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逸文学 - 科幻小说 - 万人迷小狗创飞虐文在线阅读 - 4 第 4 章

4 第 4 章

        封逸言此时站在本垒上。

        作为击球手,他手持棒球棍,双足分立,小臂拉平,已经做好了一个完美的击球预备姿势。

        黑色棒球服勾勒出他的宽肩窄腰,白色长裤勾勒出他的长腿线条,光是冷淡站在那里的样子就令人赏心悦目。

        对面的投手拿到了棒球。

        封逸言舒展手指,握住球棒,双眸盯住对方手中的球。

        棒球是他最热爱的运动,不过他在这方面的天赋远远不如在音乐方面的,即使是从小玩水平也只是一般,走不了职业道路。

        但是今天他感觉手感很好。

        投手投来一个直球!

        封逸言眸光一厉,双臂肌肉紧实,刹那挥动球棒来了个直臂挥击,‘bang’地一声,棒球被击中,高高地飞了出去!

        打中了,而且打得超乎预料的大力,球被以超乎想象的力量击飞了出去!

        unbelievable!

        全场哗然,投手跟着这颗球回头望了过去,抬了抬帽檐,发出了一声惊叹。

        牛掰啊,状态爆棚,这个距离说不定可以碰到全垒打墙了!

        捕手忍不住吹了口声哨,其他八位还没上场的击球手也很兴奋。

        要知道即使是职业棒球手也很难打出全垒打,作为见证者的一员,他们也忍不住激动。

        封逸言紧紧地盯着那颗抛飞的球,他只有在美国读高中时在一次训练过程中打出过全垒打,那种血液燃烧的感觉至今难忘,没想到今天能在比赛中真正打出一次全垒打。

        白色棒球在半空中划过一道抛物线。

        它太高太迅疾,以至于九位守备都没能够到,眼看着球快要触碰到全垒打墙就要被判定为全垒打时,抓马时刻突然到来。

        只见一道纤细的身影跟着他们一起拦截,她身影迅捷,提前预判到球的飞行路径,直接奔到全垒打墙前,踩了一脚墙面,借力猛力高高一跃,那身姿英勇、奋不顾身的模样就恍如堵上了性命。

        然后真的在球快要触碰到全垒打墙之前,奇迹般接住了。

        ……接住了。

        封逸言的笑意呆滞在唇畔。

        球场上原本预备给封逸言的振奋欢呼全卡在喉咙,一个个恍如被勒住脖子的鸡,目瞪口呆且说不出话。

        整个体育馆的人都傻眼了,脑中冒出无数个疑问。

        她是谁?

        她从哪里冒出来的?

        她怎么能跳这么高?

        她竟然拦截了封逸言的全垒打?

        卧槽,她拦截了封逸言的全垒打!这下有好戏看了。

        封逸言死死盯着露可。

        因为距离遥远,他只能看到对方接到球后兴冲冲地往这边跑,半点没有破坏球赛的羞愧。

        死寂的空气里,他身旁的捕手低咳了声,决定讨好老板,“这个人又不是我们队友,是来搞破坏的,按照您那颗球的轨迹是可以全垒打的。”

        说着他回头问裁判:“应该还是可以得分的,对吧?”

        裁判还没说话,他们的外国主教练笑呵呵的夸道:“好久没看到这么精彩的全垒打拦截了,小姑娘很厉害啊!”

        嘶……

        捕手看了一眼身旁的老板,见到护面下那张俊脸面无表情的,默默闭嘴装鹌鹑了。

        接到球的露可开开心心奔过来。

        十八名棒球员都望着跑过来的露可。球场太大了,她没有一下子跑到球员们的面前,但随着距离拉近,大家能看到她漂亮的脸蛋乐颠颠的,竟还带着点邀功的意思。

        这让大家都沉默了。

        哪来的傻缺?

        封逸言随手扔掉棒球棍,手肘一抬,修长的手指扣住钢筋护面边缘,掀开了护面。

        平常击球手是不用戴护面的,很少有投手会把球抛到击球手的脸上,但因为这张脸投过保,所以保险公司要求他在玩棒球时戴面部护具。

        此时这张被誉为女娲炫技作品的脸阴沉沉的,他盯着跑过来的露可,问其他人,“你们谁带来的?”

        穿着二号球衣的陆哲远耸了耸肩,幸灾乐祸地说:“不是我哦。”

        第三棒南枫仔细盯了两眼,说,“也不是我,不认识这个人。”

        一垒邱嘉泊摘下厚重的手套,捋了捋汗湿的金色发丝,桃花眼笑盈盈的:“这身材不用看脸就知道是大美女,还能拦全垒打,挺有意思的。”

        这语气看起来也不是邱嘉泊带的。

        于是所有人都看向二垒手杨雨果。

        杨雨果莫名其妙,炸毛道:“看我干什么!也不是我,我就叫了金果糖和咿呀奶宝这两个网红,你们都认识的!”

        “所以你们都不认识这个人?”

        “私生饭?”

        “怎么混进来的?”

        邱嘉泊抓过工作人员递来的矿泉水喝了两口,脸上挂着花花公子玩世不恭的漫笑,“这么漂亮的私生饭也不是不可以认识一下。”

        封逸言冷瞥他一眼,“去看看脑子,当心照出来的都是蝌蚪。”

        邱嘉泊不在意地吹了吹自己的金色额发,率先走向露可。

        这时露可也跑到球场内野了,见他走来兴冲冲地把球交给他:“给你!”

        邱嘉泊瞥眼一看,发现她手心彤红。

        徒手接棒球,真是,为了接近那位大明星连手都不要了。

        他再抬起眼仔细看她,近距离看居然更漂亮,脸上没有化妆,皮肤却莹白到发光,像剥了壳的鸡蛋,五官无一不精致不天然,如果是整的话那整商很高,满分十分他可以打九点九九。

        就是这破坏了球赛还全无所觉的开心样子,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装傻。

        不管怎么样,她这算是撞到枪口了,对那个棒球菜鸟来说能打一次全垒打比写了一首灵感爆棚的歌更兴奋。

        可惜了。

        邱嘉泊笑眯眯地从露可手里接过球,夸了她一句真厉害,然后掉头毫不留情地对安保说:“把这个人从这里带出去,然后立刻报警,她是私生饭,未经允许闯进来的。”

        系统在脑子里捂脸。

        啊啊啊,果然。

        红魂冷笑不已:【呵呵呵呵,叫你不听我的话。】

        粉魂表现的最善良,只是温柔补刀:【没关系的,不管经过怎么样,反正结果都是一样的。】

        露可没听两魂一系统,她呆呆地看着邱嘉泊,眼眸里接到球的兴奋也黯淡了下来,委屈地小声说:“你要抓我吗?”

        邱嘉泊触到那双水汪汪的无辜蓝眼睛时怔了怔。

        那双眼波光粼粼的,怎么说呢,有种清澈的愚蠢,漂亮的让人忍不住心软,一看就是个单纯孩子,不像是那种真正疯狂的私生饭。

        还站在本垒上的封逸言没有过来的意思,不耐烦地对附近的安保人员说:“你们吃干饭的?还不把人带出去。”

        相隔十几米的露可猛然听到了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她身形猛地一震,蓝眼睛蓦然瞪大,然后跟被电棒震了一下似的以脚尖为轴心,往旁转了17度角,傻愣愣看向本垒方向,那一惊一乍的样子吓了邱嘉泊一跳,原本要说的话被噎在了嗓子眼。

        当然他如果知道露可是哈士奇就不奇怪了,哈士奇就是一惊一乍的,突然给你霍愣来一下。

        下一秒就见露可风一样地冲了过去,以让人完全反应不过来的速度嗖的一下窜到封逸言面前,把脸凑近嗅他气味。

        嗅嗅胸口,嗅嗅肚子。

        没想到会被人袭击到面前的封逸言惊诧后退,全身写满了猝不及防。见他后退了一步,露可立即跟过去一步。

        系统在脑子里尖叫,两个魂也在尖叫。

        救命啊,她在干什么!住手啊,他是个死洁癖啊,居然就这么扑上去闻?要死了要死了啊!

        粉魂惊吓得最厉害。

        曾经有一次在酒吧的时候她借着酒劲去握封逸言的手,结果他当场用消毒凝胶洗手,让他备受那群男女的嘲笑。

        这还不算完。

        他又说她既然这么喜欢跟人握手,那就跟整个酒吧的人都去握个手吧,为了不被踢出圈子,她只能忍着耻辱和泪花去跟每个人握手,可即使这样,最后他还是冷落了她一个月,让她备受煎熬……现在露可直接扑过去闻?

        封逸言脸青红交加,趔趄着又后退一步。

        像跳探戈一样,你退我进,贴着鼻子嗅的露可立刻跟过来一步,从胸口越嗅越往下。

        眼见这女人居然想嗅他的敏感部位,封逸言的脸色已经不能用精彩来形容了。

        系统急得一片乱码。

        已经连续合作过九十九任宿主的它当然知道接下来封逸言会怎么做,本来只是对待私生粉的待遇,现在以这魂淡的性子可能让律师团告她性骚扰,让她蹲大牢啊!

        噢它可怜的乖仔!

        不行,我要休眠,休眠!

        老父亲受不了刺激,滴的一下罢工休眠去了。

        这变故只有几秒的时间,谁都没想到露可这么生猛直接扑到封逸言面前耍流氓。

        周围其他人没反应过来,反应过来的保镖又离得太远,封逸言薄唇紧抿,下颌线紧绷,脸色铁青,怒气勃发,一句‘还不快把人弄走’的低吼还没出口。

        这时确认了主人身份的露可抬起头,蓦然朝封逸言绽放出一个灿烂无比的绝美笑容,随后在他愣神之际猛地朝他用力一扑!

        狗子的爱是百分百毫不留余地的,这巨大的‘爱’的力量也将封逸言一把扑倒,后背着地,重重摔在草地上。

        “主人!”

        露可扑在他身上甜滋滋地大声呼唤。

        石破天惊的内容把所有人听得虎躯一震。

        主、主人?

        什么情况,原来她认识封逸言?

        好家伙,封逸言平时跟高岭之花绝缘体似的,就差挂个圣女牌位了,结果私底下玩那么花,主仆play都上了?

        名声凭空被污的封逸言这一下摔得不轻,眼前一片花,视线聚焦后,就看到少女趴在他胸口处,脸凑在他面前,鼻尖抵着他鼻尖,距离极近。

        她的黑发垂下隔成帘幕隔绝了阳光,对方的眼底似只有他一人。

        恍惚中他听到又一声清甜的呼唤:“主人,我回来找你啦!”

        湛蓝清透的眼眸蕴着无限的亲昵和喜悦,信赖和喜爱。封逸言头晕目眩地闭了闭眼,随后尾椎骨传来一阵尖锐的痛意,让他脸色一白。

        他的尾椎骨…好像裂了。

        这发展让露可脑子里的两个女魂都惊呆了,双双陷入沉默。

        一直都是男主花式虐任务者,这还是她们第一次见到任务者虐男主,而且第一次见面就达成了伤害成就,虽然是无心的,虽然是物理上的虐,但杀伤力不可谓不巨大,怎么说呢,就……

        修狗,干得好!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