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逸文学 - 科幻小说 - 万人迷小狗创飞虐文在线阅读 - 11 第 11 章

11 第 11 章

        露可来时手里就提了个装着脏马甲的袋子,身上没带任何换洗衣物,封逸并不打算让人去她住的那个招待所拿,直接打电话让自己的助理送两套衣服过来。

        他有三位生活助理,两名男性,一名已婚已育的女性,现在打的是那位女助理的电话。

        “拿两套女人穿的衣服过来,一套睡衣,一套白天能穿的,一米七多的个子,很瘦。”

        “好的,请您稍等。”

        封逸言的助理专业素养都极高,听到他的吩咐,不该问的没有多问一句,很快就把衣服备齐送到别墅门口。

        她不仅备齐了封逸言交代的衣服,还连封逸言没交代的内衣袜子都贴心补备了,还都是洗好烘干后可以直接穿的,如果凑近闻会闻到股淡淡的馨香。

        封逸言不喜欢别人进自己家,助理来的时候他也没让助理进门,站在别墅门口的夜灯下接过了东西。

        接过东西后,他还把露可那个装着脏马甲的袋子交给了对方,让助理把这件马甲拿去洗洗,洗完后送来时不用敲门,放到门口就行。

        交代完这些封逸言就关上了门。

        女助理忍不住看了眼袋子里的东西,发现竟是一件黄彤彤的马甲后,终于忍不住露出震惊的表情。

        她没看错的话,这是件跑腿马甲?

        不是吧,他们眼高于顶的老板头一次带女人回家过夜,但过夜的是位跑腿小妹?

        真是、炸裂。

        ……

        狗狗在哪里都睡得很好,回到主人身边后更是睡得超级香。

        一般狗子的睡眠时间在十二个钟头左右,比人类要能睡得多,系统给她捏的人身还残留了一部分狗狗的特性,比如超灵敏的嗅觉,超强的运动神经,属于狗狗的超长睡眠也遗留了。

        露可从昨晚九点半的时候开始睡,睡到早上七点多封逸言来敲门时还没醒。

        她仰躺着,睡得肚皮朝上,双臂双腿大大摊开,被子卷到了肚皮上,脸颊红彤彤,眼皮底下眼珠左右挪动,显然人还陷在梦境里面。

        不过修狗有个好处,就是醒也醒得快,而且不赖床,听到敲门声后她立刻睁开眼睛,一个翻身利落地爬起来,穿上拖鞋去开门。

        脑子里还困倦的粉魂打了个哈欠,情不自禁感叹:【怎么这么乖啊。】竟然一叫就起了。

        系统困倦地摆摆手谦虚:【也还好啦,这孩子就是不爱赖床。】说完也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露可睡得太早了,昨晚它们三个无聊打纸牌打到了凌晨一点钟。

        红魂迷迷糊糊完全没睡醒,不高兴地滚了滚,咕哝:【你们好吵,现在才几点啊!】

        露可跳下床后拖鞋也没穿,赤脚奔向门口,在封逸言敲门刚敲落第三下时开了门。

        看到门外的人,她眼睛亮晶晶的,立马元气满满地冲对方展开一个灿烂的笑,“早啊!”

        声音中气十足,精神饱满,像早晨六点钟的太阳。

        心情阴郁的封逸言猝不及防被这一脸灿烂的笑容给照亮到,凝着的眉心散开些许,喉结微微滑动,早起略显低哑的嗓音也道了一声,“早。”

        他昨晚睡得不太好。

        或许是白天时候想到了童年时养的狗狗,今晚做梦又梦到了她。

        他梦到自己站在那条马路的边沿,马路空空荡荡,一辆车都没有,而他的小狗在马路对面蠢兮兮又可怜兮兮地望着他。

        他朝她招一招手,那蠢狗立刻开心活泼地朝他冲过来。

        但随后马路升起了高达天际的玻璃幕墙,马路上车子也越来越多,逐渐变得车水马龙。

        小哈士奇奔到他面前后却怎么都撞不碎玻璃幕墙,最后被一辆呼啸而来的重型渣土车撞倒。

        一辆又一辆的车将她碾在车轮底下。

        他拼命撞击着玻璃幕墙,却撞不破丝毫,也无法阻止那些残酷的车辆。

        这是个梦中梦。

        一晃眼他以为自己醒了,起床准备去上厕所,上个梦境残留的情绪也消失殆尽。

        他待在他熟悉的房间,但屋子里很黑,莫名感觉有什么恐怖的东西潜藏在黑暗里,在暗中窥视他。他慢慢在床上坐起,却一动都不敢动,有种自己一动就会飘下去被黑暗里的东西攫住的恐怖错觉。

        这时床上的小狗跟着他醒了,她率先跳下床,属于哈士奇的二兮兮狗脸望着四周,在前面打头。

        虽然四周还是很黑,但有了小狗的陪伴,那种恐怖的感觉立刻被驱散,他下床穿过黑暗的走廊,来到卫生间。

        小狗跟着他到了卫生间。

        正在他准备放水却怎么都放不出来的时候,梦境溃散,他真正醒了。

        屋内昏暗,晨光透过厚重的窗帘照进来窄窄一丝。他没有立刻起床,只是躺在床上睁着眼睛回想那个梦。也想念他的狗。

        他想,黑暗里的恐怖或许是一种叫孤独感的东西。

        小时候很长一段时间他都过得挺封闭的,后来养小狗后情况才好转些。

        不论他怎么冷待它,那个小家伙始终坚持不懈地靠近他,拿爪子扒拉他,拿鼻子拱他,毛绒绒充满活力的身体跳到他怀里,永远热情四溢。

        可是他的小狗却在找他途中被撞死了。

        而且是在那样的误会后。

        他可能永远无法释怀了。

        封逸言没有放任自己陷入低沉情绪太久,很快起床。

        因为这个梦,他整个人一直处于低气压状态,走路时都低着头,任由额前碎发遮住眼睛,有种冷冷的颓靡感。

        时间还很早,只有七点钟。

        这个点除了学生社畜外一般人还没醒。

        不过封逸言是个性子恶劣的人,自己睡不好醒了就见不得别人还在香喷喷呼呼大睡,于是就去叫露可,敲门动静非常响,一点没留力,非把人吵醒不可。

        只是没想到只敲了三声对方就来开门了。

        好像他一敲门,她就来开门了一样。

        这个叫露可的女孩子有着跟他的露可一模一样的蓝眼睛,看起来清澈无瑕,开门后就弯起那对眼睛高高兴兴地朝他笑,半点没有被吵醒的不快。

        梦里的小狗驱散了黑暗中的恐怖东西,现在很神奇的,家里这个陌生活人的笑竟也把阴云驱散了些许,让人心情好转。

        不过封逸言并没表现出来这份好转,语气不冷不淡地对她说,“起来了就去洗漱,你可以用隔壁的那间洗漱间。”

        露可:“好的!”

        封逸言转身要走。

        这时露可猛然想起了一个事,喊住了他:“等一下!我有个很重要的问题想问你!”

        低气压散去后,倦意和懒散袭上封逸言的四肢百骸,被叫住的他抱着双臂,散漫地把肩膀抵在在墙边,薄唇吝啬地只吐了一个字,“说。”

        露可眼巴巴问:“你提供早餐吗?”

        以为有什么重要事的封逸言:?

        “嗯。”

        喉咙再次吝啬地发出一个单音字,他再也懒得停留,双眼无神地往电梯方向走去。

        有点困,但他不打算再睡了,准备去游泳醒醒神。

        身后的露可高兴比了个耶。

        提供早餐耶,太棒了!

        整个别墅里大概就露可是精神饱满的状态,其余都蔫哒哒的。

        不过露可脑子里的两团魂逐渐从困倦中清醒了。

        因为封逸言。

        她们见过舞台上光芒耀眼的封逸言,运动场上活力张扬的封逸言,奢靡场所里被众人簇拥傲慢冷淡的封逸言,却没见过在家早晨刚起时的封逸言。

        原来他早起时是这样的,懒懒的,没什么精神,像一只没睡够的波斯猫。

        心中爱与恨的天平在剧烈摇摆,最终挣扎成了眷恋痴迷,她们还是无法自控地受封逸言吸引。

        两团魂透过露可的眼睛望着封逸言的背影。

        或许是因为家里有人,他穿的很保守,下身一条深灰色的宽松长裤,上身是件灰色的短袖家居服。

        衣料柔软又薄,质地极佳,能看到他脊背漂亮的肩胛骨轮廓,但看不到他的腰线,这反而有种无声的诱惑力,让人极想从后面抱过去用双臂箍住他的腰,用手亲自去丈量他的腰身是否像想象中那么紧窄。

        她们在做他名义上的恋人时,曾无数次幻象过晨起时从身后抱着他,脸颊蹭着他的脊背撒娇的画面。

        可惜,这一切仅止于幻想,他连手都没让她们牵过。

        想到这里粉魂再次默默淌起了泪。红魂嘴里又碎碎地骂骂咧咧,只是骂的声音很低,令人听不清。

        露可察觉到她们的突然低落,奇怪地问:【你们怎么了?】

        两团魂不吭声,因为觉得丢脸。

        对她们状况一清二楚的系统回答说:【发花痴了,想从他身后抱一下他。】

        露可恍然:【啊,原来是这样。】

        她冷不丁大声朝快走到电梯的男人问:“封逸言,我可以从身后抱一下你吗?”

        眷恋哀伤又不停冒粉红泡泡的两团魂齐齐回神——【噗!】

        这家伙有什么想法是直接当面就说啊!

        露可这嘹亮的一嗓子把封逸言残存的睡意一下子搞没了,低垂的雪白颈项一僵,不可思议地扭过头,侧眸望过来。

        粉魂焦急慌忙:【快道歉快道歉!晚了就完了!】

        红魂不可置信地打了个蹦,恨不得像敲椰子一样敲开她的狗脑壳:【你在干什么,不怕被赶出去吗?能不能别总是这么鲁莽?!】

        露可没想到她们反应这么大。

        难道封逸言真那么可怕?以至于自己脑子里的两团魂半点不敢惹他,一惹到就吓得炸毛,像是系统以前教过的ptsd症状。

        【对不起,我就试一试,你们不是想抱他吗?】

        两团魂是又好气又好笑。

        红魂语气不善道:【感情你还是为了我们,就算他同意了也不是我们上手抱好吗?】

        露可:【你们可以看啊。】

        这话要是别人说出来两团魂肯定以为是白莲花挑衅,但露可不一样,她们知道这蠢狗绝对是真这么想的。

        红魂无语望苍天:【……干看着只会让我产生我应该在车底的感觉好吗?】

        露可没听懂:【那我应该怎么做你们才会好一点?】

        粉魂又无语又感动:【乖宝啊,你只要顾着自己的任务就好了。】

        红魂:【对啊,谁要你想东想西的,我们只是习惯性emo,真是的……蠢狗,唉,这下你早餐没了!】

        露可这下紧张了:【不会吧,我只是问问而已,我又没有直接动手去抱他。】

        封逸言竟然诡异地没有太生气。

        如果换作其他人对他说出这种类似骚扰的话,那他一定会感到很恶心,然后想办法加倍恶心回去。

        但露可第一次见面就把他的雷踩了个遍,无形间把他的忍耐阈值给调高了。

        所以听到她的话,他只是脑子里飘过‘这家伙大清早又发什么癫’,以及‘比以前直接扑过来有进步’,最后只冷冷甩下一句“不行”就轻轻揭过。

        两团魂齐齐松了口气。

        露可“哦”了一声。

        她苦恼地发现她的主人是真的不喜欢她现在的模样,以前她是狗狗形态时他会主动抱她的,有时候她不想被抱他还会硬把她捞到怀里箍着,跟她角力,强硬压制。

        她有点点失落,不过保住早餐就好。

        露可去刷牙洗漱了。

        封逸言被她这一下突袭整得不困了。他没有再去游泳,转身回房间把自己手机拿来,拨通了电话叫早餐。

        封逸言对做饭没有兴趣,也不喜欢吃外卖,所以养了一支厨师团队。这支厨师团队和管家、助理、保洁人员、园丁、保镖一起被安置在对面的那栋别墅里。

        平时他点餐后厨师们会在对面别墅把菜做完,保姆或管家再将之送到这栋别墅来。

        “嗯,早。早餐我要牛肉粥,甜菜色拉,煎蛋,杏仁茶。”

        “都要双人份的。”

        “对,今天有客人。其他不用了,就这些吧。”

        在洗漱间刷牙的露可耳朵灵敏地捕捉到了他的话。

        一听是双人份的,她立刻把刚才的小插曲抛到脑后,不顾刷牙刷到一半,叼着牙刷嘴巴糊着泡沫探出脑袋,眼睛锃亮地问,“是带了我的份吗?可以多叫一点吗?”

        “好好刷牙。”封逸言皱眉瞥了她一眼,再次拨通了电话,“再要一份肠粉。”

        他看向露可,礼貌询问,“肠粉可以吗?”

        露可连忙提醒:“不要,我要肉、肉!我想吃肉!”

        封逸言对手机那头的人说:“肠粉不要了,换烤乳鸽,两只,再加一份叉烧酥。”

        “唔够!”

        露可焦急含糊地说。

        见露可面色焦急,牙刷眼看着要从嘴里抽出来,一幅要喷着泡沫说话的样子,他手指警告性地点了点她,让她别说话,对着手机迅速补充,“再来份烤肠,一份小笼包。”

        他凝眉盯着露可,“够了吗?够了就点点头,不许说话。”

        露可略微满意地点点头。

        差不多吧。

        封逸言按掉通话,黑着脸对她说,“满口泡沫时不要说话,很恶心。”

        露可嘿嘿一笑:“一时着急。”

        结果这一笑,嘴巴顿时包不住牙膏泡沫了,竟然从嘴角漏了出来,她眼疾手快地用手一捂嘴角,没让它掉在地上。

        她蓝眼睛瞪大,飞速往洗漱间里闪,指望他刚才没看到。

        封逸言:“……”

        他的脸色有一瞬间有点一言难尽,难以形容,拧着眉头站了一会后,他转身就走。

        但转身之际他似乎依稀轻笑了下,你很难形容这个笑,似乎包含了百分之三十的无语,百分之三十的好笑,以及百分之三十的好气,宛如薄雪被阳光照到般一闪即逝,看不清晰。

        然后人绕过拐角,彻底看不见了。

        洗漱间里,露可心虚地吐掉泡沫,打开水龙头用水漱口,然后把手和脸也洗干净。

        粉魂幽幽:【宝啊…】

        红魂语气加重:【狗!啊!】

        能不能有点美女的包袱?能不能稍微注意点形象?

        共享视角的她们都微妙地跟着感觉到了丢脸好吗?

        她们做任务时虽然被虐,但逼格是有的啊!

        系统安慰:【没事没事,有颜值撑着,不难看。】

        刚刚它切第三视角了,如果是其他人嘴角漏牙膏沫子,那绝对是惨不忍睹。但露可颜值高啊,这样一张纯洁天使脸不小心嘴角漏泡沫,不仅不难看,还有种清澈愚蠢的美丽。

        ……当然也可能是它亲爸眼。

        .

        早餐准备的非常快。

        一道道精心烹饪的早点摆放在漂亮餐盘里,被热气腾腾琳琅满目地摆放在餐桌上。

        向来胃口极佳的狗子更是食指大动,旋风式狂炫。除了杏仁茶和甜菜色拉一点没动外,其余的转眼就被她吃得七七八八,带牛肉的粥也香喷喷嘶嘶呼烫喝完了。

        叉烧酥封逸言只让厨房准备了一份,但厨房还是稳妥地准备了两只瓷盘装。

        一个偌大的纯白骨瓷盘只装着三只做得小巧精致的叉烧酥,盘子边缘点缀着配菜绿叶,极其讲究精致。

        露可以前没吃过叉烧酥,吃到的第一口就被征服了,眼睛一下子直了。

        一口咬下去酥脆得不得了,满□□香,里面的叉烧一点都不肥,口感却润润的,有肉的香气,好吃得她想一口吞下去。

        可因为太好吃了她反而舍不得咽了,嘴里慢慢嚼着自己的那份,眼珠子还渴望地盯着封逸言面前的那盘。

        封逸言早上不会吃太多食物,见状不在意地把自己面前的那盘叉烧酥推给她。

        本来就是给她点的。

        露可开心得眼睛都要放光了。

        看着她满足的样子,封逸言也对这叉烧酥来了点食欲,瞟了一眼叉烧酥,问,“有这么好吃吗?”

        结果这句话刚落,对面的露可肉眼可见的加快了进食速度,从两口一个变成了一口一个,握着叉子把叉烧酥整个塞进嘴里咀嚼,以至于右脸颊微鼓。

        封逸言一愣。

        随即露出好笑又好气的表情。

        什么意思,怕他抢?

        很好,本来不想吃,这下倒是真有点想了。

        “盘子移过来点,给我一个。”命令式的口吻。

        露可没有吭声,眼睛也没有看他,跟没听到似的继续用叉子又叉了一只叉烧酥,上一只还放在右颊侧咀嚼还没咽下,这只塞进嘴里后又放到左侧咀嚼,弄得两边脸颊都鼓了起来。

        封逸言气乐了。

        可以,这早餐还是他请的,她现在吃的这盘还是他这边挪过去的,分他一个都不肯?

        那他的这份就收回去了。

        他心底冷笑着,突然毫无预兆地伸手去拿盘子!

        却没想到狗子预判了他的预判!在他伸手时闪电般搬起了那盘叉烧酥!并旋风般快速换了个隔壁稍远的座位。

        她侧坐着,脊背微微朝向他,一条胳膊放在桌面上环着,对叉烧酥呈明显的护食姿态。

        过了会还把剩下的那盘烤乳鸽也挪了过来,护在胳膊保护圈里。

        封逸言:“……”

        粉魂有点震惊:【不是,你连一块叉烧酥都不给封逸言吗?】

        红魂也不可置信。

        说好的最爱主人呢?她以为她超爱他的!

        露可脑子里也没回红魂的话,继续低头吃着叉烧酥,不跟封逸言对视,也不回任何人的话,吃东西的样子有点倔,还有点不开心的样子。

        看透一切的系统万分无语。

        特么的狗护食呢!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