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剑魁最新章节列表 > 二百一十三:夺剑之争(上)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二百一十三:夺剑之争(上)

目录 下一章 →
    参天古木重叠掩映,不见天日,更是瘴气四起,让人辨不清方向。陈阆真却仿佛对地势了若指掌,在林间纵跃,脚步丝毫没有迟疑,行得片刻,便有八人出现在前方。

    八人中为首的男人,正是陈氏族长,也是陈阆真的生父陈阳朔。

    陈阆真将升邪剑呈给陈阳朔,陈阳朔接剑一看,只见此剑通体玄黑,隐隐泛着暗红色,剑身上錾刻着“升邪”二字,随后目光移至陈阆真脸上,感慨道:“苦了你了。”

    陈氏谋划此剑已二十余年。

    陈氏前朝乃郡望之族,新朝立后,陈阳朔的祖父一辈便知道门祚将衰,至陈阳朔接任家主之时,便开始谋夺升邪剑,欲图谋陈蜇龙的衣钵。二十余年,陈氏遍寻陈蜇龙百年之间游历十六州所留下的踪迹,整理出《易·龙图》残章,每隔几年,便派人挑战剑冢,暗中摸清剑侍的剑道路数。

    而自陈阆真打娘胎里生下来,陈阳朔就有心将他培养成“蜇龙真君转世之身”,让他自幼钻研陈氏搜罗的易龙图残障,学习陈蜇龙的玄法理念,又让他从小模仿陈蜇龙的言行举止,便是为了将来让陈阆真在剑侍面前伪装成真君转世之身。

    不到十岁,陈阆真便对陈蜇龙的一切事迹了然于心,甚至一度以为自己便是真君转世。到后来才醒悟,但醒悟之时,他已摆脱不了陈蜇龙的影子。

    将升邪剑收好,陈阳朔向陈阆真来的方向看了两眼,见无人跟来,面色微沉:“他们都没能脱身?”

    陈阆真深吸一口气,低声道:“那方氏老祖被命灯困在剑冢中不假,但我夺剑之后,他竟毫不顾惜自身性命,拼着神魂俱灭,强自走出剑冢斩了一剑,为护我出逃,一人直接被那剑意斩死,还有二人也身受重伤,拖住另外两名剑侍……”

    陈阳朔眉头微皱,本来支援陈阆真的那三名陈家高手的修为境界就与那两名剑侍相差不多,被方氏老祖杀了一人,剩下那两人重伤,眼看也是没希望逃回来了,不禁叹了一声:“玉成、子濯……可惜了。”却没有回头救援的意思。

    按原本的打算,陈阆真若能瞒过剑侍,不露破绽,真正伪装成陈蜇龙转世,自是最好。但陈阆真没瞒过方氏老祖,被他识破,这也在谋算之中,便要动用到陈阆真从十岁就养着的那一件用于施展寄杖之术的替身傀儡,至于那三位陈家高手去支援陈阆真,自身也已作好伤亡的觉悟。

    “此地不宜久留,走!”陈阳朔吩咐众人。

    一行人施展身法,朝北面山麓下掠去。他们早已安排好退路,只要离开沂幽山,整个陈家便会从幽州消失。

    虽然经此一役,陈家声名将会一落千丈,不敢出现于人前,只能举族隐姓埋名。

    但得到了升邪剑中的半圣衣钵,只要倾尽资源培养出一名半圣,一切问题自会迎刃而解,届时天宫不会追究,那幸存的几个剑侍也掀不起什么风浪,再过十几年,只要有半圣坐镇家族,便不会有人提起陈氏谋夺升邪剑的事,而陈氏也能一跃成为顶尖世家。

    ………………

    惊闻剑冢生变,方氏也再顾不上隐藏剑冢所在。

    众人来到沂幽山深处,便见到了乱石之中躺着的陈家高手的尸体,而方藏鱼与方阿含斩了两名陈家高手,又去追踪陈阆真未果,此时已回到剑冢之前,将方氏老祖遗骸掩埋。

    受邀参加剑冢观礼的众人不禁议论纷纷。

    “陈阆真好歹在府试得了第三,竟然会做出这等事,岂不是自毁前途?”

    “陈氏竟敢如此破釜沉舟,夺走升邪剑,眼下剑侍追踪无果,恐怕真他们得了升邪剑中的传承……”

    李不琢听着旁人议论,想起往日见到的陈阆真。能瞒过剑侍,陈家谋划一定极深,难怪蛛楼游春时陈阆真眉宇间隐郁气,原来心中压着这么一件事。

    那边方藏鱼跪在方氏老祖的遗骸之前,目中泪光闪烁,咬牙切齿,他练剑伤到自身,本以为真君归来,心中暗喜,却不料遭到陈阆真重重一击,心情大起大夫,恨不得将陈阆真挫骨扬灰!恨恨道:“我定将那陈阆真带回此处,剥皮抽筋,以慰老祖之灵!”

    他身边的方阿含沉声道:“此事耽搁越久,他们藏得越深,但凭我们人手不多,恐怕追踪不及。”

    方藏鱼压下怒火,对方既敢如此行事,定有万全准备,他们刚跟丢了陈阆真,错失最好时机,眼下情形已经十分不堪,恐怕只能派人去上报天宫求援,同时拜托在场受邀观礼的众人帮忙搜寻陈阆真的踪迹了。

    方藏鱼正要方阿含去求援,自己留在沂幽山,方阿含却道:“你怒火攻心,还是我留在此处调度,你去求援吧。”

    方藏鱼深吸一口气,略微平复心情,知道方藏鱼说得有理,当即离开沂幽山。

    而方阿含则来到众受邀观礼之人面前,拱手道:“邀请诸位过来本是观礼,却不想,出了这样的岔子。那陈氏谋夺升邪剑,胆大包天,此事已上报天宫。但眼下远水不解近火,剑冢人手短缺,还请诸位相助,追踪奸人踪迹,事后不论能否建功,我方氏一族都有重谢!”

    当即有人说道:“前辈不必多礼,陈氏如此作为,也是不把我等观礼之人放在眼里,我愿出力。”

    “我愿出力。”

    “我也愿意出力,定将陈阆真擒回。”

    众人纷纷出声。

    李不琢却心中一动,两步靠近旁边的方泰柯,低声道:“我以为向天宫求援不妥。”

    方泰柯虽一直面瘫,却将剑柄攥得极紧,手心冒汗,压低声音回问道:“怎讲?”

    李不琢道:“升邪剑是蜇龙真君所有之物,真君身故,便是无主。你方氏一族镇守剑冢,升邪剑不落于旁人之手还好说,但如今神兵失落,到时落到天宫来人的手里,又有什么理由将此剑归还于剑冢?传闻这剑里可是有半圣衣钵的。”

    方泰柯一怔,如梦初醒。他虽不常接触外人,却也不是完全避世,知道李不琢所言非虚,当即说道:“去传信的是我三伯,我去拦他。”

    李不琢又拦住方泰柯,摇头道:“眼下升邪剑还失落在外,不是计较事后得失的时候。天宫要派人过来,至少需要三天。”说着神情一肃,“三天之内,你我要抢在他们之前寻回升邪剑。”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