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逸文学 - 科幻小说 - 乱世巨枭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三章:攻城

第五十三章:攻城

        萧九随青州军抵达冀州城时,冀州和豫州的勤王大军已经等候多时。

        三军会盟,没有马上往京都方向进发,在冀州城外停留了数日。

        期间,三位督抚有过多次秘密商议,内容并不为外人所知。

        但萧九知道,里面必然有着诸多利益权衡。

        自北境怀王起兵开始,各州虽然很快调集军队准备入京勤王,但都是各怀鬼胎互相提防。

        中央并不能对各州军权拥有绝对的掌控,各州遵从朝廷号令,更多的还是为了给自己捞好处。

        此时作壁上观的姿态,同样也是在待价而沽。

        若是北境六州的联军真的势如破竹,他们很有可能会临阵倒戈。

        勤王的军队瞬间就会变成“清君侧”的一员。

        但这所有的一切对萧九来说没有太大的意义。

        他本就对大夏朝廷没有多少感情,跟在青州军的队伍里更多的是迫不得已。

        时间过去得很快,随着传令兵来回往复的策马奔驰,勤王大军在冀州城外休整了七日后就全员开拔。

        这次出兵最少的就是青州,只有三万兵马。

        冀州作为临近京都直隶的第一大府直接出兵六万,准备西进勤王。

        而豫州虽然只出动了四万兵力,却是将压箱底的骑兵营直接带上,而且捐纳的军粮最多。

        就这样,整整十三万大军浩浩荡荡地向西开往京都,抵抗北境叛乱盟军。

        此时京都皇宫之中,也在酝酿着一场巨大的阴谋。

        夜半,内阁参事府,李立宅邸。

        李立皱眉看着手中带血的诏书和一枚雕刻着龙凤图腾的精美玉佩,眉头紧皱。

        他对面的椅子上,坐着一名面白无须的高大男子,赫然是京都御前统领云弼。

        “李大人,这皇爷的贴身玉佩是做不得假的。”

        云弼喝着已经凉透的茶水,缓缓说道。

        李立却依然紧紧盯着手中那道诏书,久久不言。

        空旷的房间之中,仿佛在沉默中过去很长时间,最终被一声长长的叹息声打破。

        “为何会选择我?”

        李立抬起头来,眼睛死死盯着云弼,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出些许端倪。

        可云弼始终面无表情,找不出任何破绽。

        “我想李大人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言罢,云弼放下茶杯径直离去,只留下李立一人孤零零的站在房间里沉思。

        李立手里带血的诏书是皇帝写的,而那枚玉佩就是信物。

        让李立惊讶的是,当今的这位皇帝似乎不像在朝堂中表现得那般孱弱。

        血书的内容在他心里掀起万丈波涛,一时间无法抉择。

        当云弼踏入自己家门的那一刻,李立注定已经无法置身事外。

        “罢了,罢了。”

        李立一声悠长的叹息从喉咙里传出,自言自语。

        随后又来到书房,写下一封密信让家中心腹的仆役火速送出城外。

        现在京都看似平静的水面下,已经波涛汹涌。

        ……

        虎牙关外,怀王军帐。

        怀王坐在军帐正中,单手举起一只玉樽,遥遥对着大帐中的各位北境武将。

        “诸位,大军已至,明日攻城。”

        言罢,怀王杯中之酒一饮而尽,诸将尽皆效仿。

        反观城内,江虎依旧在军营内愁眉不展,空旷的大厅死一般地沉寂。

        北境六州盟军已经在这几日陆续抵达,集结在城外。

        只等主将一声令下,便是尸山血海的攻城大战。

        若是虎牙关失守,六州虎狼之师将长驱直入,直逼京师。

        现在江虎已经有些后悔,若是不那么急于削藩,事情或许还有回转的余地。

        可一切都为时已晚,等到虎牙关一破,莫说是荣华富贵,只怕这项上人头也不再属于自己。

        随着盟军南下,大量流离失所的百姓四下逃命,躲避兵祸。

        现在已有大批难民围聚在城外,可江虎不敢放他们进来。

        万一这伙难民中掺杂了盟军士卒,城门瞬间就会失守。

        对此,江虎无能为力,只能将满腔怨言归咎于迟迟未到的勤王大军头上。

        江虎算着日子,自己发布勤王诏令已经有些时日。

        可此时却半点影子没有,只能证明这些手握实权的督抚、郡守还在犹豫。

        若是自己连第一波攻城都扛不住,他们绝对会直接背刺。

        京都沦陷之日,就是自己的死期。

        江虎不敢继续去想,只能叫来自己的儿子,安排好家眷,先行赶往京都避难。

        看着远行的亲人,江虎两行清泪流下,嘴里喃喃着。

        “小妹,哥哥怕是不能再保护你了。”

        第二日,虎牙关外的北境盟军开始攻城。

        在古代战争中,攻城战并不是像电视剧中那样,直接用攻城锤或者云梯开城破关。

        而是会采用像是投石车、弩车等攻城器具频繁骚扰城上守军。

        此时弱势的虎牙关守军一方不敢出城迎战,只能疲于奔命的防备不时落下的石头、弩箭。

        等到神经紧绷的守军歇息的功夫,轮番射箭的盟军吹起了攻城的号角。

        听见喊杀声从城下传来,饭都没吃上的守军只能拿上兵器,防备可能杀上城楼的敌人。

        打退敌军后,又累又困的守军来不及休息,敌人又开始夜袭攻城。

        仅仅两日,虎牙关上的将士都满眼带着血丝,拖着疲惫的身子苦苦强撑。

        他们这群几乎没怎么打过仗的士兵若不是仗着城墙之利,正面对抗下只怕撑不下三个回合。

        “他妈的勤王大军到哪儿了。”

        “这群杀千刀的杂种。”

        看着城楼上士气萎靡的兵卒,视察城防的江虎破口大骂。

        随行的一众武将都默不作声,满脸苦涩。

        面对气势汹汹的敌人,很多士卒都已经没了抵抗的决心。

        他们是人,不是只会干活的牲畜。

        对于他们这些有时连饷银都会被克扣的普通士卒来说,谁当皇帝都与自己并没有太大关系。

        反倒是城外那些刀口舔血的边关士卒,都想着一鼓作气的破城劫掠。

        两相对比,胜败只是时间问题。

        唯一的突破口,就是那还未赶来的勤王大军。

        现在苦苦支撑的虎牙关守军若无支援,不出半月,定会城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