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此时府里征粮必然是要有些大动作。

        此前刚刚征过税,地里的庄稼还没长出来,那些“穷鬼”身上已经刮不出一丁点油水。

        自然就盯上了那些有钱的地主和商人。

        之前李富讲到,这位余大人跟文诘打过招呼,就证明已经得到了文诘默许。

        虽然自己接受诏安,摘去了山匪的帽子。

        但现在看来,这些高高在上的老爷们,似乎都把自己当成了他们的钱袋子。

        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若他一直老老实实的当个顺民,迎来的只会是变本加厉。

        所以萧九这次决定抗税,大不了自己再拍拍屁股上山为匪。

        之前山寨都是老弱病残时,县衙都拿自己没办法,现在正是兵强马壮的时候。

        “是时候该硬气一回了。”

        萧九这样想着,便让李富返回城中,临走时还特意叮嘱他回去后安排好家眷。

        让他们这段时间先去乡下避避风头。

        以免出现之前一家老小都被抓紧监狱的状况。

        打发走了李富,萧九便找来了山寨中以张奔、金子为首的大小头目,召开了一场紧急会议。

        当萧九将事情经过原原本本的叙述,众人听闻后多多少少都带了几分怒意。

        他们的好日子才没过几天,那些官老爷们又开始来敲诈勒索。

        所以萧九说出自己想要抗税时,这些人都表示没有意见。

        虽然他们现在脱去了山匪的身份,可以拥有一个良民的身份在陵水县城生活。

        可他们清楚这一切都是萧九给的,萧九对形式的判断,他们还是信任的。

        当众人都在对朝廷征税不满时,只有角落里的一个年轻面孔眼神中露出浓浓的忧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