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逸文学 - 科幻小说 - 万人迷小狗创飞虐文在线阅读 - 12 第 12 章

12 第 12 章

        系统心惊肉跳,怕封逸言生气,连忙哄着露可把食物让出来。

        什么“护食的狗狗不是好狗狗啊”,“你这样男主会讨厌你的”,“是人类就不许护食”,“让给他我花积分给你买吃的”之类的话是说尽了,软硬兼施,但臭狗就是当做没听到。

        她放慢了进食速度,全身写满了警惕,假如封逸言再有动作,绝对会比刚才更快的抱着食物跑。

        看那宝贝的样,指不定还会打人。

        封逸言不由气结。

        七分好气外还有三分好笑,以及一点怀疑世界的荒谬——对上露可,他总是产生这种又这种好气又好笑的情绪。

        有时是好笑多过好气。

        现在是好气多过好笑。

        他似笑非笑地盯着露可,骨节敲了敲桌面,字字清晰,“昨天是谁在车里肉麻兮兮的跟我说什么偶像,什么精神支柱?”

        “现在你的精神支柱要一块叉烧酥,你抱着盘子跑?”

        “你可真是好粉丝。”

        这句带了点阴阳怪气。

        露可还是没吭声,眼睛也没看他,卷翘的睫毛耷拉着,继续咀嚼食物,看起来他抢夺食物的行为让她不高兴了。

        这副非暴力不合作的样子让封逸言心中的七分好气变成了八分,他屈指再次敲敲桌子,青竹般的指节在实木餐桌上扣出冷质的响声,冷笑着强调了遍事实。

        “麻烦你搞搞清楚,这顿饭是我请的。”

        然而坐在斜对面的露可还是死活不吭声,不过再次加快了进食速度。

        封逸言面无表情点点头,“行,你别后悔。”

        系统和两团魂惊恐挤成一团。

        完了!

        男主的报复要来了!

        此人睚眦必报,报复心贼强,手段还贼无情。

        三只都尖叫着让露可快点滑轨道歉,却没想到封逸言只是拨通了电话,冷飕飕地和对面的人说,“立刻准备十个叉烧酥,送到门口,要快。”

        系统:“…?”

        两团魂:“…?”

        不是,就这?

        露可耳朵微动,蓝眼珠子从卷翘的睫毛后面偷瞄他,等被看到之前立刻嗖的一下收回视线,假装自然地吃东西。

        封逸言知道这是又惦记上他新叫的叉烧酥了。

        他垂眼冷淡玩手机,没有搭理她。

        点开微博app,搜了下有没有昨天被拍到的视频,没有搜到,广场里非常干净。点进微信,发现昨晚公关团队负责人已经发来过消息,说微博和抖音上有人发了视频,但在上热搜前已经通过交涉处理掉了。

        很好,看来高薪养着的团队不是吃干饭的。

        对面的露可不吃叉烧酥了,改吃烤乳鸽,她直接连骨头一起吃。

        也亏得这乳鸽烤得酥烂,骨头茬子咽下去并不会伤喉咙,所以系统没阻止她。

        不过在外人眼里也蛮不正常就是了,谁吃烤乳鸽连骨头一起吃?

        封逸言听得那咯吱咯吱的清脆嚼骨头声,糟心地想着自己到底领了个什么玩意回来,随后状似不经意地抬眼往她方向瞥了一眼。

        呵,那盘叉烧酥只剩一个了,放那不舍得吃呢。

        露可敏锐地发现了他的视线,见他看来立刻重新把胳膊环在那碟子外面,活像在防贼。

        封逸言当即被气得鼻孔喷了声气,唇角含上冷笑,冷笑森森地继续看手机,头一次心里急躁地觉得厨房送得这么慢。

        等露可慢吞吞把烤乳鸽全部吃完后,新的叉烧酥终于送来了。

        封逸言到门口取了放在餐桌上,两大盘都放在自己面前,热气腾腾的,散发着诱人食物香气。

        他慢条斯理地拿起餐叉,优雅地叉起一块。

        捕捉到露可偷瞄的视线,封逸言学着她的样子把胳膊放在餐盘外面环住,“别想,这份不会给你的。”

        眼见着露可露出垂涎加沮丧加渴望的表情,他心情愈发愉悦,慢吞吞地开始享用这份小点心。

        自家厨师手艺确实不错。

        尤其看对面那家伙没得吃眼巴巴的样子,味道就更不错了。

        不过一直盯着看干什么,怎么,以为他还会好心第二次?

        他说:“快点吃,司机已经在门口等着了,等会吃完他会送你离开。”

        露可身形有一瞬凝滞,注意力几乎是瞬间就从美食上转移开来。

        她终于开口,是熟悉的可怜兮兮的味道,“你要赶我走了吗?我可以不走吗?”

        封逸言无情道:“做什么梦,本来就只收留你一晚。”

        露可低着头慢慢放下了叉子。

        封逸言看她两眼,缓了语气:“放心,你不用继续住招待所,我在香荔湾有一套公寓空置着,作为你帮我奶奶找到蛋蛋的报酬,读大学期间你可以住在那套房子里,不收你租金,水电费之类的费用也都由我支付。”

        很大方了。

        香荔湾公寓是出了名的豪宅,寸土寸金,哪怕是去租一套房租都贵得令人咋舌,物业费都高得要死。

        就算露可之前见过的那群光鲜亮丽的网红能得到这样的机会,也会欣喜不已的。

        但露可却还是没精打采的样子,连东西都不吃了,肩膀耷拉下来。

        封逸言皱眉:“那套公寓两百多平,不会委屈了你。”

        露可闷闷开口,“我不是嫌房子不好。”她无精打采道,“我、我就是想跟你一起住,就算是很破烂的房子我也不在乎,睡公园也行,只要能待在你身边就好。”

        封逸言听得眉头大皱。

        这什么恋爱脑追星脑发言?

        系统、红魂、粉魂齐齐感动:狗不嫌家贫,只想粘着主人啊!

        封逸言回神。

        等等,这女人也就嘴巴上说得好听,刚刚是怎么对他的?她昧下了所有叉烧酥,一块都不肯给他。

        刚这么想着,就见露可犹犹豫豫地把装着最后一只叉烧酥的餐盘推给他,眉眼耷拉着,小心翼翼地说:“这个给你,不要赶我走好不好?”

        封逸言的心弦蓦地一颤。

        ……就这么不想走吗?

        封逸言看了眼那只刚才被她护得像宝贝一样的叉烧酥,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掀起眼皮跟她确定,“真给我?”

        露可点点头。

        封逸言唇线抿起。

        真这么喜欢他吗?

        两秒后,他黑脸了。

        等等,不过是一份从他这边抢过去的叉烧酥而已!搞得好像让给了他一盘钻石,感动什么感动。

        封逸言想嘲讽几句,谁稀罕你一块破叉烧酥,但见她无比沮丧的样子,不知怎么的话到嘴边却只是一句不冷不热的“随你。”

        随后他加快了用餐速度,吃完这块叉烧酥后,他又叉起了第二只,叉起后下意识地抬眸看了看露可。

        少女耷拉着脑袋,一眼都没看这新送来的两盘叉烧酥,兀自沉浸在失落难过中,原本朝气蓬勃的人仿佛被抽去了所有活力。

        进食速度变慢,吃了半块后,封逸言莫名也失去了食欲。

        算了,跟她斗什么气?

        他搁下餐叉,起身,沉重的实木椅子腿和地面发出巨大的摩擦声,冷声,“不吃了就走吧,我送你到门口。”

        说着冷淡往大门方向走去。

        两秒后,露可游魂一样地跟上来。

        她没什么东西,昨天穿的那套白t和牛仔裤被封逸言扔了,所以什么东西都不用收拾。

        打开门,外面放着露可那件已经洗好的跑腿马甲,助理将它换了个新袋子装着。

        “你的衣服。”

        封逸言把袋子放到玄关里面,示意她别忘了。

        “哦。”

        露可拿起了那个袋子,沉默地开始换鞋。

        气氛难言的滞闷。

        封逸言双手插着裤袋,人高高大大的,淡漠冷峻地站在鞋柜边,看她两眼,没话找话似的,“你今天要送单吗?”

        换好了鞋子的露可小声说,“我、我休息一天吧。”

        她把换下来的真皮拖鞋放回到了鞋柜里摆齐,一左一右归拢整齐,动作透着股小心翼翼。

        或许是平素里活泼开朗没心没肺的人压抑起来更加戳人心,封逸言看得一阵胸闷,但也没有改口让她留下。

        难道还能让她一直住这里不成?

        她虽然帮忙找到了蛋蛋,但也只是个刚认识不久的陌生人而已,说起来他们根本不熟。

        放好了鞋子的露可往大门走去,她身上穿着的是助理送来的白色连衣裙,纤薄柔软,腰带把腰肢勒得细细一截,肩膀瘦削,背影看起来单单薄薄的,还有一点佝偻。

        走时一步三回头,时不时看一眼封逸言,每一眼都沉默又不舍,那样子真是…无比的可怜。

        封逸言舌尖顶了顶后槽牙,心烦气躁地想,那些苦情电影真应该请她去拍,就没见过这种每一块肌肉都在沮丧的。

        这时手机响了。

        从裤袋掏出手机,他看了眼来电显示人,是邱嘉泊。他面无表情地按下了绿色接通键。

        “打棒球吗?”对面一接通就问,听声音是在室外。

        封逸言吐出一口气,果断道,“打。”

        按掉通话他把手机甩到一旁,看着用龟速走到门口已经打开半扇门的露可,犹豫片刻后,他问,“喂,我去打棒球,你去吗?”

        然后他就见识到了什么叫一秒回血。

        原来沮丧的小脸刹那间被点亮,宛如烟花开满蔚蓝天际,露可兴奋大声高呼了一声“去!”,然后就无比雀跃地朝他冲了过来,跟小狗冲向主人似的开心得不得了。

        封逸言头皮一麻后背一震,另一只手立刻就从裤袋里抽了出来,如临大敌地往后退了两步,伸手准备按住她的肩膀。

        却见蹦到面前的露可并没有扑他的意思,见他的动作还奇怪问,“怎么了?”

        封逸言脸色顿时五彩斑斓:……靠,这家伙真是来克他的。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