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咱的武功能升级最新章节列表 > 第128章 神龙之子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128章 神龙之子

目录 下一章 →
    天域十九州,有一个精壮男子站在高山之巅上练武,只见他足下一踏,便是山摇地动,拳头一挥,便是风云变幻。

    可是跟他表现出的如此气势不符的是,他有一个十分娘气的名字,因为在他出生之前,他已经有了八个哥哥却没有一个姐姐,所以在他还未出生的时候,他爹就给他取好了一个名字叫花九娘。

    花九娘出生的时候,他爹很失望,可是却没有给他改名字,反而是想好了一个花十娘的名字,于是花九娘就有了一个叫花十娘的弟弟。

    小的时候,花九娘因为名字没少被别人笑话,不过没关系,现在已经没有人敢笑话他了。

    “哈哈哈………”

    花九娘耳边传来一阵笑声,他立刻停下练拳侧耳倾听,听了半天之后,他眉头一皱,大骂道:“云长溪你个王八蛋,花那么大的力气万里传音,就为了让我听你大笑一声?我看你是皮痒了吧!”

    传承久远的清虚宫内,一位白发白眉仙风道骨的老人正在闭关打坐,可是真正了解他的人却知道,他此时哪里是在打坐练功,明明就是在偷听自家女弟子在洗澡。

    甄不虚好色却不贪淫,他好的是人间之色,寂寞的久了,这些年轻的女弟子们,总能让他想起自己年轻的时候,那时候虽然练功很苦,还总被人管着,可是师姐真的好美。

    哪像现在,高高在上孤家寡人一个。

    高处不胜寒,何似在人间。

    甄不虚很想回到过去,问一问师姐,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可惜一切早已尘归尘土归土,清虚宫虽然是顶级门派,高手无数,但是从域外生灵入侵活到现在的,也就剩下他甄不虚一个人了。

    这个人啊!一旦活得太久看过了风花雪月人间百态也就越来越不不像人了,他能做的也就是看看那些弟子们的青春,回忆一下往事,让自己最后一丝人性不会丧失。

    “哈哈哈……………”一阵笑声在甄不虚耳边响起,他也是侧耳去听,却没有了后续。

    “这小家伙,不知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希望是我老人家没见过的。”

    这世间敢称云长溪为小家伙的恐怕就他甄不虚一个人了,就这还有点倚老卖老的嫌疑。

    ………………………………

    范剑很快就把还留在龙山寨的所有人都给迁移到了龙城,因为云先生对他说过的这句话,深深印在了他的心底,一刻不把这件事做好,他就一刻不得安宁。

    如今的龙城已经比龙山寨好上不知多少,范剑也不是没有想过把自己老娘他们接来享福,只是龙城局势不稳,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所以他才把老娘他们暂时留在了山上。

    “小二,这房子可真大真漂亮啊!”范大娘一路看,一路瞧,脸上笑开花。她何时住过这样的房子,在山上的时候虽然不愁吃喝,床下也堆了一大堆银子,可是银子在山上跟石头没什么区别,哪有眼前这座漂亮大房子给他的震撼大。

    最主要的是,儿子住上这么大的房子,说明儿子出息了,他怎么能不高兴。

    看到老娘高兴,范剑自然也跟着高兴,心里那一点点的担心也慢慢消失。

    “哇哇…………”

    “滴滴…不库……”

    大嫂怀里出生没几个月的孩子突然哭了起来,话还说不清楚的范小鸟赶紧出声安慰。

    范剑大喜,一把把她从地上抱起来说道:“你个小机灵鬼,还会哄弟弟了啊!”

    黑龙山上,空荡荡的龙山寨里,出现了一个气质飘然不似凡俗之人。

    他跺一跺脚,喊到:“喂,小家伙,出来受死了。”

    然后就是地动山摇,脚下之地迅速升高,不一会儿,一只身长近一里路的大鳌越土而出。

    云长溪站在大鳌背上稳如泰山,丝毫不见惧意,对他身边鳌背上那些看着就吓人狰狞骨刺根本就是视而不见。

    “该死的人族,你是怎么发现我的?”大鳌完全从土里爬出来以后,立刻开口质问,声音犹如天上的响雷。

    “你沉眠龟息隐藏自身的天赋神通虽然神异,但终归是有迹可循,吸收龙气之时,难免让自身的真龙血脉变得活跃,吓得四周开了灵智的妖族根本不敢靠近你分毫,这样本来也不至于暴露你,毕竟不是有人时时刻刻盯着黑龙山。

    可是陷入沉眠的你,为了不被发现,也屏蔽了自身对外界的感知。

    这让你没有发现一群山贼把你当成了避难所,来躲避其它妖族的攻击,从而暴露了你的位置!”

    云长溪侃侃而谈,为大鳌解开了心中的疑惑。

    可是大鳌可没有什么感激之情,人妖殊途,见了面大多数时候唯有拼死而已。

    “发现了我又怎么样,我如今离着真龙之躯体只有一步之遥,万法难以沾身,任你有天大的本事,又能奈我何?”大鳌语气嚣张,丝毫不把云长溪放在眼中。

    云长溪却也不恼,不知从哪里取来一把扇子给自己扇风,姿态潇洒至极,嘴里轻轻反驳到:“这事却是你想错了,世间真龙无不起于微末,而你是真龙之子,血脉浑厚,虽然天生就强大无比,却终难踏出那最后一步,看似差之毫厘,实之谬以千里,终你一生,你也只能是那神龙之子。”

    “不,我不信,我不信…………”大鳌突然暴怒,身体连连摇晃,引的地动山摇,山崩地裂。

    “其实你心里已然是信了的,要不然也不会如此动怒。

    龙族便是如此,天下之大却绝不可能出现两条同宗同源的真龙,真龙之间也产生不了子嗣,虽是如此,真龙却依然不忘繁衍,把血脉传承下去。而你身为真龙之子,身上注定带着血脉桎梏,除非你的父亲神龙“帝一”身死,否则你绝无一丝一毫成为真龙的机会。

    说来可笑,你虽然天生强大,力大无穷,搬山移岳只在一念之间,可是却不如一条血脉稀薄近乎于无的鲤鱼,至少它们还有跳过龙门,化身真龙的机会,而你一辈子就只能是个龙鳌,说的好听点是神龙之子,说的难听点就是个龙族杂种。”

    云长溪要的就是激怒这头龙鳌,要不然它一心想走的话,他还真不敢说能够稳稳留下它,所以他立刻在龙鳌的怒火中浇上了滚烫的热油。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