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逸文学 - 修真小说 - 东土出魔在线阅读 - 风起百灵 第五章 攻守易形

风起百灵 第五章 攻守易形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江林睁开了眼睛,他看不到任何东西,听不到任何声音,除了眼睛,他甚至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

        难道这里就是九幽地府吗,人死之后都是这种感觉吗。

        又过了不知多长时间,江林明白自己应该还没死,因为他感觉到了疼,但并不是那种噬心之痛。

        江林并不知道这是哪里,这里漆黑如墨,伸手不见五指,他缓了好久,忍着浑身的剧痛先是坐起来,手掌摸着光滑的地面,冰凉的温度令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他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在这陌生的环境下,安静是最好的做法。

        江林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除了一些擦伤和划伤之外,自己并没有任何伤势,回想起昏迷前,江林能想起来的也只有疼痛,当然,在最后昏迷前,他听到了震耳欲聋的轰鸣,但是如何引起的他就不知道了。

        慢慢的,江林逐渐适应了这里的黑暗,他换换站起身,刚迈出一步就踩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着实让他一惊,忍不住后退两步。

        “是谁。”

        “是谁。”

        江林和面前的人同时开口,不过一开口,两人便知道了对方的身份。

        是那几个人,这让江林心里瞬间沉入了谷底,但转念一想,江林就感觉有些蹊跷,作为一名修行之士,不应该洞悉万物,查看阴阳,区区黑暗怎么可以障目呢?

        “你还没死……”这人沉声讲道,言语中不带一丝情感。

        江林嗤笑一声,他听出来说话的人应该是那三人中最年长的那个,好像是什么师兄,很有威信,他说:“运气,你那两个师弟呢,尤其是那个死人脸,他死没死呢?”

        没有声音,过了一会儿,那灰衣人的声音从某个角落处响起:“别高兴太早,我要杀你易如反掌。”

        这种威胁的话江林再两界山这一片听过了无数次,他心里断定,这地方应该限制了这几人的特殊能力,不然就刚才挑衅的话,以他们的行事风格,早就把自己杀了,还能容他在这逞口舌之利吗。

        然而就在这时候,头顶一团团荧光相继亮起来,照亮了这里。

        这是一处并不宽敞的密闭宫殿,而且显得很破败,到处都是断壁残垣,唯一保存还算完整的是一个人形雕像,看上去和常人无异,但头长双角,双手巨斧,很怪异的是这雕像心口处是空的,仿佛被掏空了一般。

        当然,这会儿还不是欣赏这些的时候,这三人看着江林并没有下一步动作。

        随着一声充满善意的笑声,那位大师兄开口讲道:“我们被困在这里,之前的事我看就此一笔勾销吧,你杀了我师弟手下一名家奴,他对你小施惩戒,也算扯平了。”

        说着,他看向不远处的那个灰衣人,其中意思不言而喻。

        灰衣人点了点头:“当然可以,师兄怎么说,我照做就是了,一名家奴而已。”

        然而就在这位大师兄满脸笑容看着江林的时候,后者突然动手,以掌化刀,伸手直插对方脖颈,出手狠辣,出乎这位大师兄的意料。

        砰!

        大师兄整个人被击飞出去,但没有死,只是脸色变成了酱紫色,十分难看,憋了半天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小畜生,你竟敢!”

        江林不知道对方身上有什么宝物,竟然能卸掉他大部分的力道,不然凭这一下,就足够要了他的命。

        但是这些已经不重要了,这鬼地方令他们三个失去了飞天遁地的本领,江林暂时没有性命之忧,不过这显然不是江林想要的,他要的是这三个人都死!

        不然谁知道他们会在哪一刻之间恢复神通,到时候就是他江林的死期。

        眨眼间的思绪,江林打定主意,没有任何犹豫就冲了上去。

        “动手!”这三人见此,自然明白已经没有和解的可能,三对一扭打在了一起。

        混战当中,江林占尽了上风,虽然对面三个人,也懂一些拳脚功夫,但和江林比起来,就像一个还在蹒跚学步的孩子,令他们还能坚持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太抗打了,以江林如今内家功夫的境界,任何血肉之躯在拳脚之下肯定非死即伤,可打在他们身上却卸下了十之七八的力道。

        “别白费力气了,我们均有护身法宝,就算没有,肉身之强也不是你区区一个凡人能够了解的,你再怎么做也是白费力气,等我们恢复法力,不久前的噬心之苦只是开胃小菜,我让你知道抽魂炼魄的感觉如何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缠斗中的灰衣人发出狰狞的吼声,江林对他尤为“照顾”,下手更加刁钻,出手狠辣阴毒,各种下三路招呼。

        江林对此不闻不问,进攻更猛,他能感觉到,这三人已经临近强弩之末,他们的气息愈发羸弱,所谓护身法宝,在这里也未必能发挥多大效果,顶多算一头厚皮的猪,只要在薄弱的地方猛攻,必然可以击破!

        “师兄,这不是办法,这里我们一丝一毫的法力都调动不了,再这样下去迟早会被他打死。”其中一人悄声讲,此时他伤势最为严重,比起灰衣人更惨,虽然外表看上去没有大碍,但内脏俱损,要不是强撑着,恐怕早就倒下了。

        然而这时候,江林突然闪身来到这人背后,对准他的脑袋就是一击肘击,可怕的力道令这人眼前瞬间模糊,脑海里一片空白,整个人像断线的风筝飞了出去,摔在地上,抽搐了两下就没有了反应。

        解决完了一个,江林没有停歇,对剩下的两人继续猛攻,愈战愈勇,兴奋至极,让着剩下的两人压力骤增。

        “小子,我们做个交易如何,我看你马上就要开窍了,我助你一臂之力,让你踏上修行之道,脱去凡人之身,如果你担心我二人对你报复,我们可以引血起誓,这在修行中人十分可信,违背誓言的修士都会生不如死。况且你就算杀了我们,你也会活活困死在这里。”

        感受到死亡威胁的灰衣人急忙拉开一些和江林的距离,开始劝解,语气开始示弱,甚至带了些恳求的味道。

        江林一怔,旋即咧嘴一笑:“我对修行没有兴趣,发誓这种东西,在我们这里没有任何意义。”

        说罢,江林又开始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击,逼的两人险象环生。

        “你真的要把我们往绝路上逼吗,真把我们两个当成泥捏的不成,鱼死网破,谁也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灰衣人似乎想起什么,对江林做出最后的威胁,侧旁的大师兄也想起来什么,眼里有些惊恐:“不可。”

        不过江林现在似乎什么也听不进去,一心要杀了他们两个。灰衣人一咬牙,手里不知什么时候拿出来一个白色的小瓶,手握小瓶指着江林说:“这个你有印象吧,我要把这里面的东西放出来,我们三个都别活了,我们修行之士还能保自身魂魄不散,将来有一天兴许能复活,但你呢!想体验被血灵活活吸干的滋味吗!”

        这席话让江林停下了手,那些血灵他是见过的,实力虽然不及这几人,但也不是他凡人之躯能够抗衡的。

        见江林停手,那一旁的大师兄心里长长出了口气,刚要继续劝解的时候,江林却突然发难。

        灰衣人见他油盐不进,眼睛凶色一闪,怒喝一声:“是你逼的,那我们就都死吧!”

        “不要!”

        灰衣人将手中的小瓶狠狠摔在地上,瓶碎之后一团浓稠的红色烟雾涌现出来,伴随的还有那阵阵尖锐的嘶吼之声。

        四只血灵从里面钻出来,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它们并没有轻举妄动,而是警惕的看着江林三人,竟然僵持下来。

        不过僵持并没有持续太久,旁边地上刚刚死去的尸体不停的诱惑着他们,终于有一只忍不住率先扑了过去。

        血灵的身体比凡人之躯高了一倍不止,就像大人和孩子,刚刚死去的尸体对于血灵而言不亚于刚出锅的美味佳肴,张口啃食起来,鲜血四溅,场面好不热闹。

        另外几只见此情景,自然也加入其中,如此血腥的场面,江林也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而灰衣人和他的那位师兄,脸色极其难看,放在平时自然没什么,以他们的手段,收拾几个血灵手到擒来,但眼下局势已经发生了逆转。

        仅仅几个呼吸的功夫,一具尸体已经被四只血灵分食殆尽,看向江林等人,凶光毕漏。

        这些血灵的灵智很高,发现这个人似乎和刚刚大展神威的时候不太一样,似乎十分惧怕它们。

        对峙了一会儿,有三只血灵扑向灰衣人他们两个,一只冲向江林。

        一番试探之下,这几只血灵确认对方已经失去了和它们抗衡的资本,再加上刚才沾了血腥,凶性大发,几个回合下来两人就遍体鳞伤,而那灰衣人更惨,一条手臂被硬生生拽了下来,鲜血四溅。

        反观江林这边,这一只血灵并没有对他动手,而是保持一定的距离,不时发出阵阵低吼,面露狰狞之色,龇牙嘶吼,但凡江林露出一丝惧意,它就一定会扑上来。

        而就这会儿功夫,旁边的战斗已经结束了,灰衣人跟他那个师兄惨死在血灵手里,身体已经被撕扯的破破烂烂。

        结束之后,四只血灵向江林围了过来,目露凶光,可江林却满脑子问号,为什么它们没有动手。

        江林隐隐感觉到,它们在忌惮着什么没有对自己出手。

        突然!

        一只血灵突然对江林发难,江林自然不会坐以待毙,扭身躲过一击,反手就是一拳正中这只血灵的面门。

        令他不敢相信的事情发生了,这一拳之下,血灵的脑袋竟直接被打碎,躯体相继溃散,化为一摊恶臭的血水和碎块。

        这一幕吓坏了其他三只血灵,纷纷后退,发出的低吼也没那么凶狠,眼神中流露出更多的是恐惧。

        不过江林比它们更吃惊,这几只血灵能轻易杀死那两人,证明实力一定是很强的,自己只是普通一记轻拳,就可以做到这样的效果,难道自己实力突然大增了吗?

        显然不是。

        不然刚刚那两个混动早就被江林结果了,还用等到他们把血灵放出来跟自己同归于尽吗?

        这时候,一声低沉叹息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宫殿内的环境竟然全部都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朦朦胧胧的雾气,仅有那个人形的雕像伫立在那里。

        突然置身令一片地方让江林大感不妙,四下张望看不到任何东西,除了朦胧的雾气什么也没有。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