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逸文学 - 修真小说 - 白日下的刺客在线阅读 - 卷一:少年露锋芒 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布下诱饵

卷一:少年露锋芒 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布下诱饵

        林琅天的动作很快。

        离开隐峰,就在向晴峰为周筠三人安排好了住处。

        周筠见林琅天的态度与在同心峰时区别很大,直言不讳问道:“林家主相信我的判断吗?”

        林琅天回答道:“我的态度并不能帮到你们。”

        周筠说道:“西山林家似乎少了一位真正的头领,导致一件本来简单的事都变得复杂,但我们是愿意相信林家主的,自然想要知道你对这件事的态度。”

        林琅天看了周筠一眼,直觉告诉他若是问起对方为何愿意相信他,答案大概率是他不想听到的,于是说道:“这里是西山境,我绝不可能让一个极度危险的人藏在这里,这就是我的态度。”

        周筠轻轻点头,说道:“仅靠血脉一类的感应秘术,我只能确定他一直待在西山境,之所以笃定他找上了你们林家,只是因为只有你们才符合他的条件。”

        “什么条件?”

        “血祭的条件,当然……也包括其它的一些原因,比如你们或许有同一个敌人。”

        林琅天眉头微皱,并不想提及某人,说道:“你确定他会在西山境举行血祭仪式?”

        “他已经没有更好的选择。西山境紧邻火州,你应该听说了南归城发生的事,他在南归城受了极重的伤,想要恢复实力,还是会走捷径。”周筠斩钉截铁地说道。

        林琅天说道:“我确实听说了一些消息,但并不知道这些细节。你们应该还没去过火州,如何得知这些?”

        周筠说道:“你觉得我为何会登门要人?”

        林琅天看了一旁的周霜一眼。

        周筠眼里闪过一丝晦暗之色,说道:“我一直没有掺和我兄长的事,他也有意将我和小霜杜绝在外,我和他之间有着这样的默契,之所以会突然跑来这里,只是因为一个老人。”

        “大概在我父亲眼里,我和兄长都是不孝之人……是他去了南归城,我才决定动身。”

        林琅天脸上的表情微变,问道:“周老前辈现在在哪里?”

        周筠看向山外,幽幽说道:“他一直都有他自己的行事方式,现在大概还在寻找着我兄长的踪迹,在外面的大山里乱转吧,毕竟西山境最不缺的就是山。”

        ……

        星沙宗,乌鹏一脸激动地将老人迎进了他平日里修行的静室。

        “周前辈,我没想到还能见到你!”

        周正清扫了乌鹏一眼,“情绪这么激动作甚,你老死了,我都不一定死呢。”

        乌鹏咧嘴一笑,面前这位嘴巴还是这么不留情面,看样子不是别人假冒。

        在乌鹏还年轻的时候,他也曾与友人一同在大陆上游历过不少地方,其中最为他津津乐道的便是亲身参与了一场当世顶尖剑修之间的对决,虽然他不过是误入战场,但若没有周正清二人在同时齐齐收手,他已经横尸当场。

        “现在想想,我乌鹏的运气一直很不错啊……”

        乌鹏想起近来的遭遇,心里由衷感叹,问道:“前辈突然至此,若有我能帮上忙的,请尽快提,乌鹏一定尽力去办。”

        周正清感受着乌鹏身上的气息,再看着乌鹏衰老的面容,眼神深邃了一些,说道:“你们星沙宗与林家的关系如何?”

        乌鹏愣了一下,如实说道:“星沙宗与春神山的关系不错,但被隐峰中的一些长老所恶。”

        “一些?你能得罪一些圣王境,看来本事涨了不少啊。”

        乌鹏苦涩一笑,摸摸了胸口,木青曾在他体内落下了一道印记以作警告,现在这道印记已经被刘葳蕤抹除,犹豫了一下,才向周正清说起星沙宗不受待见的原因。

        “前辈?”

        乌鹏说完后见周正清表情不对劲,连忙喊了一声。

        周正清突然拍了乌鹏一掌,发出“啪”的一声脆响,把乌鹏拍得一个趔趄,就在乌鹏一脸惊慌不知所措的时候,周正清脸上难得露出一丝笑意:“乌小子,你的运气很不错啊。”

        乌鹏连忙挤出一个苦涩的笑容:“是吧,我也是这么觉得的,不然怎么能在这里遇到周前辈,还无缘无故地挨了一巴掌。”

        周正清侧目看了乌鹏一眼,负手而立:“你愿意听我的安排?”

        “自然愿意。”

        ……

        林家族地,阵法隔绝的阴暗房间里,一道沙哑的声音缓缓响起:“外面是怎么回事?”

        “你惹出来的好事!”

        阴暗中一道身影若隐若现,难掩心中的惊怒:“我还真是糊涂,竟会救下你!”

        周乾坐在墙角下的一方蒲团上,后背靠着墙壁,支撑着身体,听到来人的回答,一双淡漠平静的眼睛第一次生出一丝涟漪,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怎么?你不怕我把你交出去?”

        没有听到周乾的回答,来人几步便逼近到了周乾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周乾,冷声道:“你应该体现出你的价值。”

        “我还活着,不是我最大的价值吗?”

        周乾看着林阳,笑道:“你还能跑到我面前说话,正面外面的局面还没有不可收拾。”

        林阳脸上的表情发生变化,沉默一段时间后,幽幽一叹,将早前发生的事告诉周乾,末了说道:“连林明达的手下都觉得是林明达暗藏了你,他和真人相互猜忌,我还有时间送你离开。”

        “你我之间以后不要再有任何纠葛。”

        周乾轻轻点头:“可以。”

        林阳表情再次发生变化。

        周乾说道:“不管怎样,你都救了我一命,我不会让你为难。”

        林阳反问道:“我是不是很虚伪?”

        周乾摇头:“对更高境界的渴望和对更高境界的恐惧本来就是可以同时存在的,我渴望更高的境界,你难道就不渴望?”

        “可是……”

        “事情还没有到那一步对吗?”

        周乾看着面前这个认识多年的朋友,说道:“换做是我,也不会相信一个快断气的人选择的路,我很难说服你,不过我有把握说服其它人。”

        “带我去见林同和。”

        林同和见到周乾时很愤怒,愤怒于是林阳暗藏着周乾,但等林阳离开房间时,林同和脸上已经不见任何愤怒的表情,他的一双眼睛如古井一般,深邃无波,凝视着周乾,用了很长时间才开口问道:“你败给了谁?”

        周乾回答道:“我败给了一群人,其中有圣王境后期的陵光,也有才圣王境初期的祝离,她们能够一起合作,全都是因为一个年轻人。”

        “木青!”

        林同和表情突然变得阴沉,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这两个字。

        林洛与凌烟的婚事取消后,他曾把注意力放到林明达身上有一段时间,但天下就没有不透风的墙——木青曾在南归城冒充过道门天宗的弟子,化名折青。

        林同和一想到对方曾跟在折云身后享受过林家的热情招待,他就气不打一处来,虽然他依旧没有拿到证据证明木青一手布置了隐峰中的那场闹剧,但凌烟最后可是跟折云去了道门。

        “我必杀此子!”

        周乾见林同和的情绪如此强烈,心中也有些意外,便说道:“既然和尘真人有这个打算,那我们完全可以合作,此子已经坏了我好几次计划,我恨不得立即杀了他。”

        林同和脸色的怒意消散了不少,似笑非笑地说道:“就凭你现在这个样子?”

        周乾微微垂目,理所应当地回答道:“这件事恐怕只有我才能做到。”

        林同和气极反笑,说道:“现在连林阳都能轻而易举地杀死你,你现在跟我说这种大话,不觉得太过失智了吗?”

        周乾不紧不慢地反问道:“真人能够对付得了陵光神君?”

        林同和面无表情:“这种存在会听任一个蝼蚁摆布?”

        周乾没有忙着反驳,说道:“真人能够对付得了那位天宝真灵?”

        林同和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周乾继续问道:“真人能够对付得了他身边的那些圣王境强者吗?虽然不愿意承认,但这个年轻人的身份已经聚集了许多顶尖强者,朱雀城现如今的实力恐怕不比你们林家差。”

        林同和摇头道:“我仔细调查过,这些人与木青的关系并非从属关系,他让那么多强者聚在一起,自己却没有让人信服的实力,早晚会反受其累。”

        周乾脸上露出讥讽的表情,说道:“原来真人是想着等他们自己乱起来,这未免太过自欺欺人。”

        “现在谁不清楚你们林家和木青之间的矛盾根由所在。他和孟章神君的关系就是他最大的倚仗,木青本就是靠这层关系让那些强者包裹陵光神君聚集在他身边。”

        林同和脸上的表情变得无比难看,但还是不肯承认周乾的话,辩解道:“他们就是一盘散沙,当那些人发现从木青身上得不到她们想要的东西后自会离开。”

        “你说得不错。”周乾说道:“但她们看起来从木青身上得到了想要的东西。”

        “唯一能够解开局面的办法就是趁着木青还没有完全起势,不惜一切代价将其灭杀,等到木青一死,这些人自然会离开。”

        林同和问道:“若是这些人在离开之前决定替木青报仇呢,谁来挡下她们?”

        周乾眼里的讥意更盛,回答道:“那就什么都不做,等到木青真正让那些人信服,然后带着她们掀翻八十一座隐峰。”

        “够了!”

        林同和情绪突然失控,朝周乾逼近了一步。

        周乾怡然不惧,回到了之前的说法,笑道:“你看,我是不是最合适的人?”

        林同和一愣,停下了脚步,他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才开口说道:“你打算怎么表现你的诚意。”

        “这很简单。”

        ……

        宝栖楼,郁游走进了第三层的一个房间。

        裴固已经在这里等待多时,见到郁游便直入正题:“家主没有找到周乾,木青公子何时到西山境?”

        郁游走到一旁桌边喝起酒,然后将一封信和一枝木匣放在桌子上,说道:“城主已经收到消息,他希望林家主不要掺和与周乾有关的事。”

        “怎么可能?”裴固无奈道:“如果家主都不管,谁还能管,西山境岂不是彻底乱套了吗?”

        郁游指了指一旁的信,裴固见信封已经被打开,便取出信认真看了起来。

        郁游等他看完,才说道:“城主与周乾交手数次,在信中一直强调周乾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人物,希望你把他的意思完整地告诉给凌夫人,无论打算做什么,都一定先保护好自己和身边人。”

        裴固看了郁游一眼,面含隐忧,木青在信中说了更多,其中有一条内容让他看得触目惊心——三天时间都没有半点线索,只能是比林琅天身份地位更高的人藏下了周乾。

        郁游问道:“你这边有什么发现?”

        裴固肃色道:“主母暗中监察了林家族地这段时间的资源走向,并无什么异常。”

        “那林家之外呢?”

        “林家之外的修行势力实在太多,我们人力有限,只能收集到一流势力的一些动静,七家修行势力,都没有表现出异样的地方。”

        “不可能。周乾要举行血祭,就一定会有所布置,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动静。”

        ……

        星沙宗,乌鹏一脸和善笑容地目送着几位长老离去,等他们的背影消失在视野中,笑容顿时瓦解,一脚踢碎了身边的桌子,愤怒地砸着房间里的所有东西。

        那些回头的长老听到屋内这个动静,相视一笑,顿时放心离去。

        等到这些人彻底远去,乌鹏脸上才重新恢复笑容,看向站在屋中的白发老人,“周前辈,你还真是料事如神。”

        周正清说道:“我之前让你做的事都完成了吗?”

        “当然完成了,你交待的每一个位置,我都亲自去确认过。”乌鹏拍着胸脯保证,而后连忙问道:“现在那些长老只会觉得已经把我软禁,我接下来要怎么演?”

        周正清看了他一眼,“我一开始就说过这不是演戏,这是会死不少人的。”

        乌鹏见周正清如此说,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前辈,那些与背叛宗门的长老死不足惜,但我星沙宗还是有不少人挺好的啊,能不能找个理由随便支出去一些人?”

        “不能。”

        周正清拒绝得极其干脆,“鱼饵都跑掉了,鱼还会上钩吗?”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