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逸文学 - 修真小说 - 东土出魔在线阅读 - 风起百灵 第七章 变故

风起百灵 第七章 变故

        双角峰下山的路上,江林健步如飞,身如魅影,两个时辰的路被他半个时辰不到就赶了回来。

        院子还是那个院子,一切都没有变,江林有些微喘,站在门前还是老样子喊了一声:“老家伙,还活着呢吗。”

        江林走过去推开门,一如既往还是满屋子酒味,见床上还是那个熟悉的身影,江林心里长出了一口气,但当他走过去却发现床上的人已经没有了生机。

        江林一把攥住他的手,虽然身体还有些余温,但却已经没有了脉搏,脸上的表情舒展,神态安详,看上去似乎还在睡梦中。

        他坐在床边沉默了好久,眼眶几次红润,但却仍然没有流泪,他低喃自语:“到底你还是离开我了。”

        十几年的养育之恩,即便没有血缘的关系,江林内心依然十分痛苦,以前嘴上虽然总讲一些咒骂和调侃的话,但都是有口无心的说辞,江林心里一直将他视为父亲一样对待。

        缓了好久,江林自嘲的一笑,看着躺在床上的这个人:“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待会儿怎么给你立碑啊……”

        关于这件事,江林小时候就问过,幼时的江林一直以为他就是自己的父亲,但后来他才告诉江林,两人并不是父子关系,而江林的身世他也不清楚,最后受不了江林一直的追问,就撂下一句半路捡的而已。

        长大后的江林也猜测过很多种可能,但随后一段时间就对此提不起任何兴趣。

        半晌过后,江林逐渐从悲伤中缓了过来,他找到家里一件还算的完整的衣裳给他换上,这些年他们爷俩对吃穿很随性,这件衣裳算得上是一件“珍品”了。

        换好衣服以后,江林拿起一把小刀简单整理了一下面容。老实说这老家伙虽然整天邋里邋遢,但是这长相的底子太好了,随便打理一下就非常出众,散发着成熟睿智的味道,相比之下,江林就像是个刚刚长大的孩子。

        这时候江林想起来什么,随手抄起一个皮袋子就出门而去。

        养了自己十几年的恩情,江林自然不可能随便挖个坑就把他埋了,火烧也不是他愿意看到的,所以江林还是想把他入土安葬。

        二河铺最南边有片房子,据说以前是个村子,后来被一伙强盗占了,这伙人实力不强,满打满算三十多个人,能打的也就七八个,江林跟他们很少打交道,相互井水不犯河水,不过……江林却过来跟他们借样东西。

        “混账!这口棺材是我爹给他自己留的,江小子,你不要太过分!”

        一个上半身精壮的男子勃然大怒,站在江林面前眼睛瞪得溜圆,脖子和手腕上带了很多银色的圆环,动一动就哗啦啦直响。

        上门要他爹自己准备后事的棺材,这少当家顿时就火了,但他也听说过江林的名头,不然这种事一定是要见血的。

        “我说了,我是买。”江林从身后拎过来一个皮袋子随手扔在地上,黄金散落出来,引得其他人一阵惊呼,虽然干的也是打家劫舍的买卖,但他们没有大寨子的实力,功夫也没江林这种独行侠俊俏,所以身家并不算多富有。

        “怎么?你爹要死了吗!叫你出来买棺材!”

        啪!

        清脆的声音在这异常清晰,这男子眼前只感觉一个影子晃过来,伴随而来就是这脸火辣辣的疼痛,下巴的牙齿似乎也松动了。

        “你敢!”这男子难以置信,他拔出后腰别着的匕首,一副要和江林拼命的样子。

        “住手!”

        一道中气十足的从外面传来,紧接着一个年过半百之人大步走过来,虽然须发渐白,可走起路来步伐稳健,两条腿比常人粗了一圈不止,一看就知道下盘功夫一定不俗。

        挨了耳光的男子连忙走过去讲道:“爹,就是他今天过来要买你的寿材,而且还在这里动手。”

        其实这句话说的有些多余了,那肿胀的脸上清晰的五指印痕就足够说明问题。

        人有名,树有影,来人自然更了解江林,不用说别的,就凭人家在双角峰下安然无恙的待了那么久,就足以说明这人不好惹。

        看了看地上散落出来的金子,这人对旁边下属吩咐:“带他去别院把我的那口寿材交给他。”

        江林拱手说了一句多谢,便离开了这里。

        “爹!那可是你的棺材啊!”

        “混账,我还没死呢,给他又怎么样,下次想嘴硬的时候先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不要总给我丢人现眼!”

        江林来到别院一座厢房里,看到了摆放在里面的棺椁,他上手拍了拍,然后满意的点了点头,旁边这两人刚想搭把手,只见江林垫脚一抬,直接单手将这几百斤的棺材拖了起来,然后大摇大摆的从这里走了出去,看着这两人说不出话来。

        扛回家以后,江林发现家门口处聚集了一帮人,正是在双角峰上自称什么开元府都尉的,各个骑马在那里,不知道在干什么。

        这些人看到江林举着一口棺材朝这边走来,明显是有些慌的,坐下的马匹也有些不安的发出声声嘶鸣。

        江林以雷霆手段连杀他们两人,内功震断铁索这一手镇住了他们,这群人也是见过世面的,就他们这十几号人捆在一起,也不见得是他一个人的对手。

        双方都没说话,江林走近一些,指着这些人讲:“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为首这人硬着头皮跳下马,然后欠了欠身子,拱手说道:“少侠,不久前是起误会,我们的人把你当成双角峰的山贼,现在我们事情已经办完了,要离开这里,不巧经过少侠的住处,多有打搅,少侠不要在意。”

        江林把棺椁放在院中,然后看向这些人,嘴角向上一掀:“没有误会,我也是山贼,但和山上的不是一路,既然你们过来,那就先不要走了,我这缺几个打下手的,你们留下来帮忙吧。”

        为首之人面色变得有些难看,但权衡后还是挤出一丝僵硬的笑容说:“也好,少侠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下面的兄弟就行。”

        看江林这打扮就知道这小子家里死人了,心情肯定不好,要不顺着他来,很可能这十几号人都要遭殃。

        就这样,这十多号人开始在这里忙碌起来,有的收拾东西,摆放祭品,有的则返回双角峰去拿点能用的东西,只有那个首领被江林留下来。

        他自然明白江林的想法,也没有多说什么,留在这里安排起来。

        一直忙碌到天黑,江林才让这些人停下来休息,而他将遗体入殓之后,点起香烛静静地守在一旁。

        这时,江林对为首那人问道:“你们来双角峰只为了抓老疤脸吗?”

        “你是说?”

        “就是你们画像上找的那个人。”

        为首这人听到这话题来了点精神,他凝声讲道:“他原名叫许世通,开元府许家的当家人,也是一个刽子手,多起灭门之案都和他有关,我们追查了七八年,终于掌握了一些线索。”

        “什么线索。”

        为首这人四下看了看,压低几分声音对江林说:“他和妖人勾结,毒害凡人,他身边有我们的内应,目前他人在两界山图谋不轨。”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