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逸文学 - 科幻小说 - 乱世巨枭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一章:土改

第六十一章:土改

        萧九随着那老道来到一座矮山上的道观,果然在道观后面的一处岩洞中发现了硝石矿。

        这些硝石未经开采,基本上都处于裸露状态。

        看着心心念念的硝石就在眼前,萧九会心一笑。

        有了这些硝石,就可以大批量的制作黑火药。

        唯一受限的可能就是硫磺需要依靠商队进口。

        萧九已经打定主意,回去后就让李贵安排一支商队前往晋州,大量收购这种所谓的“黄石”。

        现在火药有了,下一步就是考虑如何运用。

        想要造出近代那种燧发枪是不可能的,现在的冶铁技术还远远不够。

        单靠手工根本搓不出枪管,用双合模具铸造又无法保证气密性。

        那就只能从体积更大的大炮上做些文章。

        现在自己这里的钢铁已经可以自给自足,同时还有一大批手艺娴熟的工匠。

        搓不出精度高的枪管,那用灌注法制出一批炮管还是可以的。

        炮管内部再由工匠手工搓磨,在技术上完全可以实现。

        现在的大夏,根本就没听说过大炮、火药这些东西,若是做出来必有奇效。

        这一桩桩事情说起来简单,可落实下去还是需要不少时间的。

        特别是萧九收回的图纸下发给野兔山的工匠时。

        他们都在疑惑为何要浪费宝贵的钢铁去铸造这么个大家伙。

        当一切都在有序进行,萧九同时还打起了一些其他地方的主意。

        之前萧九在野兔山上时或许并不清楚陵水县各村镇的土地分布情况。

        只在征粮时对一些村镇的耕地做了粗略的丈量。

        此时看到县衙里的耕地户册,心底也是有些吃惊。

        “这陵水县巴掌大的地方,地主也太多了。”

        虽然之前半胁迫式的收购了一大批耕地,但萧九还是觉得自己对那些地主老财太宽容了些。

        陵水县的人口才有多少,若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土地,还会有饥荒吗?

        萧九决定对陵水县进行一次大规模的土改。

        或许之前要考虑来自上面的压力,但现在自己已经跟郡府交恶,不再需要顾虑太多了。

        心中下了决定,随后萧九便开始召集各个乡镇的民兵队长和无产公会骨干前往县衙。

        当这些百姓听说萧九要找他们去县衙开会时,都是倍感觉新鲜。

        这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从来都是直接发布命令,何时会跟他们商议?

        所以这些各个乡镇赶来的百姓汇聚在县衙门口时,引来了不小的轰动。

        等到萧九将自己土改的政策宣布后,更是让这些人感觉一阵发懵。

        “这是要改朝换代了?”

        不少人心里都这样想着。

        萧九的口号十分干脆,直接就是“打土豪,分田地。”

        而这一句话也说进了那些百姓的心坎里。

        他们想要的从来不多,只是生存而已。

        此时听到萧九宣布的一项项政策,只觉得大脑有些反应不过来。

        随后萧九又将划分成分等级的标准一一诉说。

        看着这些百姓热切的眼神就知道。

        等他们将土改的消息带回去后,整个陵水县必定会掀起一场声势浩大的“风搅雪”。

        现在自己的萧字营已经扩编到了七百多人,还有基数更加庞大的民兵组织。

        那些即将被剥夺土地的地主根本翻不起什么浪花。

        ……

        陵水县,白家村边角的一处破落房舍。

        “老婆,我是黑子,快开门。”

        门外响起了急促的敲击声。

        屋门打开,一个二十来岁的美貌少妇看见自家男人急匆匆的样子,问道。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可男人却不答话,粗壮的臂膀直接抱起少妇,嘴里还在激动地高呼。

        “小柔,变天了,以后要变天了。”

        “咱们再也不用过穷日子了。”

        看着自己男人癫狂的模样,那个叫小柔的女人却是满脸担忧。

        “黑子,你是咋了?可不要吓我。”

        说完,两行清泪从双颊滑落,一副焦急的模样。

        可黑子却不管女人脸上变幻的表情,说出了自己在陵水县衙听到的惊天消息。

        叫小柔的女人听完黑子的叙述,那流着眼泪的双颊顿时像决堤一样止不住,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黑子看见自己的女人在那嚎哭也不阻止,只是将她紧紧搂在怀里,一言不发。

        黑子世代都生活在白家村这片土地,从太爷爷开始就给村里的白财主家当长工。

        做牛做马已经不知道为白财主家出了多少年的力。

        可到了自己这一辈儿,依旧穷得叮当响,耕种过的土地没有一寸是自己的。

        所以在萧九组建民兵时,这个无父无母的汉子第一个报名参加,脱离了白财主家长工的身份。

        他那美貌的老婆也是个苦命女人。

        原本是白财主家的第三房小妾,因为受到大房夫人的排挤,险些被下毒害死。

        侥幸逃过一劫后,又被羞辱似的送给了家无片瓦的长工黑子。

        若不是无产公会给小两口匀出了一间没人住的破房子,他们连个落脚的容身之所都没有。

        而黑子之所以没去萧字营参军也是因为这家中娇妻。

        平常只能依靠给别人打短工和萧九的接济度日。

        可如今不同了。

        萧九决定在陵水县内进行土改,准备直接瓜分了地主的土地分给贫农。

        那整个白家村还有比自己更穷的吗?

        而且自己还是白家村的民兵,分到的土地只会更多。

        夜里,等身边的小柔睡下,一直都没合过眼的黑子轻轻起身。

        拿起自己当民兵下发的铁枪头离开房舍后,到远处找了块石头就开始细细打磨刃口。

        伴随着咯吱咯吱的声响,黑子眼底闪过一抹不曾有过的凶光。

        明日,整个白家村必将天翻地覆。

        同样的情景,也在陵水县下辖乡镇的各处上演着。

        土改的趋势已经不可阻挡,那些积压了几辈子的怒火开始向外爆发。

        就当各个村镇的贫民都在这个燥热的夜晚蓄势待发时,陵水县衙里却迎来了一位熟客。

        萧九看着眼前的少女,觉得有些头大,问道:“你怎么来了?”

        少女闻言,却是气鼓鼓的反驳。

        “怎么,不欢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