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剑魁最新章节列表 > 九十一:伏击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九十一:伏击

目录 下一章 →
    只是划开一道浅浅的伤口,殷红鲜血却立即从伤口中流出,浸润小剑暗青色剑身,填满裂纹缺口,整柄剑仿佛又完好无损了,泛着诡异光泽。

    仿佛因为那咒诀之故,李不琢意识一阵恍惚。

    桌上烛火蛇似的升腾起来,铜猊香炉映着烛光,软成一滩,桌椅、书橱都融化似的扭曲变形。

    一道模糊的虚影钻出小剑,有四肢,类似人形,看不清五官,身上像是披着件袍子。

    “你见我何不叩拜?”

    渺渺的声音从它胸腔中传出来,语气威严,仿佛天生就高人一等,而非狂妄自大。

    李不琢意识恍惚,隐隐觉察出是被咒诀拉入精神世界,才能和剑灵交流,也不刻意挣脱这种状态,说道:“要我叩拜,你担当得起吗?”

    虚影对李不琢的态度颇为不快:“若我能让你习得今日险些让你丧命的飞剑之术,你还不诚心侍奉我吗?”

    李不琢笑了笑,没回答,起身拿拔出惊蝉剑,对着小剑剑身一剑砍下!

    虚影惊呼一声,阻止道:“住手,你敢毁我寄灵之所!”

    李不琢手一顿,惊蝉剑剑刃停留在小剑剑身上方两寸处。

    “你再弄不清楚形势,我索性让你神魂俱灭,再养个听话的。”

    那虚影一时沉默不语,李不琢提剑一砍,铛一声,小剑薄如蝉翼的剑身上又多出一道裂纹,虚影终于慌张道:“我依你还不行么!”

    李不琢这才收剑,点点头:“回去吧。”

    虚影如获大赦,钻回小剑之中。

    一时间,李不琢眼前一花,周围的诡异景象瞬间复原,桌上烛火静静燃烧着,火光明亮而稳定。

    “这剑灵虽口头上归顺我,心里怎么的却不知道,不过有它在,我就省去了许多祭炼的功夫,只要稍稍祭炼一番,这柄剑就能直接派上用场。”

    这六部剑与其说是剑术,其实对炼剑者自身没有丝毫提升,纯粹是祭剑的法门。

    李不琢便把小剑放在掌心,默诵咒诀,自身精神与内炁都渐渐消耗,似乎被灌注于小剑中。

    一个时辰过去,李不琢收功时,小剑裂纹里血迹干涸,却不见一丝痕迹,似乎都被剑身吸收了。

    “这剑与我似乎有了心神相连之感。”李不琢心中一动,也不急着尝试,默诵了一遍归剑咒。

    在剑谱里这一步要对剑鞠躬,但抛去这层仪式,真正有用的只是那归剑咒,可以助剑灵安定精神,稳固灵形。

    念完咒,李不琢心念一动,轻声道:“起!”

    小剑嗡嗡一震,倏然飞起,悬停在李不琢身前。

    李不琢却忽觉眉心刺痛,那小剑蛇信似的一探过来!

    “真要找死?”李不琢一睁眼,把精气神提升到巅峰,不闪不避,反而身子向前微倾,目中仿佛有神光乍射,逼视剑身。

    小剑一滞,畏惧般向后一缩。

    李不琢缓声道:“你若听话,我也不会亏待你,每七日用猪羊各一头的精血饲喂你如何?你前任祭剑之人以死,我纵使不毁了你寄灵的剑胚,你无法与他人沟通,也终究会灵性消散而亡。”

    小剑嗡嗡一震,李不琢察觉到其中传来一股意念,不成文字,他却心领神会,知道这剑灵对“饲喂”一词颇为不满,但对七日猪羊各一头的筹码勉强接受。

    “你接受便好。”李不琢点点头,忽的手掐剑诀,低喝道:“蛟腾!”

    小剑忽的平地拔高一丈,乍然消失。

    李不琢眼里没了剑影,只见窗纸破开了一道细细的豁口,感知中,那小剑已在窗外。

    心念一动,李不琢收回小剑,轻舒一口气。

    刚才这一剑,便耗空了他一成内炁,以他的如今的修为,全力施为,能连用八次飞剑,就要油尽灯枯。

    六部剑中,杀敌之术便是蛟腾、燕返、惊鸿三式,至于残心、丧魂、剑冢则是式如其名,分别是献祭自身心血、魂魄、性命,强行提升飞剑威力的秘法。

    那红袍死时神色衰败,伤口里都没能流出多少血,多半就是动用了后三式秘法。

    …………

    次日,李不琢怀里揣着小剑,腰佩惊蝉剑,一身便服出了门,临走时交代三斤今夜要晚归了。

    这回去铸炼司外伏击前朝余孽,李不琢未带鹤潜跟应十一,县里精兵配合默契,人带多了,助力反而不大,还容易暴露。

    卯正,天色未亮,一行人马出了河东县。

    往日巡查县周的人马分为有两队,一队三十人,轮流出阵,分别由巡查笃事张金岳和县里功曹王端领班,今日,出城的人马零零散散,但这时候天半黑着,根本没人注意到,出城的人马由三十人增多到了五十人。

    到南郊时,人马便分成两拨,一拨向铸炼司开进,张金岳仍领着原来的三十人马,按往日计划巡查去了。

    李不琢骑着那匹黄棕马,就跟在开往铸炼司的二十人马中。

    这二十人是县里精兵,与李不琢一般,都是上过战场,杀过人的,众人皆不带火器和机关臂,只带着不太引人注目的冷兵器。

    在离铸炼司十里开外官道旁的驿站里,众人都下了马,脱兵服换上便装,接着三两搭伙,或是只身独行,向铸炼司走去。

    铸炼司建在牛毛山铁矿里。

    牛毛山大半山体被挖空,三丈高的巨型墨师机关兽在裸露的矿床上寻索挖掘矿石,构造复杂的精钢栈桥沿陡峭山壁盘旋而上,数个小山般大小的熔炉房里不断传来嗤啦冷却声,水汽混杂着浓烟滚滚冒出。

    山下有零星的铁甲兵身背火器巡逻,但态度闲散,毕竟这地方从来没有不长眼的敢来闹事。

    山脚南面半里设有店铺对外出售生铁,有河东县的匠人拿匠人凭证,拉着牛车过来运走一车车生铁,往东半里外,是一处飞台,可供机关飞船降落。

    有几个县兵就装成买铁的匠人进了铸炼司,而李不琢和其余人等就隐藏在飞台旁的山坳边,铸炼司向府城输送铁材钢材,都是凭借墨师机关船,前朝余孽要动手,也只能选在飞台。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