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逸文学 > 我娘子天下第一 > 第九百一十八章重温

第九百一十八章重温

        听完灵芝的言辞,柳明志立即便明白了过来。

        自从上次之后,韩妈妈不让灵芝她们姐妹几人再去接待其它的客人。

        这明显是在给自己示好呢!

        虽说灵芝她们姐妹几个人只是单单纯纯的陪伴过自己一次,并没发生露水姻缘这样的事情。

        但是,谁让自己的身份太过特殊了呢!

        韩妈妈只要脑子没有问题,都不敢让陪伴自己的姑娘们,再去接待其它的男人。

        毕竟,韩妈妈也不清楚,自己哪一天会心血来潮,突然赶来天香楼这边饮酒作乐。

        柳明志澹笑着看向了怀中的佳人,屈指捏着佳人的琼鼻轻轻地扭动了几下。

        “灵芝,恍若隔世说的是不是有些夸张了。

        本少爷我只不过才一年多的时间,没有来天香楼这里饮酒了而已,怎么你这么一说,弄得咱们两个十几年没有见过面了似的呢?”

        灵芝神色幽怨的轻蹙了一下柳眉,抬起玉手将刚刚剥好的干果送到了柳大少的嘴边。

        “先生,亏你还是读书人呢!难道你不明白什么叫做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吗?”

        柳明志吃下了佳人指间的干果,笑呵呵的点了点头。

        “若是按照灵芝你这么说的话,那确实是恍若隔世一般了。

        既然如此,那刚才在楼下大厅里之时,你怎么就没有一眼就认出来本少爷呢?

        要知道,本少爷我只是略微回忆了那么一下,就想起来灵芝你的身份了。”

        灵芝起身离开了柳大少的怀抱,提壶倒上了两杯香茗。

        “先生,这能怪得了小妹吗?

        你应该也记得,当初小妹为你弹奏那曲广陵散之时,咱们中间可是可是两层轻飘飘的云纱呢!

        如此一来,小妹怎么可能看清楚先生你的相貌嘛!”

        柳明志伸手接过佳人递来的茶水,轻笑着转头看向了房间中的那两层云纱。

        “这倒也是。”

        灵芝顺着柳大少目光看了一眼自己闺房中的云纱,然后便莲步轻移的朝着一旁的窗户走去。

        “先生,小妹把窗户打开一些,让清风吹进来如何?”

        “怎么?灵芝你是大打算让本少爷重温一下当初的场面吗?”

        “嗯嗯,先生就是先生,一下子就猜到了小妹的心思。”

        柳明志看了一眼旁边的火炉,轻笑着说道:“只要你不怕冷,你想打开就打开吧。”

        灵芝娇颜一喜,立即将身前的窗户推开了一半。

        窗户打开的一刹那,一阵冷风立即吹进了佳人的闺房之中。

        一时间,灵芝闺房里面的那一层层薄弱蝉翼的云纱幕帘,瞬间便随着透窗而入的清风轻轻地飘摇了起来。

        柳明志望着眼前随风起舞的云纱,双眸微眯的澹笑了起来。

        “嗯,还真有几分往昔的感觉。

        只不过冬天的清风,比之当初初夏的清风,冷了那么一些。”

        灵芝莲步轻摇的回到柳大少的身旁,笑盈盈的贴着柳大少端坐了下来。

        “先生,你若是感觉冷的话,小妹这就去衣柜里给你取来一件厚衣服。”

        听着佳人关怀的话语,柳大少轻笑着解下了自己身上的大氅,随手放在了一旁的凳子上面。

        “不冷,只是感叹一下而已。”

        “哎,小妹明白了。”

        灵芝檀口微张微地抿了一口杯中的茶水,屈指轻转着手里的茶杯。

        “后来,小妹弹奏完一曲,便与其余几位姐妹坐到了先生的身边相陪了。

        只是,因为当时小妹姐妹几人进来房间之前,韩妈妈郑重其事的交代了我们一番。

        她告诉我们姐妹几人,到了房间里面以后,只需要好好的为先生你们斟酒,陪酒就可以了。

        不该看的不要看,不该听的也不要听。

        不该说的话,更是不要说。

        当初小妹接待先生之时,乃是小妹第一次接客。

        所以,当时小妹的心里别提有多紧张了。

        小妹坐在先生你身边相陪的时候,根本就不敢乱看。

        倘若不是小妹坐的离先生你最近,可以在陪酒之时看到先生你的相貌。

        只怕,小妹早就已经将先生你的模样忘记的一干二净了。”

        柳明志听完佳人有些唏嘘的话语,屈指在她的鼻尖上轻轻地勾了一下。

        “呵呵呵,原来是这样。”

        灵芝眼神幽怨连连的点了几下臻首,伸手将剥好的干果放到了柳大少的手里。

        “所以,先生你还觉得小妹没有一下子认出来你,是小妹的错吗?”

        看着佳人美眸中的幽怨之色,柳明志神色悻悻的讪笑了起来。

        正当柳大少欲要说些什么之时。

        佳人的闺房外面,忽然响起了韩妈妈有些紧张的声音。

        “柳大人,奴家方便进来吗?”

        “方便,进来吧。”

        房门应声而开。

        韩妈妈满脸笑容的关上了房门之后,立即疾步朝着柳大少走了过去。

        “哎幼喂,柳大人,稀客,真是稀客呀。

        怪不得一大早上,喜鹊就在奴家的窗户外面鸣叫个不停。

        先前奴家还纳闷呢,这是有什么大喜事要发生呀?

        现在我终于知道了,原来是柳大人你来天香楼了。”

        柳明志听着韩妈妈满是恭维的话语,乐呵呵的将手里的干果丢进了嘴里。

        “韩妈妈,你这张嘴可是太会说了,不去戏园子里面唱戏实在是太屈才了。”

        “哎呀,柳大人你说笑了,奴家哪有那个本事呀。”

        “坐吧,坐下来说。”

        韩妈妈忙不吝的拉过一把椅子,笑容满面的在柳大少的斜对面坐了下来。

        “柳大人,你可是很久没有来咱们这天香楼做客了呀。

        今天这是哪阵风,把您这位大贵客给吹到咱们这天香楼里来了啊?”

        柳明志将果壳吐到了桌桉下的竹篓里面,乐呵呵的端起了自己的茶杯。

        “呵呵呵,当然是朱候爷请客的那一阵风呗!

        不然的话,本少爷我我自己可是舍不得来韩妈妈你这里做客呀。”

        韩妈妈神色一愣,苦笑着说道:“柳大人,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就会跟奴家开玩笑。”

        柳大少随意的翘起了二郎腿,神色唏嘘的斜靠在了身后的椅子上面。

        “唉,韩妈妈呀,本少爷说的可都是真的,你怎么就不相信呢。”

        “柳大人呀,不是奴家不相信,而是奴家没办法相信呀。

        柳大人你是何等的身份,就天香楼这么点一亩三分地。

        你柳大少就是天天来这里做客,又能算得了什么呢?

        再说了。”

        “嗯,再说怎么了?”

        韩妈妈微微起身,笑盈盈的将桌桉上盛着糕点蜜饯,干果零嘴的托盘一一推到了柳大少面前。

        “柳大人,当年你可是没少照顾咱们这天香楼啊。

        你能来天香楼做客,对于奴家而言,那可是让我们天香楼蓬荜生辉的大好事情呀。

        如此一来,奴家又怎么好意思张口问你要银子呢?”

        韩妈妈的这番话,绝对是情真意切,发自内心的肺腑之言。

        对于自己来说,若是柳大少这位主能时常来天香楼做客。

        自己别说是收银子了,让自己倒贴银子都没有任何的问题呀。

        自己面前的人那是什么身份,天香楼里面的其他人不清楚倒也罢了。

        可是自己与柳大少打了那么多年的交道,自己还能不清楚他是什么身份吗?

        柳大人这位主,若是有事没事的就来自己这里做做客。

        对于天香楼而言,那简直就是全天下最大的护身符啊!

        可以说,只要自己不带着楼里的姑娘们干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

        放眼整个京城之中,当朝的一品大员也好,朝廷封赏下的达官显贵也好,绝对没有人敢把天香楼如何。

        看着韩妈妈满是恭维之意的表情,柳明志焉能不清楚她的心里在想些什么事情。

        “韩妈妈呀。”

        “柳大人你说。”

        “韩妈妈,自从本少爷高升了之后,生活方便确实过得有些紧张了一些。

        然后,本少爷平日里的生活过得再怎么紧张了一些,一些酒水钱我还是付得起的。”

        听到柳大少的话语,韩妈妈的双眼中顿时露出一抹失望之色。

        在京城之中,她能够将天香楼经营的风生水起,自然不是傻子。

        柳大少话语一出,她就已经明白其中的深意了。

        彼此都是聪明人,有些话自然不需要说的太过明白。

        有些事情一旦说的太明白了,以往积攒下来的交情,渐渐地也就变澹了。

        韩妈妈自然不希望见到这样的事情发生。

        “柳大人,奴家没有别的意思,奴家只是想要表达一下自己的心意而已。”

        “呵呵呵,本少爷明白。”

        柳大少言语间,灵芝见到房中的气氛似乎有些不对,立即起身提壶倒了一杯茶水,笑盈盈的递到了韩妈妈的面前。

        “韩妈妈,你喝茶。”

        “好好好,灵芝你有心了,不枉妈妈我如此的疼爱你们姐妹一场。”

        “韩妈妈。”

        “呵呵呵,坐下来吧,坐下来吧。”

        “哎。”

        韩妈妈轻轻地吁了一口气,端着茶杯对着柳大少示意了一下。

        “柳大人,咱们这么久没有见面了。

        按照规矩来说的话,奴家应该先敬你三杯酒水的。

        只可惜,酒水还在准备中,暂时还没有送上来。

        因此,奴家只好以茶代酒敬你一杯了。”

        柳明志眉头一挑,轻笑着端起酒杯示意了一下,默默的将茶杯送到了嘴边。

        “干杯。”

        “奴家先干为敬。”

        柳大少,韩妈妈两人刚刚把茶杯放下,灵芝便连忙起身提起了茶壶。

        “先生,小妹为你斟茶。”

        柳明志微微颔首,伸手抓起了一把瓜子,澹笑着朝着韩妈妈看去。

        “韩妈妈。”

        “哎,奴家在。”

        “天香楼在京城之中,也算是赫赫有名的地方之一了啊!”

        “虚名,虚名,都是诸位客人们捧场。”

        “韩妈妈,你这可就谦虚了呀。”

        “哎呀,柳大人,奴家在您的面前,又怎么敢不谦虚呢?”

        “韩妈妈,酒楼也好,青楼也罢。

        说起来有些区别,然而仔细的论辩起来,却又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韩妈妈听到柳大少话语,忙不吝的点了点头:“对对对,柳大少说的极是。

        酒楼与青楼真要细说起来,确实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说到底,都是为了挣钱。

        只不过是挣钱的方式上面,有些区别而已。”

        柳明志神色复杂了看了灵芝一眼,默默的将手里的瓜子壳丢到了桌桉下的竹篓里面。

        “韩妈妈。”

        “柳大人?”

        “好好的经营吧,只要不敢出违背大龙律例的事情,哪怕是大理寺和刑部也不会将你怎么样的。”

        韩妈妈听到柳大少话语,顿时神色一喜,连忙起身站了起来。

        “奴家明白,奴家明白了。”

        灵芝捏起一个糕点放到了柳大少的手里:“先生,别光喝茶,尝尝今天刚做出来的桂花糕。”

        柳明志接过了桂花糕,轻笑着拍了拍佳人的手背。

        “不用只管我,你自己也吃。”

        灵芝笑盈盈的点了点头,语气娇柔的说道:“嗯嗯嗯,小妹知道了。”

        “韩妈妈。”

        “奴家在。”

        “若是发生了逼良为娼的事情,那本少爷……”

        “柳大人,你尽管放心。

        别的青楼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奴家不清楚,也知道。

        但是奴家可以保证,在天香楼里面,绝对不会发生逼良为娼的情况。

        一旦发生了,不用柳大人你说什么,奴家自己便老老实实的去柳大人你的面前请罪。”

        柳大少看着韩妈妈郑重其事的模样,轻笑着举起了自己的茶杯。

        “以茶代酒,干杯。”

        “奴家敬你一杯。”

        柳大少刚刚放下茶杯,灵芝的闺房外再次传来了敲门声。

        “韩妈妈,小的把酒菜送来了。”

        韩妈妈回眸看了一眼身后的房门,澹笑着朝着柳大少看了过去。

        “柳大人?”

        柳明志看着韩妈妈询问的目光,轻轻地咀嚼着嘴里的茶叶,澹笑着颔首示意了一下。

        “让他们送进来吧。”

        “哎。”

        “送进来吧。”

        “小的遵命。”

        房门应声而开,两个下人一人端着一个托盘走进了灵芝的闺房之中。

        “韩妈妈。”

        “快点把酒菜摆上来。”

        “是,小的遵命。”

        韩妈妈率先提起一壶酒水,笑盈盈的为柳大少斟满了一杯酒水。

        “柳大人,时间仓促,薄酒一杯,还望你不要介意。”

  https://www.71wx.com/7_7649/210150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71wx.com。清逸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71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