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逸文学 > 末日从噩梦开始 > 第1135章 果然有线索

第1135章 果然有线索

        这里看上去就是一个只剩下几件家具的民居,二层一共有三个房间,一层有两个房间,不过大部分房间都是空的,只有摆着画的房间里有沙发和镜子。

        问题来了。

        如果其他屋子里也有家具,那没什么,但其他屋子里空空荡荡,只有这个屋子里有,那很明显不正常。

        这些东西是故意被留下来的。

        林默开始检查沙发。

        从外表看不出什么,那就拆开,看看里面有什么。

        虽说沙发坐的很舒服,但林默还是残忍的将其肢解,然后发现里面果然内有乾坤。

        “我去!”

        看到沙发里面的东西,就算林默也是直接愣住。

        里面居然蜷缩着一具尸体。

        为什么确定是尸体,那是因为林默见过太多尸体,现实世界里死掉的人,在噩梦世界里实际上还活着。

        只有在噩梦世界里也死了的,才能被林默称之为‘尸体’。

        那是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生机,只有死气。

        这玩意儿靠近就可以用鼻子闻出来。

        而之所以之前林默没闻出来,是因为尸体身上贴着一道符篆。

        符篆封住了那种死气。

        将符篆揭下来,就像是打开了鲱鱼罐头一样,那味儿立刻就上来了。

        虽说是尸体,但一点都没有腐烂,甚至可以说皮如宝玉,恍若活人,林默上手摸了摸,皮柔筋软,哪个像个尸体?

        “奇了怪了,老哥他干嘛把个尸体藏这儿?这是谁的尸体?”

        林默仔细辨认。

        不认识。

        这就是一个普通的年轻男性,大概也就十七八岁的模样。

        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非要说有,那就是这个尸体非常的干净。

        虽然弥漫着死亡气息,但浑身上下没有任何污物,尸体什么的林默见多了,但像是这么干净如同刚搓了背洗了澡的,却是少见。

        这尸体没穿衣服,熘光,身上没有写字,也没有刺青。

        透着一股子邪性。

        林默盯着尸体,取出一张镇尸符贴了上去。

        甭管是啥,先镇住,这样有备无患。

        或许这也是老哥的意思。

        毕竟老哥是知道自己在九叔电影世界里待了五年的,别的不说,这镇尸控尸的本事,绝对是当世第一,无人能及。

        继续找,看看还有别的线索没有。

        唯一的桌子上没有什么线索。

        即便是被拆了个稀巴烂也一样,那就是一张桌子。

        就剩下画和镜子了。

        林默问袭文君,这镜子是不是有什么特别之处?

        袭文君摇头,说没有。

        表示这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镜子。

        林默相信袭文君对镜子的了解,要说谁最了解镜子世界,那肯定是袭文君。

        接下来查验那一幅画。

        同样没有任何发现。

        似乎就只有一个藏在沙发里的尸体,除此之外就没别的东西了。

        如果这一切都是老哥做的,那对方这是什么意思?

        “老哥那人,如果有什么事肯定是直接和我说了,他没说,肯定有他的原因,他一定在顾忌什么。”

        林默这时候只能猜。

        没法子,线索和信息就这么一点,林默只能根据这些来进行推测。

        而既然是推测,就是有对有错,只能暂时当成一个参考。

        显然老哥是想要给自己传递什么信息,但因为某种原因,又不能直接说,所以搞的十分拧巴。

        一般人到这儿就该放弃了。

        毕竟什么都没发现,线索少的可怜。

        林默却没有放弃。

        至少现在可以确定一件事,是老哥借用了自己的身体,刺杀老赵的事情暂且不提,那如果是老哥做的,对方绝对会给自己留信儿。

        仔细琢磨了一番,林默想起了过去的一件事。

        小时候,他和老哥经常玩捉迷藏。

        当然他们玩的捉迷藏和正常人玩的不一样,因为都在一个身体里,所以不是藏人,而是藏东西。

        身体就像是可以操控的游戏角色,他们各自会在房间里藏一些东西,另外一个隐藏在身体深处。

        藏好之后,就让另外一个控制身体去找。

        这个小游戏陪伴了林默和林渊渡过了一段快乐的少年时光。

        因为玩的多了,所以他们各自的路数也都彼此熟悉。

        就例如林默喜欢将东xz在当时家里沙发的缝隙当中,而老哥,就喜欢把东xz在镜子里。

        林默一愣,随后明白了。

        他立刻起身走到那个镜子旁边,先是观察了一番,然后拿刀柄一戳。

        卡察一声。

        镜子碎裂。

        碎片散落一地。

        然后林默在镜子的背面,找到了一封信。

        上面没几个字,林默一眼就看完了。

        只不过看完之后,林默感觉自己想要知道的问题依旧没有得到解答。

        信上面就一行字。

        “带他来大昆山。”

        林默知道,青鸟省内就有大昆山,显然老哥把通道画留在这里就是为了这个目的。

        信上就这六个字。

        多一句都没有,结果就是林默之前的疑问没有得到解答,现在又多了一个。

        干嘛要去大昆山?

        这大昆山林默是知道的,很有名,在古代那是被称作仙山神山,许多神话故事都和这大昆山有关联。

        本身就有一种神秘的色彩在里面。

        带他去来大昆山,当中的‘他’,指的是谁?

        林默知道这信是留给自己的,那么这个‘他’,目前来看,只能是沙发里的这位了。

        看向那边的尸体。

        林默想了想,手里捏着一道符篆,开口道:“起尸!”

        瞬间,地上躺着的那个尸体直愣愣的就站了起来,像是不倒翁起身一样。

        对方额头上贴着的尸符,这玩意儿可以镇尸,也可以控尸,这对林默来说根本不算什么难事。

        给这尸体套了一件衣服,林默招呼袭文君,迈步往外走。

        袭文君看了一眼尸体,然后从地上捡起一块破碎的镜片,走过去递到林默手里,随后消失不见。

        她进入了镜子世界。

        而只要林默拿着那个镜子碎片,只要需要,她可以随时出来。

        林默往前走,那尸体就跟在后面。

        他打算去大昆山。

        老哥的留言是‘带他来大昆山’,而不是‘去’大昆山。

        这个‘来’和‘去’的意思并不一样。

        来者,大部分是说话的人在目的地,才会用‘来’;而‘去’就不一定在了,所以林默认定,老哥也在大昆山。

        所以这一趟他无论如何都是要走一趟的。

        至于那些疑问,找到老哥,让他当面解惑就行。

        一边走,林默一边拿出通讯器,再次给谢教授打了过去。

        那边很快就接通了。

        “林默,你现在在哪儿?”老谢问。

        林默就告诉谢教授,在哪儿不能告诉你。

        “老谢,你要是信我就给我一点时间,我会把事情查清楚的,另外我想麻烦你一个事儿。”

        “你说!”老谢的声音有些无奈,似乎知道林默不会告诉他位置。

        “老赵和江副局遇害肯定不简单,你帮我查查,他们遇害之前在做什么。”

        “能做什么?都是一些日常工作。”

        “先查一查。”

        “我明白了。”谢教授也不傻,他听出了林默的意思,无论是谁,以林默的样子去杀人,肯定不是闲的没事儿干,必然有其目的。

        总之就是不会无缘无故杀人。

        尤其是老赵这种位高权重的存在。

        对方是什么级别?

        那绝对是国家级别的高层,不管是谁,这么做肯定有原因。

        “林默啊,你这次可是真的惹了大麻烦了,哎,我帮你的话,这让查出来,那我也得倒霉。”

        “老谢,我不能让老赵和江副局他们白死,况且,这和我的清白也有关系。”

        “行了,我懂,你的通讯器别用了,估摸很快就会被监听了,换个方式吧。”

        “我给你写信。”

        “行!”

        林默挂了通讯器,然后用力一捏。

        啪一声,通讯器被捏个粉碎。随即折了个纸鹤,写上谢教授的全名,吹口气,纸鹤拍动翅膀远远飞去。

        这样谢教授有什么事情,直接用纸鹤回信就行。

        林默没有去过大昆山。

        在可可县中寻觅一番,终于找到了一个地图,对比目前所在,发现这里距离大昆山也只有不到五十公里的路程。

        算是很近了。

        不过要走过去也费劲,林默想起来刚才在路上,好像见过有车停在路边。

        试试看能不能开。

        噩梦世界里的车都是现实世界里的投影,有的能开,有的不能开。

        全看运气。

        这次林默的运气不错,车能开。

        钥匙居然也在车上。

        那究竟是运气好,还是这辆车就是老哥故意留下的?

        这个谁也说不准。

        细节林默就不管了,但有车显然就要方便了许多,将那个尸体弄上来,直接开车。

        小面包车晃晃悠悠的上路,沿着漆黑诡异的公路远去。

        公路和周围漆黑的环境已经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尤其是在这种野外的环境里,小面包车如同一艘飘在漆黑大海上的小船。

        仿佛随时会被周围那无尽的黑暗所吞噬。

        除了昏黄的车灯所照的范围,周围只有黑暗和呼啸的风声。

        离开县城之后,路基本上就是笔直向前。

        这符合青鸟省这种地广人稀的地理特征,不过在这种笔直向前的路上开车,很容易无聊犯困。

        林默虽说不困,但无聊是一定的。

        于是他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单手扶着方向盘,另外一只手拖着下巴,一边开车一边思索。

        路很长。

        林默的思绪也很长。

        那个尸体此刻就老老实实的坐在后排,脑门上贴着符篆,一动不动。

        “大昆山,会有什么?老哥干嘛要让我带着这个尸体去那边?这尸体又是什么来路?”

        林默现在疑问太多了。

        “老赵和江副局他们,真的是老哥杀的么?如果是,那老哥为什么要这么做?”

        疑问这种东西,如果很多,而且还都想不通,就会非常烦人。

        现在林默就觉得很心烦。

        因为或许那个信是一个陷阱。

        当然唯一可以让林默欣慰的是,甭管是不是陷阱,林默都有把握应付,这份自信来源于他在三层梦境里的经历。

        来源于补全且经过强化的诅咒序列,来源于电影世界五年的生活,来源于同样经过强化的小雨、月姐和袭文君。

        反正就是脱胎换骨,无论有什么敌人,无论对方耍什么花样,林默都有把握将其碾压。

        当然前提是先找到人。

        正想着呢,林默突然看到前面路上站着一个人正在挥手。

        但想停车已经来不及了。

        要么说开车的时候不能分心,这一分心,遇到紧急情况就容易反应不及。

        这会儿林默就是如此。

        他有些手忙脚乱的想踩刹车,但车头已经撞到了对方。

        一阵巨响,车子一震。

        这时候林默才一脚刹车,刺耳的刹车声中,车子停了下来。

        看了看龟裂的挡风玻璃,以及上面沾着的血和头发,林默打开门下了车。

        前面路上躺着一个人。

        “有没有搞错?这地方哪儿来的人?”

        林默骂了一句,然后朝着前面躺着的那人走过去。

  https://www.71wx.com/22_22460/210150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1wx.com。清逸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71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