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剑魁最新章节列表 > 九十:六部剑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九十:六部剑

目录 下一章 →
    从衙邸出来时已是夜中,李不琢肩上箭伤已包扎好,沿街灯火黯淡,回到租住的院子里,只见三斤在门口等着,小声责怪道:“听他们说你今天受伤了,河东县的案子连那个张笃事都不甚上心,你干嘛这样拼命,是哪里伤着了?”

    李不琢说声不妨事,便进屋拔出酒囊塞子灌了一口酒,觉出酒味寡淡似水,一口气喝光,囊口朝下倒了倒,又在耳边晃了一晃,这才发现那颗酒珠已经完全化掉。

    在床头屉里翻出木匣打开一看,里头静静躺着的小精元丹还剩十枚。

    新封府那边的营生由郭璞管着,每七日都会寄来分红,一次比一次多,上一次是三金铢,酒庄村民回来后,收割了新一波粮食,也渐渐开始有了营利,加上之前姚堪留下的二十金锞,近期李不琢是不缺钱用了。

    服下一枚小精元丹,李不琢取了一角蜃楼香在蒲团前的香炉里点着,打坐调息,内视中神火游梭于经脉之间,内炁逐渐充实,约莫小半个时辰过去,白日那场激斗的消耗就已恢复过来。

    之后,李不琢开始审视自身修为。

    内视之中,已又六道正经贯通,临泣与公孙两条奇经也基本贯通,只要再过两月,小精元丹供应不断的话,就能将剩下六道正经与列缺、后溪两条奇经贯通,达到坐照境圆满。

    “可惜没有其余四道奇经的修习法门,不过我有贯通四条奇经的基础,已经不输高门后辈,今日若非我打通了奇经,在那人的飞剑下也活不下来。”

    心中一动,李不琢睁开眼,拿出今天从那人尸体上摸出的书册。

    书册封皮无字,一翻开,淡淡血腥气扑面而来!

    只见黄色书页泛着淡淡的油脂光泽,字迹扭曲如同虫爬,偶尔还沾着已变成黑色的血迹!

    “剑谱?”

    李不琢看见书页上的内容,是一幅幅图画和文字。

    一幅图画是一人把剑供奉在神龛中,跪地叩拜,画旁是那人口中念诵的咒诀。

    随后抽出剑时,眼放精光,割开手指,将鲜血涂抹于剑刃上,随后盘膝坐地,将剑横置在两膝上,观想剑中神灵的存在。

    炼剑完毕,恭敬将剑归入鞘中,对剑鞠躬,并念归剑咒。

    此为剑谱的第一部分,剑谱的第二部分文字多了起来,是提升剑之灵性的方法,其中写道:“此剑必须开刃沾血,以杀生之剑为佳,杀生愈多之剑,灵性越足,也越难掌控。”

    接下来,就是用剑杀虫鸟,杀牲畜的图画,配有摄取生灵血魄的咒诀,到最后,就是杀人,并摄取三魂七魄的咒诀。

    炼剑期间忌与女人同房,甚至不可与其有任何身体接触,书册中写到剑成之时,心念一动,剑体便能自行离鞘杀人。

    书册的最后部分,才提及这部剑谱的名为六部剑,分:“蛟腾、燕返、惊鸿、残心、丧魂、剑冢”六式。

    “这剑谱真是邪性,按这样的练法,人反倒像是剑的奴隶。”李不琢喃喃自语,响起今日那男人催动飞剑时,自身精血消耗极大,这剑谱中对催动飞剑时的精血消耗却只字未提,不知是撰述人有意为之还是怎么。

    “虽然邪性,这剑谱却真是厉害,按典籍记载,各家炼气士修至宗师境界开始凝练神魂才能驭器,那男人显然不是宗师,却能驭器,打得我毫无还手之力。”

    当即起身,拿出那柄薄如蝉翼的小剑,小剑暗青色的剑身已布满缺口,且透着一股奇妙的枯萎气息,好像这是一片本来有生命的叶子衰败了似的。

    又拿出惊蝉剑,剑身中部多出了一个绿豆大小的缺口,不禁一阵心疼,修复兵器比打造还难,何况这柄剑工艺特殊,恐怕铸剑的折龙子复生,也难以修复,除非找到技艺更高超的宗匠。

    想到这里,李不琢心中一动,河东县那个隐居的盲匠,应该是出身于前朝内务府,才会打造龙雀刀镡,他有此出身,不知道能不能修复惊蝉剑?

    李不琢棉布蘸油将惊蝉剑擦拭一番才搁下,把那柄小剑放在掌中翻来覆去打量着。

    河东县藏书大库中最精妙的剑谱就是那一套细雨剑,此剑能发挥出公孙临泣二脉的威力,堪称坐照境中上乘剑术,但今日用来对敌,比起这能提前驭器六部剑来说还是差远了。

    目光瞥向被搁在身边的书册,李不琢心想:“按书里所说练剑第第一步是存神观想,这小剑中应该有那男人观想炼出的剑灵,若能为我所用……”

    略一沉吟,李不琢取来黄纸,火盆,线香。

    把小剑横放在桌上,在火盆里烧黄纸点燃线香,鞠了一躬,插在小剑前的香栅中。

    按书中图画,这一步要在剑前叩拜,李不琢却心知这是为了在练剑者心中植入奴性,在练剑之前,就确立人与剑的尊卑,这样炼成的六部剑,人为剑奴,最终会反受剑灵钳制。

    按说这剑谱重在培养剑灵,而剑灵诞生于炼剑者的精神意志,不说练剑者比剑灵更高一等,起码也得是个“平辈论交”。

    这剑谱培养剑灵,让炼气士能提前驭器的法门十分精妙,撰述人至少有宗师境界,但李不琢揣测,贯穿整本剑谱的“剑高于人”的理念,纯粹出于撰述者的恶意,其中真正有用的,就是以咒诀符箓为主的培养剑灵之法。

    所以李不琢省去叩拜那一道功夫,是向小剑里可能存在的剑灵展露态度。为什么上香鞠躬,也是向那剑灵表示诚意。

    接着,李不琢低诵咒诀,其中多有些“戮骨焚心”之类的词句,在这静室中回荡着,若有人听到,恐怕会毛骨悚然。

    而这字眼发音连贯起来,却形成一种奇妙的震动,让内炁不由自主运转起来,李不琢的精神也仿佛凝聚成一道桥梁,从眉心探出,连接着小剑剑身。

    李不琢念诵半晌,便取小剑与右手,划开左手食指,低喝一声:“请剑灵现身!”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