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逸文学 - 修真小说 - 东土出魔在线阅读 - 风起百灵 第五十二章 潇湘子

风起百灵 第五十二章 潇湘子

        江林看着周围驻足围观的人,并不想继续挑衅,正准备离开的时候,人群中熟悉的一道倩影让他多看了一眼,不过随后转身欲要离开。

        而当他要走的时候,一声呼唤从身后传来。

        “师弟且慢走。”

        声音轻柔,仿佛春风拂过,但江林听到的却是如惊雷之音,脑袋像是被人狠狠砸了一下,仿佛要裂开一般,身体跄踉一下差点摔倒。

        转身一看,一个身穿麻衣,光着脚的男人不知何时站在自己身后,他满脸堆笑的看着江林,丝毫感觉不到任何恶意,但江林却感受到了凛冽的寒意,浑身如芒在背。

        瞅见这副打扮,江林不用猜也知道,这人应该是玄岳山的大师兄,潇湘子,据说主修是一种至阴至寒的功法,杀人于无形,十分歹毒。

        果然实力高深莫测,随口一句话就能让他栽个跟头,真要打起来,十个江林绑一块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

        “见过师兄。”江林缓过神来拱手说道。

        潇湘子抿嘴一笑,平心静气的说道:“都说广云近几年人才辈出,还以为扈兄之前说的是玩笑,没想到还真是如此,实在让我等汗颜。”

        “师兄说笑了,今天事出有因,都是无奈之举,并没有轻视玄岳山众多师兄的意思。”江林解释一句。

        “我明白,是这几个不争气的东西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让师弟见笑了。”潇湘子没有丝毫追究江林的意思,反而帮江林开脱。

        虽然他这么说,但江林可不这么想,寒暄一句就告辞了,当着众多玄岳山弟子的面直接大摇大摆的离开。

        “师兄!我的附心丝还……”那个壮汉赶忙走到潇湘子身旁焦急的说道。

        砰!

        一声闷响,这个壮汉被一股莫名的灵波击飞,在地上擦出几十丈才停下来,大口咳血,万分惊惧的看着潇湘子。

        “刚才你为什么没被他打死呢?这也能给我动手的理由。”潇湘子面色平和,但语气却森然阴冷。

        “师……师兄恕罪。”

        潇湘子甩手直接离开这里,留下面面相觑的玄岳山弟子,七嘴八舌的议论纷纷。

        其中,一身长裙的王琳神情恍惚,眸子里面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心里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王师妹,你在看什么?”有位男子关切的问。

        “没什么。”王琳脑海里浮现出很多情景,心不在焉的应付几句便离开这里。

        而回到广云山的江林也没有闲着,与东方离畅谈几天,仿佛又为他打开了一扇全新的大门。

        阵列之术,禁制之法奥妙无穷,东方离将其归为攻、守、隐、益四大类,相生相互,变化无穷,通晓一门就可以受益终身。这也是江林为什么大肆购买诸多材料的主要原因。

        布置阵法讲究且繁琐,无论天地经纬还是各种材料之间的相生相克都要考虑进去,索性江林悟性极强,很快摸到了那么点门道。

        可江林刚返回不久,便立马有人登门而来。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广云的丁师兄,而他还带着另外一个人,样貌丑陋,五官有些扭曲,但气息却极为强大。

        “见过两位师兄。”江林立刻起身将这二人迎进来。

        丁师兄进来之后引荐道:“这位是扈师兄,常年苦修,你们近些年入门的弟子都未曾见过。”

        “扈师兄。”江林恭敬的问候,连姓丁的都客客气气,肯定是实力更强的师兄。

        这丑陋的男人示意的点点头,努力挤出一点笑容,但这五官实在不敢恭维,更显得狰狞恐怖。

        “为兄常见闭门不出,许多师弟们都记不住了,江师弟年纪轻轻有这般修为,真是我广云的一大幸事,相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超过我们了。”扈师兄先是称赞。

        “师兄过奖了。”

        然后扈师兄话锋一转问道:“师弟前不久在玄岳山和一些人发生不快,可有此事?”

        一听是为了这事,江林便解释了一番其中缘由,这两人听完后相视一眼,交换了一下看法。

        随后丁师兄便开口说道:“江师弟,我们九峰十二山同气连枝,你这样做让别人怎么看我们广云山?”

        这顶帽子盖过来让江林一阵诧异,不过冠冕堂皇的话江林也会说,他沉声讲道:“师兄,我这样做也是为了广云山的脸面,我做缩头乌龟没什么事,但让别人认为我们广云的人都好欺负,那就是我的罪过了。”

        “你!”丁师兄脸色瞬间阴沉,变得很难看。

        “好了。”扈师兄摆了摆手,示意不要争吵,他对江林说:“百灵院里,静心修炼,提高境界才是主事,同门相斗毫无意义,无论谁对谁错,今天我来找你也是受人之托,玄岳山的冷山有一件宝物被你收了去,希望你能够归还。”

        听到这儿,江林似乎想起来,那个傻大个使用一根红丝偷袭自己,不过江林的心有点特殊,不惧任何攻击,那根红丝进入江林的心之后就没有踪迹,江林也探入神识找过,但没有任何发现。

        无奈之下,江林只好借口当时已经毁了,无法归还。

        扈师兄听了这话,表情也是有些不自然,不过随后他淡定的讲:“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打扰了。”

        江林起身相送,出门时丁师兄还不忘回头对江林说:“杀害程师弟的凶手已经有眉目了,不日就会将他绳之以法。”

        江林含笑点头:“那就好,这样就可以给程师兄一个公道了。”

        丁师兄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和扈师兄一同离开这里。

        离开不久,在云端高空之上,丁师兄似笑非笑的讲:“扈兄,怎么样,我所讲没有半句虚言吧,此人顽固不化,油盐不进,你出马都没有半分薄面,可见多么张狂。”

        “无妨,你且去回一声潇湘子,宝物已毁。”

        丁师兄冷冷一笑:“拿这种糊弄三岁小孩子的话去搪塞他,就怕他连我们都记恨上。”

        “那就不管了,我还要继续闭关修炼,以后这种事情就不要来告诉我了。”说着,扈师兄脚下遁光一闪,整个人咻的一声疾驰而去。

        房间中的江林在送客之后,单手掐诀,一连十几道符印打在房间中,一股玄妙的波动笼罩在四周,但眨眼间就恢复如常。

        做完这一切,江林满意的点了点头,日后精通了阵禁之法,相信做一些事情会更加方便,也更加隐秘安全。

        随后,江林继续苦修《浮屠金身》,其中过程的滋味,当真是只有自己才最清楚,而小白在江林修炼的时候,也没有闲着,趴在那里不知道捣鼓什么,只见她一会儿凭空消失,一会儿又出现在原地,显得格外怪异。

        而细看之下会发现,小白身上的鳞片越来越闪亮,每一片鳞甲上仿佛都有一幅图案,但太过模糊,根本看不清,再看她的头顶,以前看似微微鼓起的包现在也越来越明显,好像有什么要长出来。

        房间内寂静无声,期间江林短暂停下来一次,当然并不是无法忍受,而是苦修中让他产生了一种自虐的感觉,直接拿出一枚锻体丹服下。

        要知道锻体丹对于很多修士而言并不是这么服用的,而是要调配数种药物使用才能缓解用药后的锻打之痛。

        但江林已经不重要了,这就好比已经挨了无数刀,也不差再来一下了。

        就这样一年多以后,禁制的波动把江林从修炼中唤醒,他收工之后撤去禁制,看见殷怀意正在门外驻足等候。

        看到江林,殷怀意赶忙说道:“江兄,你在忙什么,赵执事传唤我等前往传功殿等候派发的十年大考任务。”

        江林听的一愣,心里一算时间暗道该死,把这件事抛在后面忘的死死的。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