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逸文学 - 修真小说 - 东土出魔在线阅读 - 风起百灵 第三十六章 翠屏山

风起百灵 第三十六章 翠屏山

        面对比自己高两个境界的师兄,江林表现的很恭敬,一问一答把那日在双角峰的事情讲的清清楚楚,其中那几人派人设计害死数百凡人的事情叙述的更为清楚,听得丁师兄有些吃惊。

        不过随后丁师兄轻风云淡的笑了笑对江林说:“这种事错不在你,反而是他们咎由自取。”

        “多谢师兄体谅。”江林连忙道谢。

        丁师兄摆了摆手,然后叮嘱的说道:“这件事我看就到此为止吧,翠屏山那边我去解释就好了,专心修炼应付大考,不必再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江林谢过之后便离开这里,两人各藏心思,待江林走后没多久,一道光影闪过,赫然是前不久离开的周灵!

        周灵抿嘴一笑,娇羞动人,坐在一旁的座位上说:“牙尖嘴利的滑头,指望从他嘴里能问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才怪。”

        原来她一直没走,而是隐匿在这里,而丁师兄背着手对她说:“你们做事太不小心,这种事传出去,肯定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和非议。”

        “三个人修士对付不了一个凡人,真是废物,当年这小子还没开窍,这才五六年的时间,居然马上就达到炼精化气的境界,难道在血穴里面获得了什么好处不成?”周灵想不通这是为什么。

        “没什么可值得查的,既然他知道的这么多,那就趁着大考让他永远闭嘴吧。”丁师兄想了想,悠然地说。

        “丁兄所言正对小妹的心思,丁兄安排就是了,这是名单和新的联络方法。”周灵将一个玉筒放在桌上。

        丁师兄把玉筒收好之后,又开口问道:“三全死了以后,很多事确实不太方便,这个人办事怎么样?”

        “这是我本家的人,足可以信任,实力在三全之上,那个不人不鬼的家伙死了正好,这样以后就不会知道我们的事情。”

        “没错,那这次就试试他做事可不可靠。”

        …………

        江林返回住处之后,心里暗道倒霉,没想到居然这么巧,能遇到那个女人,这下肯定不会有自己好果子吃。

        五年大考的时候,一定会从中作梗,如果是外派的任务,那就很可能会对自己动手。

        没有更好的办法,江林只能尽快的修炼提升自己的实力,达到炼气第一步才是最关键的,通过五年大考的几率才更大。

        随后江林就开始夜以继日的修炼,不过他的修炼跟别人相比十分滑稽,他的大部分修炼都是修炼肉身强化经脉,真正修炼的时候只有少数几个时辰,但就是这几个时辰,却抵得过其他人数月的苦修。

        这段时间很多人已经不再修炼,而是抓紧准备应对五年大考,许多人更是频繁交易,涉及的东西有很多,其中最多的就是威力强大的灵符和恢复所需的丹药。

        毕竟很多法宝需要很长时间的操练才能掌握,而且价格不菲,绝不是普通外门弟子可以拥有的,哪怕是不入流的。

        靠着苓蟒液、赤血丹两味药江林肉身日益强大,不过对于眼看就要迎来的大考,进展还是差那么一丝丝,突破的壁垒总感觉吹弹可破,但又像一座高山挡在他面前寸步不移。

        这日在山林之间,诸多灵气源源不断的灌注到江林体内,气海中灵力已经凝聚成无数的漩涡,徐徐转动,充盈饱满。

        就卡在这里,没办法一鼓作气冲破梏桎。

        随即,江林单手掐诀,对于这部古经的转运进行了那么一点点的松绑。

        可就是那么一点点,周围的灵气仿佛受到很大刺激,成倍的蜂拥而至,令江林的压力瞬间倍增,奔涌的灵气更加难以驯服,肉身和经脉接连受到剧烈的冲击,已经开始诸表现出不适的征兆,要是再强行运行下去,肉身崩溃或许就在眼前了。

        修炼当中的江林暗骂一声该死,看来自己对“松绑”这一点的掌握还是差的很远,跟自己预想的差太远,本想松绑一点助自己突破,没想到这一点竟然这么离谱。

        现在也只能硬着头皮尝试了,江林不想错过这次突破的机会,这是近段时间以来,他自己距离突破最近的一次,错过之后恐怕还要等很久。

        他竭力收回对古经的松绑,尝试让古经的运转速度慢一些,但已经松开缰绳的野马岂是那么容易征服的,这部古经仍然没完没了的吞噬周围的灵气,一股脑的将其灌入到江林身体中。

        不仅于此,小白在江林修炼范围当中,隐约她能够感受到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抽取她的生机,吓得她连忙后退数里,这种感觉才慢慢消失,看着远处修炼中的江林,恍惚间她好像看到了一个头生双角的恶魔在那里肆意吞噬着一切,努力甩了甩头她才发现是幻觉。

        江林修炼仅仅持续了不到一盏茶的时间,便已经开始告急,这种强度的修炼对他目前的肉身绝对是一种超强度的考验,现在摆在他面前只有两条路,一是竭尽全力停下来,寻找下一次的突破契机,二是继续尝试,往好了讲会重伤不起,往坏了说可能就此一命呜呼也没准。

        不过江林似乎更倾向于后者,他不愿意放过这次机会,就算最后危急关头他还可以强行停止古经,虽然反噬之力很强,但他也有一些应对的办法。

        他浑身通红,好像被烧过一样,精纯的灵力隐隐有种外溢的状态,这种盈满的状态是多少修士梦寐以求的,以这样的状态进阶下一阶段,那种好处是难以言表的。

        可是这种状态对江林来讲却成了一种负担,他就像一个盛满的池塘,已经外溢,现在正寻求把池塘拓宽,这样才可以装下更多的水。

        在他气海当中,一个又一个灵力漩涡已经挤得密不透风,还有越来越多的灵力不停的汇聚过来。

        这种时候,江林心跳骤然加快,无形当中竟然让古经的速度运转又快了一点点,这对江林来说无疑是致命的,就在他以为大事不妙的时候,气海中有一个灵气漩涡突然炸开,连带周围的灵力漩涡也相继引爆。

        只是一瞬间,所有的灵力漩涡全部炸开,衍化点点荧光散落在各个角落,仿佛星空一般璀璨,只有那个磨盘状的东西,仍然在慢慢的转动。

        身体发生如此大的变化,江林自然一清二楚,来不及高兴境界上的突破,他竭力停止这部古经的运转,此时的肉身已经临近崩溃的边缘,弄不好自己就真的要修养个一年半载了。

        片刻,江林收回了主动权,慢慢控制了古经的运转,然后缓缓停了下来,看着潮红渗血的肌肤,他自嘲一笑,然后起身一跃而起,百丈云端之上,他单手掐诀,丈许宽的青色光刃眨眼凝聚而成,强大的灵力催动下呼啸而去,在地面上留下一条深深的疤痕,长几十丈,宽一丈有余。

        随手一击就有这样的威能,看来开窍和炼气的差距真就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不久,江林带着小白回到自己的住处,看到江林实力突飞猛进,小白心里五味杂陈,有些话想说但又咽了回去,说了好多哄他开心的话,惹得江林笑个不停。

        回到自己住处后江林开始巩固和熟悉目前的境界,因为没有高人指点,全凭自己摸索和对古经上只言片语上的联想。

        时间没过多久,外门弟子的大考开始了,悬于山顶的奉天钟连敲十下,整个广云山哪怕最隐秘的角落都清晰可闻。

        这是召集的钟声,江林听到以后马上前往奉天殿,不过心里却有种不好的预感,先前他听到这次大考是广云和翠屏两边互换监管,但周灵一定不会让他好过,趁着这次大考,说不好她就会搞鬼。但明知道这样,他也要去。

        来到奉天殿之后,江林发现这里很多都是翠屏山的人,而广云山的人却很少,不过细想之后就明白了其中的缘由,进来后一言不发,目前却不停的环视四周。

        不过目光在其中一人身上停下,后者也笑着看着他,点头示意。

        这人正是殷怀意,虽然对江林来说这个人还没表现出任何恶意,但他始终感觉不太舒服,为什么有这种感觉他也说不清楚,就是那种靠近些就浑身不自在的感觉。

        看到江林也突破至炼气第一境界后,殷怀意也是略有些吃惊,毕竟上次见面的时候距离突破还差了很远,没想到这么短时间内就有如此快的进展。

        他袖中指尖掐动,心里低声默念,不过一道细微的碎裂声让他立刻停了下来。

        他的中指的指甲上出现一道裂缝,呈梅花状,流出一滴血,再次看向江林,只感觉后者的身影竟然模糊起来,仿佛虚幻中一般。

        随后,他神色如常,站在人群中不再有任何动作。

        不多时,在几人的簇拥下,一名白发苍苍的长者悠然而至,精气十足,穿着十分简单,粗布麻衣麻鞋,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农家一位老人。

        从旁边人们的议论中江林得知此人是翠屏山的冯易前辈,旁边的人是他几个弟子,在翠屏山也是地位超然,据说精通雷电神通,相比五行法术,这个更难掌控,也更据威能。

        江林在三全道人的记录中看到,三全道人与此人交易的最为频繁,对他的编排也更多,字里行间都透着对此人的不满,贪得无厌等等。

        “今天召集大家来是因为许多师弟们进门已有五年,甚至有些师弟进门已满十年,为了防止大家松散携带,百灵院特意安排五年和十年大考,这点相信大家也知道了,今天主要是分配各位师弟五年大考的任务,为保公平,我翠屏山的冯易前辈来监督,各位师弟谁有异议可以随时说出来。”其中一个人站出来讲话,说完之后还不忘看一看身边的冯易,眼神似乎在询问。

        冯易捋了捋胡须,虽然看上去老迈,但中气十足,一开口声音便在这大殿中隆隆作响。

        “这次下发的任务也是准备了许久,根据诸位日常修炼的情况量身打造,目的是希望大家好好修炼,切莫懈怠,任务为期一年,不过丑话还是要说在前面,如果查到假别人之手完成任务,那可就不是逐出师门那么简单了。”冯易说到最后面,眼神突然变得凌厉起来,看的不少人都不敢与之直视。

        说完,他便安排下面的弟子着手做下面的事情。

        接下来的就非常简单,每个人都有一个专属玉筒,上面记载着任务明细和交付安排,每个人查看玉筒之后表情都十分精彩,有喜有悲,也有的人面无表情,诸如殷怀意之辈,这些人背后有世家宗族背景,百灵院不敢对这些人太过造次。

        江林接过玉筒之后,草草看过一眼就收了起来,脸上毫无表情,仿佛压根不关他的事情一样。

        这时候,殷怀意走过来说道:“江兄看起来似乎是十拿九稳了?”

        “这话怎么说?”江林耸肩一笑。

        “我看别人还在发愁任务该怎么办,而江兄却不以为意,不是有把握还能是什么呢。”殷怀意笑着说。

        “也许是无能为力也说不准呢?啊哈哈哈……”江林和他对视一眼,忍不住的笑出来,旁人看来这两人倒像是炫耀一般。

        这时候,有人不满的讲:“两位,这时候作笑是不是过分了?如果是觉得任务太轻,和我们换一下如何?”

        有几人随声附和,虽然知道换不了,但过一下嘴瘾也是好的。

        江林眉毛一挑,嘴角都快咧到耳根子了,他讥笑一声:“好啊,我怕你不换,我们一同去找冯前辈如何?”

        说着,江林随手把玉筒甩给了他,一副你要换尽管换的样子。

        这人接过玉筒一看,神识探入一看后便神色巨变,一副难以置信的神色,慌忙的将玉筒还给江林,露出尴尬的笑容,赶忙离开,对刚才的话一点也不再接茬。

        用神识和旁边几人谈论玉筒上的内容,这几人都是满脸难以置信之色,赔笑后纷纷远离。

        江林笑过后转身离开,而殷怀意追上去问道:“江兄的任务可否给小弟一观?”

        “怎么?你也想换吗?”江林打趣的说,然后把玉筒递给他。

        殷怀意抿嘴一笑:“每个人的一切都是安排好的,纵然九死一生,只要命不该绝,那也是有惊无险。”

        不过殷怀意看过以后,还是有些动容,无奈的看着江林:“看来江兄得罪过人呐,不然这种任务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听出他话里面的挖苦,江林没有生气,反而赞同的自嘲一笑:“我八字里犯小人,没办法。”

        一听这话殷怀意突然来了精神,立马追问:“江兄,你的八字是什么,要不小弟卜上一卦?预知凶吉岂不妙?”

        江林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告辞,心道我连自己亲生父母都不知道,去哪里给你找八字。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