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第一娇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四章 相似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一百零四章 相似

目录 下一章 →
    大家的目光纷纷落向镇国公。

    四皇子慌了。

    这玉佩根本不是这刺客身上的,是他悄悄塞到刺客身上的。

    可这话,他说不出来啊。

    眼看着镇国公成为众人的焦点,四皇子捏了捏拳不知如何是好。

    镇国公倒是镇定。

    “陛下,臣安排北燕使团离京,可臣实在不知,北燕使团除了进宫那些人外,居然还有这些人。”镇国公抬出一句不知。

    “当日北燕使团入京,是镇国公迎接的,离京是镇国公送走的,现在您说不知道有这些人的存在,估计大家不信。”苏清看着镇国公,道。

    镇国公一绷脸,“陛下,臣问心无愧。”

    “问心无愧有待查证,但失职是真的。”苏清就飞快的补充了一句。

    说完,苏清又道:“今儿要不是我被开了光,挡住了这些恶势力,一旦让刺客得手,谁知道他们在把我当做目标之后,会不会再瞄准陛下。”

    镇国公……

    四皇子……

    众朝臣……

    谁都知道,平阳侯和镇国公有仇,苏清这话,十有**也是欲加之罪。

    可这话,强大的让人无法反驳啊。

    谁敢拿皇上的安危开口。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就这样,镇国公背了一口巨大的锅。

    皇上沉着脸看向刑部尚书,“今儿的事,给朕彻查!”

    刑部尚书立刻领命。

    皇上幽幽瞥了镇国公一眼,“既然是失职,还是该罚,就罚你另捐香火银子三万两吧。”

    说完,皇上走了。

    德妃有心说情却没胆,焦灼的看了镇国公一眼,跟着皇上离开。

    众人一走,四皇子立刻拉了镇国公到一旁,“外公,我错了。”

    镇国公不解看向四皇子。

    四皇子破坏了他的安排,是错了,可四皇子并不知道他今天的安排,为何还要认错?

    见镇国公不语,四皇子又道:“外公,那枚玉佩,是我悄悄塞进去的。”

    镇国公听了,差点一口血喷出来。

    看着镇国公的神色,四皇子惭愧道:“外公,我以为那个刺客,是苏清自己安排的下一个节目,我想搅了她的节奏,才偷放了玉佩好坐实那人就是刺客,没想到,他真是刺客。”

    四皇子声音越说越低。

    镇国公憋在胸口的血,越来越疼。

    等四皇子说完,镇国公虚弱的抬手,拍拍四皇子的肩头。

    “殿下今日做的很对,若非殿下出手,极有可能酿成大错。”镇国公冠冕堂皇又有气无力的说完,头重脚轻离开。

    他错了!

    他真的错了!

    如果当初安排的时候就和四皇子透个信儿,今儿一切都将不同!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四皇子看着镇国公微微弯下去的背影,心里很不是滋味。

    而此时,苏清进了宏光大师的禅房。

    宏光大师一脸慈悲为怀的笑着看苏清。

    苏清在宏光大师对面坐下,“大师,我来拿走红尘物。”

    宏光大师笑道:“法事还要再进行六天。”

    苏清就道:“没关系,我每天都派人来拿。”

    宏光大师笑得不动声色,“好,不过,我们之前的约定,稍微有些变动。”

    苏清蹙眉。

    宏光大师道:“原本,我们说好,大佛寺留下该留的香火,余下的,给紫荆将军。”

    “不错!”苏清道。

    宏光大师笑道:“紫荆将军的那一份,怕是要少拿一成。”

    “为何?”听说要少拿银子,苏清立刻非常上心。

    就在苏清问出为何的一瞬,禅房内室的大门打开了。

    苏清惊愕转头,看着从里面走出来的皇上,苏清的嘴角猛地一抽。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上次,是容恒藏在里面。

    这次,是皇上!

    他们,果然是父子啊!

    苏清立刻起身。

    皇上笑呵呵走过来,“你少拿的那一成,归朕。”

    苏清简直惊呆了。

    见过打劫的,没见过这么打劫的。

    宏光大师笑得风平浪静,朝苏清解释道:“今儿的法事,贫僧事先告诉了陛下。”

    苏清是个聪明人,一听就听出这话的意思了。

    让她这个大活人做法器,毕竟是件大事情。

    宏光大师一人说了不算,得陛下点头。

    陛下是怎么点头的呢?

    后知后觉,苏清恍然明白,为何皇后竟然捐出了凤钗!

    皇后那是要起带头作用,让所有人往死里捐啊!

    你们捐的越多,皇上分的越多。

    苏清震惊又崇拜的看着皇上。

    见过鸡贼的,没见过这么鸡贼的。

    到时候,她爹拿着大家伙募捐的钱去打仗,打赢了,皇上就用募捐分来的钱做奖赏!

    横竖不用自己掏钱啊!

    想到这里,苏清忽然明白皇上为何对镇国公的惩罚是捐三万两银子!

    能入账啊!

    嘴角一抖,苏清忍不住道:“陛下,我爹临走前是不是和您说了什么?”

    临走前……

    这话怎么那么别扭。

    皇上笑得高深莫测,“平阳侯什么都没说,但他不说,不代表朕不知道。”

    苏清顿时想到,上次她偷吃解药被皇上发现的事。

    皇上果然是皇上啊!

    苏清一脚深一脚浅的从禅房出来,直到离开大佛寺,都对皇上崇拜的缓不过神来。

    福星跟在苏清一侧,问苏清,“主子,那人真的是北燕刺客?”

    苏清摇头,“怎么可能,要真是北燕刺客,早动手了,还会等到今天。”

    她做法器的事是她临时想出来的,北燕刺客绝不会事先得了消息。

    “那怎么身上有北燕的玉佩啊?”福星不解。

    苏清摇头,“我也不知道。”

    她只知道,镇国公安排了弓弩手。

    所以,按照原计划,她要亲自上去捉住那个人。

    没想到发生这种意外。

    更没想到,这意外简直是神来之笔,给她这法器的名号增光添彩。

    既然是苏清都不知道的,福星干脆不再去想了,反正她又没有主子聪明,想也白想。

    跟在苏清和福星身后的容恒和长青相视一笑。

    她们不知道的,他们知道。

    谁让四皇子落座的时候,不小心露出了那块玉佩呢。

    身上揣着北燕玉佩,按照四皇子的脾性,一旦他知道屋顶那人是苏清自己安排的,他会怎么做,简直不用想啊!

    所以容恒就让长青在四皇子的小厮面前不经意的透露出些小道消息。

    一个是北燕玉佩。

    一个是接待过北燕使团的镇国公。

    凭苏清对镇国公的恨,不让二者发生点牵扯都对不起苏清的人设。

    走在苏清身后,容恒笑得神清气爽。

    苏清上轿的时候,看着容恒,“你怎么这么高兴?”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