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逸文学 - 修真小说 - 东土出魔在线阅读 - 风起百灵 第十九章 赫连山

风起百灵 第十九章 赫连山

        服用尸丹后的江林最大感受就是一切归于正常了。

        自从和王琳从无艮沙漠走出来以后,江林的心就有了正常的跳动,但每一次心跳对江林来说都是负担,每一次跳动都会让江林血液沸腾,呼吸困难。

        这种不适江林一直在忍耐,也猜想其中缘由,在服用尸丹之后这个情况才彻底缓解,同时也证明了江林的猜想。

        因为这颗心不是自己的,甚至有可能都不是人身上的心,所以才会出现种种的不适,江林只能够去改善体质,去适应这颗心。

        这几天,江林两人几乎足不出户,一是没有必要,二是人多眼杂,万一碰见宋家的眼线,那么所有的计划就全部付之东流了。

        一晃三天过去,鹤轩商会派人来接江林他们两个。

        在鹤轩商会大门前,十几辆大车排列的整整齐齐,不少人正收拾东西,看上去最少也有八九十号人。

        那个蓝衣男人许世杰早就已经来到此地等候,看到江林二人以后微笑点头示好,不过他只是多看了江林一眼,脸上表情就突然有些不对,但随后就又恢复正常。

        商会的下人为江林二人牵来两匹上等良驹,并且在马鞍上挂上水和一些必备之物。

        后院,刘垣穿戴好以后,转身对身后坐着的人说:“王先生请放心,这次我一定把东西送到那里,绝不辜负商会对刘某的信任。”

        “刘兄做事我自然一百个放心,但我还要多嘴几句,这次的东西你也知道,千万不能出任何闪失。”

        刘垣见他这么凝重,也是拍胸腹保证,说完便离开这里。

        一切安排妥当之后,鹤轩商会的队伍便浩浩荡荡的上路了。

        赫连山脉有很多条路,每个商会都有各自的路线,而且每次都不固定,只有领头的一个人知晓。

        这其中原因就是很多商会其实并不光做倒买倒卖的生意,路遇其他商队时,说不定也会做点大鱼吃小鱼的勾当,所以赫连山脉危险的并不只是山林野兽、草木精怪,更危险的还是人。

        江林二人被安排在最后面,毕竟是新进来的人,暂且安排在一个无关紧要的位置上。

        他两人慢悠悠的跟在车队后面的时候,王琳便开口搭话:“公子,我看你心不在焉,在想什么呢?”

        江林下巴一挑,看着前面的车辙印说:“我在想这车里装的是什么东西,看起来很重。”

        顺着江林的目光,王琳看了一眼,还真是,这辆马车明显比其他马车重很多,压出的车轱辘印比其他马车要深的多,不过车上盖着厚厚的毛毡垫,根本看不出来。

        “或许是金子呢。”王琳对这并不关心,马上她就可以成为一名真正的修士了,凡间世俗的东西对她没有任何吸引。

        但江林却不这么认为,他有一点没有告诉王琳,这车上装的东西除了重以外,还有很特殊的地方,那就是一会儿热一会儿冷,虽然在外面几乎察觉不到,但江林还是感应到了。

        这时候,江林突然感觉身后一阵异样的感觉,回头望去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但在他走后不久,草丛中几条藤蔓慢慢的钻进了土里。

        整整一天,什么也没有发生,天色渐暗,刘垣安排车队停下来过夜,招呼人手准备东西。

        夜宿山林,刘垣准备了很多东西,在周围埋上了很多陷阱,并且撒上很多药粉,驱赶野兽。

        等忙完以后,那边的饭已经做好了,开始分次进餐,由于江林三个是新来的,所以晚上不用他们守夜,刘垣安排了几个人轮流戒备。

        吃饭的时候,马车上的一个小笼子引起江林的注意。

        这笼子尺许见方,里面关着一个白色的小东西,看上去跟耗子一般大小,离近些才发现是一只白色的穿山甲,至少看上去是。

        这小东西通体雪白,身上的鳞片很漂亮,一双大眼睛充满灵气,透着人一样的情感,仿佛也有喜怒哀乐。

        它蜷缩在笼子里,眼睛里充满了恐惧,江林凑上前看着它,觉得有些独特,吹了吹口哨逗了它一下。

        这小东西顿时冲他呲牙咧嘴,身上的鳞片几乎快竖起来了,看上去一副很凶的样子。

        呦呵?

        江林噗哧一笑,觉得有点意思,这时他身后传来刘垣的声音:“小兄弟,喜欢吗?”

        “只是觉得有点意思。”江林见刘垣过来,过来打招呼。

        刘垣指着这个笼子说:“这小东西卖相还不错,你要喜欢到时候就送你了。”

        “刘兄的好意在下心领了,自己有时候还顾不过来,带着这么一个小东西,迟早会被我吃掉的。”

        “哈哈哈…………”两人相互一笑,没再谈论此事,但他们两个都没注意到,这笼子里面的小家伙竟然在瞪他们两个,两只小爪子气的抓耳挠腮。

        一夜无话,第二天刚天亮的时候,刘垣便开始招呼所有人收拾东西准备出发,但在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件诡异的事情。

        少了一个人!

        清点人数的时候刘垣发现少了一个,再三确认之后刘垣表情凝重,先是吩咐下去在周围寻找一下,另外清点一下此次运送的货物有没有缺失。

        但搜寻之后什么也没有发现,所有的货物完好无损,连根毛都没丢。

        其中丢东西才是最放心的,证明只是有人起了异心,偷盗商会的东西独自离开。

        但没有丢东西才是最可怕的,好端端的竟然少了一个人,实在是诡异。

        不过刘垣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他重新调整了队伍的顺序,然后重新上路,并且加快了速度,队伍当中的人也开始认真起来,收起来平日里的玩闹。

        王琳看着四周葱郁的山林,有些惊疑不定的对江林说:“公子,昨天晚上可有什么异常?”

        江林摇了摇头,昨天晚上什么也没有发现,突然就凭空少了一个人,这是最可怕的。

        “我们还是小心一些吧。”

        王琳点了点头,玉指拨弄胸前的发丝,表情凝重,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又一天,晚上的时候车队再次停下来露宿,这次的戒备比昨天更严,甚至刘垣亲自带人巡逻。

        但结果第二天还是“丢”了一个人。

        要命的是少的这个人还是被安排在晚上巡逻警戒的那个。

        连续两天失踪了两个人,队伍里开始有了些恐慌的情绪,不过在刘垣的安抚下,很快就平静下来。

        这些人也都是杀过人见过血的狠人,虽然对未知的事情感到恐惧,但还是可以压下来。

        江林昨晚一夜没睡,可是奇怪的是他什么也没有发现,如果真的是有躲在暗处的“人”对他们出手,即便做的再隐秘,也不可能一点动静也没有。

        一连好几天,还是依然发生这样的怪事。

        这天晚上,江林靠在一辆马车上小憩,这时候一个女童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还睡大觉,不怕晚上被妖怪捉去吃了吗。”

        这声音让江林眼睛瞪的溜圆,他浑身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扭头看了看马车上的笼子,笼子里那只白色的穿山甲正盯着他,一双小眼睛里面尽是嘲讽的神色。

        “不用看了,就是我在说话,不过其他人是听不到的,只有你这种玲珑心的人才能听得到。”

        “你……这……怎么会……”江林被震惊的有些说不出话来。

        这只白色的穿山甲两个爪子扶着笼子,对江林说道:“再过几天,说不定晚上你就被妖怪抓走了。”

        恢复镇定以后江林咧嘴一笑,神情略带玩味的说:“好啊,我倒真想见识见识是什么妖怪。”

        “你不怕吗?”

        “为什么要怕?这妖怪如果真的厉害,何必这么鬼鬼祟祟,直接杀过来岂不简单,不过倒是你这小东西,居然可以口吐人言,我是把你卖给别人呢,还是把你吃了呢?瞧你的样子,一定很补吧……”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