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我只能穿越一半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章 一跤摔倒案发现场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七章 一跤摔倒案发现场

目录 下一章 →
    取出其中的档案袋,将几张她今天去案发现场的取景以及十多年钱经手这个案子的警察的现场取景的照片拿了出来,噔噔噔的跑回到镜子面前,开始进行比对。

    “哎呦我去!”

    阮柔瞧瞧镜子里边,又瞧瞧手中的照片。

    “哎呦我去,那边那位沈度没毛病吧,他这是走入我刚接下来的一桩旧案的第一失踪现场了啊。”

    阮柔口中虽然是这么说着,瞧着像是挺担心的,但是实际上她却一眼不错的瞧着另外一个世界的沈度的进程。

    从内心的最深处有一个如同恶魔一般的声音,甚至还希望那边的沈度还能再往那个方向走走。

    听到阮柔惊诧的反应,趴在镜子前边的沈度就问了一句:“什么案子?”

    当阮柔将当年勘探过的地形照片摆在沈度的面前的时候,他就噌的一下转过头去,盯着镜子猛瞧。

    “你有没有一个预先的估计,那个女人是哪天消失的?还有她最后出现的位置大概在什么方位?”

    方位这个真不好预估,但是失踪那天却是在档案上明明白白的标注了。

    05年的xx月xx日……

    瞧着阮柔念出来的日子,沈度跟他的女朋友一起,齐齐的喊了一句:“就是昨天!昨天那个女人就在这一片失踪了!”

    这是何等的缘分,恰逢西客站大兴的娱乐中心开业酬宾,而前一天就是阮柔接手的失踪案的案发当天。

    冥冥之中一定有什么在连接着两个世界,让他们的一行一动都有迹可循。

    “既然是这样,就算是没有一个大概的方位也是要试试的!”

    沈度瞧见镜子里边的小沈度因为憋不住了就想要解决的时候,也顾不得阮柔这是第一次见他穿越了,那是一伸手,就想去干预另外一个世界的自己。

    可是谁成想……

    ‘啪!’

    沈度一巴掌就扇在了镜子之上,偌大的镜面被扇的差一点粉碎性骨折了,沈度的手掌瞬间红了一片,可那个世界愣是没朝着沈度的上半身开放。

    “哎呦,疼死我了!孙子!再来!”

    这位已经很清楚东方不亮西方亮的穿越标注的沈度,在手掌穿越无能的时候,立马就伸出了自己的jio。

    ‘噗呲’

    这一次顺利的穿过去了。

    就像是人体没入了软体的水银,看得阮柔是目瞪口呆,她的手不自觉的就跟随着沈度的腿伸了过去,不出意外的,无论是阮柔的手还是脚都像是被一层坚硬的镜面阻挡住了一般,是半分也融不进属于沈度的世界镜像之中。

    “看来,只能靠你了,小程序好像选择了你。”

    这话阮柔不知道为啥说的有点酸。

    当她发现这其实算是一个不定时出现的破案利器了之后,她的心中就充满了羡慕。

    这个小程序若是交给她来使用,一定会更加的精彩的。

    只可惜,现在的沈度也只能干点用脚绊人的事儿了。

    ‘噗通!’

    毫无防备的小沈度果然一个趔趄面朝地倒了下去。

    又因为双手扶在裤腰之间,无法迅速解放的缘故,这一趔趄下去就变成了一个滚碌碌的跟头。

    那沈度软肉软脚的状态反倒是保护了他不受特别大的伤害。

    在这个充满了泥巴,沙子,粗粝的石头子儿的工地中,小沈度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嗖,竟然瞬间就消失在了地面之上。

    “啊啊啊!!!”

    然后一个下坠时失重的惨叫就从他消失的方位传了过来。

    沈度跟阮柔眯着眼睛,在镜子中猛瞧了好一阵,才在黑漆漆的工地平面上瞧出了几分端倪。

    在小沈度消失的地方有一处并不算明显的凹陷。

    现在随着沈度的掉落正哗啦啦的往他砸出来的那个坑洞之中流淌着周围的浮沙与尘土呢。

    刚才他突然消失就是因为这地面底下竟然是中空的!

    而这里的建筑构造图……

    阮柔赶紧将旧档案袋中的施工工地的图纸给取了出来,却发现这一处的施工建筑里边是不存在地下这种违规建筑的存在的。

    这不是一个地上停车场吗?

    这地下的空洞又是怎么来的?

    就在阮柔疑惑的时候,镜面中的视角随着沈度摔落到地底之后也跟着转动了起来。

    因着内里黑漆漆的,这镜子还特别贴心的自己贴补了一个打光。

    根据这边沈度跟阮柔的判断,只有通过镜子观看对面的人才能得到这项福利,而镜子之中的小沈度的身边,该怎么漆黑就怎么漆黑。

    “哎呦,吓死我了!”

    “我这是掉在哪了?”

    差点吓尿了啊。

    因着这一落体,沈度那点醉意一下子就被惊醒了。

    他有点断片,知道跟阮柔道了一声自己要干嘛,后边的事儿就记得没那么清楚了。

    自己这是掉到施工工地的井里边了吗?

    要不自己尝试着吆喝两声,求救一下试试?

    毕竟阮柔等自己的地方也不算远。

    想到这里的沈度就吆喝了起来:“救命!阮柔救命!!”

    可他这刚吆喝两声呢,那上边洞口往下滑的泥沙就落进了沈度仰面求救的口鼻之中。

    “咳咳咳!见鬼了!”

    “这原来不是一个正常的口吗?”

    “这到底是哪里啊?”

    说到这里的沈度就用手往边上摸索了一下,这一摸不要紧,他竟然摸到了一堵毛毛躁躁的砖墙。

    墙面是用最粗的那种红砖就着灰灰水泥抹起来的,每一道接缝处都能摸到拉手的水泥溢出。

    沈度下意识的将两臂展开,竟发现这一动作是通畅无阻的。

    那就说明这底下的空间很大,最起码不会是一口枯井或是排污井了。

    “这乌漆墨黑的,也不知道底下有没有出口……”

    沈度靠着这面墙,下意识的就开始翻看自己的衣兜裤兜。

    他记得……

    ‘啪!’

    “找到了!”

    这是一个价值五毛钱的廉价塑料打火机。

    班级中的几个男生抽万宝路的时候,随手给扔在桌面上的产物。

    他作为一个三好生的代表,一班之长,为了阻止自己的班级成员的这种不文明的行为,就连烟带火的全给没收了……

    等他回家了自己抽。

    而就是这个大义凌然的举动,现在可算是帮了他的大忙了!

    沈度嘴角挑了挑,就将打火机擎的高高的,开始观察起这底下的情况来。

    这一瞧不要紧,他牙疼。

    因为他发现这底下的面积竟是相当的大,而且不知道是要建储存室啊还是地下廉租房啊,偌大的空间竟是被一堵又一堵的红砖墙给隔成了如同迷宫一般的隔断。

    沈度顺着一边一拐弯就是一个房间,顺着这个到头的房间往另外一个房间又一拐,嘿,又是另外一个房间。

    这就像是一个多面体的立体蜂巢一般的,形成了一个迷宫一般的存在。

    沈度若想在这种地形之中找寻到出去的通道,好像是一件巨大的工程啊。

    瞧见了这个,沈度刚才走了几个房间的脚步就停了下来。

    不行,当务之急他要先解决一下生理问题,才能有清醒的头脑去考虑自己怎么从这里脱困而出啊。

    说干就干的沈度循着一处最隐蔽的犄角旮旯就往里边蹭去,却发现他嫌弃烫手的打火机刚被他熄灭的时候,他往内里走的方向处恍惚间嗖的一下飞过去一个人影……

    沈度:惊恐脸(⊙o⊙)哦!

    朗朗乾坤,青天黑月的难不成还有什么灵异事件不成?

    再想想自己是社会主义最中意的接班人的这件事儿,沈度就壮起胆子碎碎念的就往那人影消失的地方查探而去。

    “谁?”

    “有人吗?”

    “救命啊?我是失足青年啊,谁来救救我,把我带出这个地下室啊?”

    ‘啪!’

    一边说着,沈度就将手中的打火机原打了开来,伸出手让光线往那犄角旮旯的方位照去。

    “啊啊啊!啊啊啊!!!哎呦!我艹!!啊啊啊啊!!!”

    这一瞧不要紧,他看到了一个女的,就坐在地上,双腿岔开,背靠着墙壁,双眼翻白,身上瞧着一身的狼藉,青青紫紫的全是细小的伤口,在明面上却是见不到任何可以致命的伤口。

    但是沈度就是知道,这个女人早已经死了。

    火焰之下,那个人不喘气儿啊,而且颜色也不对!

    她实在是太白了啊!

    这是沈度第一次看见死人,他能不吓得大声喊叫吗。

    然后,在他喊了足有几十秒了之后,却是缓缓的停了下来。

    因为在巨大的惊恐之下,他的脑子竟然越来越趋于冷静了。

    哪怕后来还是跟着嗷嗷叫唤,也只是有目的的伪装成惊恐的样子罢了。

    因为沈度突然想起来……既然这个女人已经死亡了,那么刚才他看到的那道影子又是怎么回事儿?

    就在沈度奇怪的时候,他并不知道,他现在所经历的一切被另外一个世界中的两个与他有着联系的人全数的看在了眼里。

    他们此时也在如同他一样,惊恐的大叫着。

    只不过对方不是因为看见尸体之后吓得,而是因为他们看见了,就在沈度发现了这个女人的尸体之后,他的身后十分突兀的出现了一个人影。

    那个人影的胸口起伏的有些剧烈,表达了十分强烈的紧张的情绪。

    但是这种情绪被这个人很好的控制住了,所以才能悄无声息的摸到了沈度的身后。

    而这个人,就是小沈度刚才偶然见见到的人影,他在骤然发现这个地方竟然会有人来了之后,先是反射性的逃跑,后来一想此处的隐蔽之后,又改变了主意从另外一条岔路上绕了一圈,悄悄的摸到了这个误闯的孩子的身后。

    “小心啊沈度!那人就在你身后啊!!”

    “见了鬼了!这个女的就是失踪的女人!”

    “难怪周围的人巡查了好多遍都不曾发现这里的端倪。”

    “原来她消失的停车场竟是跟这一片工地是从地下相互连通吗?”

    “那就可以说明这个女人为什么会凭空消失了!”

    停车场的施工方隐瞒了地下二层的事情,施工工地的工人为了饭碗也配合老板隐瞒了这一切。

    而再瞧瞧这个摸到沈度背后的男人的打扮……

    灰绿色的劳保服,头上还有着刚下工地没有来得及摘下来的安全帽,以及一双走路可以悄无声息的绿色的胶底鞋……沧桑的面孔,粗糙的双手,怎么瞧都是一名在工地上干活的工人。

    所以,一切都有了解释,一切也都跟当初调查的情况对证了起来。

    在这个施工方与承包方最为混乱,工程穿插最为复杂的西客站周边的建设施工工地里,大大小小的公司都互相有着联系。

    这其中,警察怕是他们最不欢迎的群体了吧。

    无论是施工工程事故,还是工地偷窃案件,若是小打小闹的,没有人愿意顶着停止施工封锁现场的危险去按照流程报警的。

    而就是这种怕耽误赚钱,怕传出什么不吉利的事情影响建筑销售租赁甚至是风水,许多公司从上到下的,都在想办法躲避与警方之间的联系。

    想到这里的阮柔一边奋力的揪着旁边的沈度:“快想想办法,救人啊!”

    “依照我的判断,这个人九成就是杀人凶手。”

    “这个女人在下班回家后,因为嫌麻烦亦或是忘记了带出入证而选择将自己的私家车停在了距离她们小区不远处,甚至可能只有一两百米的待建停车场的路边上。”

    “打算第二天早上上班的时候,再顺道开走。”

    “可是谁成想,就在这短短的一两百米的距离内,她碰到了半夜莫名在工地上出现的这名建筑工人,我们暂且称之为a吧。”

    “不知道该名工人是临时起意还是早有预谋,总之他十分清楚距离这个停车场外不远处还有一处施工地点。”

    “两边,让我看看小区与这个停车场的距离……”

    “两边隔着一处带有绿化带的小路,从地表构造上来看,是被完全隔绝出来的两个地点。”

    “通过当初我的同事对当初的排查来看,他们在另外一边的停车场施工地没有发现任何的线索之后,就将那处地点排除在了嫌疑地点之中。”

    “还有!”阮柔啪的一下拍在沈度的背上:“你千万别去惊着这个男人!”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