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逸文学 - 科幻小说 - 万人迷小狗创飞虐文在线阅读 - 7 第 7 章

7 第 7 章

        庭院外已经挂满了小鱼干,两个保姆又出去找猫了,封丽华心里空落落地守在庭院门口,就盼着能见到自家猫咪的身影。

        高档别墅区的物业没得说,物业小哥小妹知道业主丢猫后也在帮忙一起找,还派了一个女经理来安抚老太太的情绪。

        老太太打起精神跟女经理商量起了贴寻猫启事的事。

        “小李啊,我想贴寻猫启事,你帮我一起弄一下行不行?”

        “我已经帮您在业主群里面提过这事了,您放心。”

        “我是想在外头的街道上贴,我年纪大了打字不利索,你帮帮我忙,或者我找其他人帮忙也行。”

        “没问题,我可以帮您,您想怎么写?”

        老太太简单说了下,然后说报酬定在一百万,谁能找到蛋蛋或者看到它的线索,就能拿到一百万的报酬。

        女经理被这个金额吓了一跳,心想有钱人真是不把钱当钱,一百万就为了找只猫,嘴里委婉地说,“您还是定五十万吧,一百万有点太多了,别人听到可能会怀疑真实性,觉得这启示是骗人的。”

        封丽华想说她还觉得一百万太少了,就算再加一位数换她的蛋蛋她也愿意,话还没说出口,就见一辆黑色超跑开过来。

        封丽华立即认出这是自家侄孙的车子。

        侄孙是明星,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她对女经理说:“小李啊,谢谢你帮忙啊,我家里人来了,你要不先回去吧,我等会再来和你商量。”

        “好,好,您有事随时联系我啊。”

        女经理走了。

        老太太也走进庭院,顺便关上庭院大门。

        车子穿过庭院驶入车库,两扇黑色车门跟翅膀似的从两侧掀起,封逸言长腿一迈从驾驶座上下来,他人长得好看,下个车都像在拍电影似的。

        然而现在的封丽华却欣赏不了自家侄孙的颜值,只觉得他来得不是时候。

        她打起精神招呼,“言言啊,怎么突然来了?”

        封逸言见老太太果然憔悴了不少,眉毛一皱,责备道,“奶奶,猫丢了为什么不跟我说?”

        封丽华一听封逸言居然知道了这事,神色立马变得有些不自然,“你怎么知道的,又是你吴妈跟你打的小报告吧,她真是的,嘴巴真多。”

        “不是她说我还不知道您这边出了事。”封逸言说,“我希望您发生了什么事能第一时间告诉我,我并没有您想象的那么忙。”

        被侄孙教训了的老太太神色更不自然了,她还想说什么,这时看到副驾驶上的露可抱着小猫下来了。

        之前封逸言要开车,所以把猫塞回了露可怀里,由露可抱着。

        老太太一看到她怀里抱着的小猫,憔悴的脸骤然亮了,眼睛直勾勾望着,什么都暂时抛在了脑后,嗓门都变得嘹亮。

        “蛋蛋!”

        “啊呀,蛋蛋找到啦!”

        封丽华惊喜无比,颤巍巍地小跑过去从露可怀里接猫咪,一点也不嫌在外流浪了一天一夜在下水道待过的猫咪脏,心头肉似的把它搂在怀里,见它狼狈兮兮的又是骂又是哭,

        “你说你好端端的出去干嘛!吃苦了吧,看看你的埋汰样,哎呦可急死我了!”

        她搂着猫又惊又喜地问两人,“你们在哪找到的啊?”

        “不远的。”露可指了指东边,“在那边人行道的一个下水道里,它不小心钻到排水口,被困到里面了。”

        “下水道?”

        老太太吃了一惊,随即又低头心疼地去看蛋蛋,“你个傻猫怎么去下水道了?”

        小猫咪喵呜喵呜的直叫,看到主人也很激动,好像在诉说在外面流浪时遇到的委屈。

        封丽华又问他们:“是打消防给救上来的吗?”

        封逸言:“不是。”

        封丽华一愣,忽然注意到了什么,打量了下露可的衣服,见露可衣服脏脏的,震惊地问,“你不会自己跳下去了吧?”

        露可点点头,“不用叫人,这点高度我自己可以。”

        封逸言嘴角抽了抽,想起了他被拦截的全垒打,又想起之前调监控时看到她无工具攀上体育场外两米多高的墙。

        呵呵,对她来说这点高度确实不用叫人。

        “这……”

        封丽华一听露可居然是自己跳进下水道里救上来的猫,实在是感激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看向封逸言。

        “蛋蛋是你们一起发现的,还是你们谁发现的?”

        如果是一起找到的,那封逸言一个大男人让一个小姑娘跳下水道救蛋蛋真是不像话了。

        封逸言面色冷冷淡淡的,朝露可的方向抬了一下下巴,薄唇不咸不淡地吐出一个字,“她。”

        封丽华怨怪地拍了下封逸言的胳膊。

        这态度也太不像话了,大明星被宠坏了,对这位热心小姑娘也态度这么不好,等没人在时她一定要好好说说他。

        这么想着,老太太的神色在感激之余又添加了歉意:“姑娘啊,没想到你还真的帮我把猫找回来了……”

        面对人类的感激露可是很受用的,尾巴都要开心地摇起来,很想让对方摸摸头表扬她,不过她谨记着人类社交守则,只是开心地说:“我说过一定会帮您找回来的嘛,我很擅长找东西的!”

        封丽华心里热乎乎的,越看这姑娘越喜欢。

        本来在宠物店买箱小鱼干是想用小鱼干把蛋蛋给招回来,没想到反而是跑腿送货的小姑娘帮忙找到了蛋蛋,不管怎么说,这单真是下对了。

        她搂着小猫对露可千恩万谢。

        封逸言高高大大地站在老太太身旁,双手插兜,眸光冷淡地觑着露可,仿佛觑着个居心叵测的小贼。

        封丽华冷不丁又问起来:“对了,你们怎么一起来的,你们两个认识?”

        露可:“当然啊,他是我主…唔!”

        雕像似的封逸言刹那活了,瞪眼一个箭步,眼疾手快地捂住了她嘴巴。

        手因为从裤袋里抽出来的太急,裤袋里的手机掉出来摔在了地上。

        那只曾经在广告里看到的大手死死捂着露可的嘴巴,露可雪白的脸颊肉被挤到边缘,他的手背因为用力,漂亮的肌腱都微微崩起。

        看戏的系统摸出一把瓜子。

        ——你双手插兜的姿势很潇洒,但你手机都慌得掉出来的样子真的很狼狈。

        老太太吃惊地看着他们,一脸不小心吃到瓜的表情。

        封逸言慢慢放开露可,同时眼睛瞪着露可,目光凶气腾腾的,大有你再敢说那个词就把你捂死的意思。

        露可眨了眨眼,听话地没再喊‘主人’。

        她想了想,对封丽华说:“小猫的脚受伤啦,应该是被自行车或者电瓶车轧过,得尽快带它去看看。”

        封丽华这才发现小猫脚受伤了,慌张地连连应下,抱着小猫就要去宠物医院。

        封逸言打开车门,在老太太进车门时很仔细地用手挡住车顶,护着她坐进车里。

        露可兴冲冲说:“我也去!”

        封逸言瞥她一眼,嘲讽:“只有两个位置,你扒在车顶上去?”

        露可不假思索地说:“没关系,主…,你可以抱着我啊!”就像老太太抱着蛋蛋一样。

        坐在副驾驶的老太太听到这劲爆的内容肩膀又是一震,悄悄从后视镜里偷看他们。

        “有病。”

        封逸言嗤笑。

        他已经有点习惯露可的脱线和奇葩,也没再说别的话,可能这就是传说中的脑残吧。

        但是他也不想再跟她纠缠,于是沉下脸,不耐烦地说了句‘滚’,随后干净利落地上车关上车门。

        被留在原地的露可委屈地瘪下嘴。

        那只叫蛋蛋的小猫在被找回来后就能一直窝在主人的怀里,被老太太当心头肉一样搂得紧紧的。可她的主人就只会对她冷言冷语,还让她滚。

        她也是好不容易回来的。

        明明都走丢了。

        蛋蛋只走丢了一天一夜,就被它的主人当作宝贝般紧张得不行,一直抱着没放下来过。而她走丢了足足十三年,她的主人看到她却一点不高兴。

        这就是被找到和自己走回来的区别吗?

        这就是猫猫和狗狗的区别吗?!

        脑子里两团女魂一听她的想法心都酸成一团,宝贝宝贝的忙不迭安慰。

        粉魂:【乖狗子,咱们不委屈嗷。】

        红魂:【封逸言就是个渣渣,你还有我们,他不喜欢你我们喜欢你!我就喜欢狗,我是坚定的狗狗教徒!人类不能没有修狗!】

        只有系统吐着瓜子皮无动于衷:【崽啊,少矫情啊,你现在已经不是狗了,你是个身高一米七的人,比那只猫体型大了多少?人怎么把你抱着搂着?】

        【再准确点说,你是男主刚认识的陌生人,前段时间还刚把他撞进了医院,会抱着你那是他脑子塞了屎。】

        露可充耳不闻,依旧委委屈屈地望着跑车。

        后视镜里不小心和露可对视到的老太太一个激灵,尴尬得不得了,这时吴妈正好回来,她连忙大喊:“小吴,小吴——!”

        吴妈忙不迭小跑过来。

        “你帮我招待一下这个小姑娘,她帮忙找到了蛋蛋!蛋蛋腿受伤了,我现在带它去医院看看,看好就回来,你帮我留住她啊,好好招待她。”

        然后对露可说:“姑娘你先别走啊,等我们回来,千万别走啊。”

        她还有报酬要给露可,本来她打算悬赏一百万找猫,现在小姑娘找到了,她决定那一百万就给这个小姑娘。

        ……

        路上,一开出庭院,封丽华就迫不及待地向自家侄孙八卦:“你老实告诉奶奶,那位小姑娘是不是你女朋友?”

        封逸言要是在喝水能当场喷出来,闻言尾音都荒谬地抬高了:“什么?”

        他不可思议,“这种奇奇怪怪的女人怎么可能会是我女朋友?”

        封丽华嘴上怨怪:“不是就不是,你反应这么大干什么,还有人家明明很好,一点都不奇怪。”

        她心里却嘀咕,这反应,没关系才怪了。

        看不出来她跟那个小姑娘还挺有缘的,她居然跟自家侄孙有打过交道。

        封逸言恼怒:“我不认识她!”

        “好好好。”封丽华发出敷衍的声音,然后又问,“那你们怎么一起来的?”

        封逸言不想说出棒球场发生的事,因为这实在太糗了。

        顿了顿,他说,“路上堵车了,正好看到她从下水道抱着猫上来,我看到那根红绳认出了蛋蛋,就带她一起来了。”

        听到这里封丽华有点信了,责问起他来,“既然这样,你刚刚为什么对她态度这么差?小姑娘帮我找到了蛋蛋,你怎么冷言冷语的?”

        封逸言沉默片刻,脸色不太好看的说:“猫丢了一天一夜,她一来就找到了,您不觉得这过于巧合了吗?”

        封丽华一愣。

        封逸言单手握着方向盘望着前方,下颌线条优美锋利,透着冷峻的美感,眼底乌云积聚:“下水道的井盖不是一只猫能掀开的,它有可能是被人丢进去的。”

        说到下水道封丽华也纳闷。

        蛋蛋被困在人行道的井盖底下了,还是在闹市区的井盖底下,那边噪音那么大,这要不是露可帮忙,说不定蛋蛋死在那了也没人发现。

        想到这里,她是后怕又庆幸。

        “小姑娘刚才不是说了吗,蛋蛋有可能是被车轧到脚后慌不择路窜进的排水口,从排水口进的下水道。”

        封逸言冷嗤,“谁知道呢?”

        封丽华有点生气了:“你到底想说什么?”

        红灯亮了。

        前面还堵着很多车,预计要下下个绿灯才能通行。

        封逸言挂上刹车档,背往真皮驾驶座上一靠,漆黑瞳孔看着前方拥堵的道路,神情和音色都极其冷淡。

        “我想说,她很有可能是个私生饭。”

        “知道您是我的姑奶,所以特地折腾出丢猫找猫的一出好戏,跟您打好关系,好最终来接近我。”

        “奶奶,防人之心不可无。”

        封丽华愕然看着他,车里的空气寂静了。

        半晌,她突然噗嗤一声笑了。

        接着像是被触发了身上大笑键,老太太搂着猫笑得停不下来,车里都是哈哈哈的大笑声。

        十秒后,老太太还在笑。

        二十秒后,还在笑。

        绿灯亮了,还在笑。

        封逸言被笑得莫名其妙,还有些微恼,“您怎么了,我说了什么很好笑的话吗?”

        老太太摇着手还是笑得前仰后合,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哎呦,我不行了,你这个车窗在哪里?快帮我开窗。”

        封逸言面无表情地按下了手边的开窗键。

        新鲜空气涌进来,老太太挣扎着从笑声中挤出了话:“看不出来我孙子还挺自恋的,噗、哈哈哈!”

        见封逸言脸色五彩斑斓的,老太太扭曲着脸,勉强止住了笑,随后脸色怪异地把手机里的监控记录回放给他看。

        只见高清监控里,一只肥肥的英短银渐层扒拉开纱窗缝隙,站了一会后,自己从二楼翻了出去。

        “看到了没?蛋蛋自己翻窗出去的。”

        封逸言凝眉不语,目光落在监控处的时间点上,然后接过手机调出同时间段里庭院的监控。

        画面显示,只见这个时间段庭院里并没站着其他人,更没有外来者闯入,在外面引诱蛋蛋爬窗。

        所以这个证据表明,会翘家离开,完全出于那只小肥猫的自主意愿。

        看到侄孙那判断失误的微表情,封丽华再次被触发了笑点,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怎么,人家不是特地接近你的,失望了?”

        封逸言放下手机,嘴硬道,“就算蛋蛋是自己跑出去的,也不排除猫在半路上被她看到藏起来的可能。”

        绿灯亮了。

        他踩下油门,把车往前开,同时不信邪地单手拿出手机,拨打了个电话出去,找人帮忙看那段人行道上的监控,看有没有人把排水井盖掀开,把猫扔进去。

        因为不清楚蛋蛋到那段人行道的时间,所以对方查看监控的时间比较久。

        等到了宠物医院,蛋蛋被医生们送进去救治,他们两人在外面等候的时候,封逸言才接到了回复电话。

        对方跟他说小猫是回程的时候过马路,不小心被过路的电瓶车轧到了脚,然后慌不择路地窜进了排水口,并没有人掀开井盖把猫丢下去。

        这个说法,和露可推测的几乎一模一样。

        宠物医院的等待室很安静,旁边的封丽华也听到了电话那头的声音,揶揄地看他。

        封逸言有点僵硬地放下手机,转头看到他姑奶摇头做出唏嘘的表情,好像在看一个不可救药的超级自恋狂。

        封逸言:“……”不是,奶奶您听我解释,她真的是私生饭,生猛得要死独闯棒球场扑倒过我的那种。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