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本王命不久矣最新章节列表 > 第272章 兄和英雄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272章 兄和英雄

目录 下一章 →
    云灵郡主身后的吉祥和吉雨见状,齐齐松了口气。

    吉祥走到楚熠和沈姝面前,感激地道:“多谢殿下和县主出言相劝,长公主去山上看望太妃娘娘,奴婢已将事情派人如实告知,待到长公主回府,定会亲自登门道谢。”

    说完这话,她朝他们二人深福一礼,躬身退出上房,朝云灵郡主追去。

    沈姝看着她们的背影,眉心微动。

    虽然她至今还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可也从这对主仆的话里,隐约猜到三哥这次惊马与云灵郡主有关。

    难道……是她想错了?

    这次纯粹只是个意外?

    沈姝来不及深思,只听得房门“吱呀”一声打开。

    福利端了盆血水从卧房走了出来。

    沈姝看见那盆血水,心瞬间揪紧。

    她顾不得与楚熠打招呼,直接朝卧房冲了进去。

    一进到卧房,沈姝便看见三哥沈晋明正躺在床上。

    那条搁在床外侧的小腿,已经被裹上厚厚的白布,隐隐还有鲜血从白布里渗出来。

    只是粗略这么一看,这伤势虽不至于丢了性命,也是极重。

    沈姝忙走到床前:“三哥,你怎么样?很痛?”

    她还是第一次见自家亲哥受这么重的伤,只是问出这话,沈姝的眼泪已经不争气涌进了眼眶。

    “无妨。”沈晋明朝她安慰笑笑:“别怕,看着吓人,不过是小伤,不打紧。”

    沈姝在看见他伤势以后,见他还是这般淡然,再也不相信自己先前根据声音判断伤势的经验。

    更不信他说这是“小伤”。

    她忙转头,看向刚刚净过手的暮和,焦急问:“暮先生,我兄长的伤势究竟如何?是怎么受的伤?这条腿会不会有事?”

    暮和看着她,客观肃容回答:“是被暗箭所伤,幸好令兄戴了护腿,否则,这条腿就保不住了。如今伤口虽深,却未及筋骨,好生歇息些时日,便可恢复如初。”

    听他这么说,沈姝总算松了口气。

    说话间,福利已经换了新的热水进来。

    沈姝忙站起身,从水盆里拧了帕子,为沈晋明擦脸。

    这一幕,正巧被掀开门帘,要进卧房的楚熠看个正着。

    楚熠凤眸微深,迈开大步走进屋里。

    暮和一见是他,忙拱手见礼。

    沈姝收了帕子,礼貌站起身福礼。

    躺在床上的沈晋明,挣扎着要起身,却被疾步走到床前的楚熠,轻按回榻上。

    “抱石兄受伤,需要好生静养,不必多礼。”

    沈晋明的腿伤正疼得厉害,乍听见熠王又唤他“兄”,受伤的那条腿,不觉颤了颤,牵扯到伤口,更疼了些许。

    他强忍着疼,嗓音干哑地道:“英、英雄……殿下,莫不是忘了……万不能再唤下官“兄长”,下官实在担不起啊!”

    抱石兄、英雄殿下???

    沈姝听着这两人之间的称呼,前一刻还在为兄长伤势揪紧的心,瞬间就好似被雷劈了似得。

    这两人,在搞什么鬼?

    不止沈姝,就连一旁的暮和与福利,都愕然转头,朝楚熠看去。

    被众人盯着的楚熠,脸色有一瞬间的僵硬。

    随即,他面无表情道:“抱歉,我每次看见抱石,感觉十分亲切,不觉间便将你唤作兄长,既然抱石不愿,那便不唤了。”

    这话,总算让旁边的沈姝听明白是怎么回事。

    她想到方才在马车里,楚熠说的那些话。

    如今再听他对三哥说“亲切……唤作兄长”,脸颊立刻烧上两酡红云。

    不止沈姝明白,旁边的暮和,也已听明白是怎么回事。

    他无语望天。

    说起来,他自小与熠王殿下一同长大。

    如今……实在越发看不懂殿下的心思了。

    沈晋明听楚熠应下不再叫他兄长,总算松了口气。

    不觉间,他的额头,又冒出丝丝冷汗。

    尽管沈姝因着他们二人的对话,羞红了脸,却不忘留心观察兄长的状况。

    如今看见沈晋明额头上又浸出汗水,赶忙将手里的帕子,投进一旁的水盆里,拧干。

    她脚步微错,越过楚熠,正准备给兄长擦汗——

    却只觉得手上一空。

    帕子已经被面无表情的楚熠,抓在了手中。

    在众人愕然的目光中,楚熠飞快把帕子对折,朝沈晋明的额头上擦去。

    沈姝:……

    沈晋明:……

    暮和:……

    福利:……

    熠王显然不会伺候人。

    他剑眉微锁,动作略有些僵硬,明明是为沈晋明擦汗……却犹如在擦剑。

    那股气势,还隐约带了几许天生凛冽的煞气。

    这让沈晋明刚放下的心,瞬间提到嗓子眼里,连那条受伤的腿,不觉间又抖了抖。

    “嘶……”

    终于,沈晋明绷不住痛呼出声。

    沈姝见状,眉心跳了跳,正要上前——

    旁边的暮和实在看不下去,抢先一步拿下楚熠手里的帕子。

    “殿下,还是我来吧。”

    手上一空的楚熠,凤眸微滞。

    他看着沈晋明愈发苍白的脸,向来在人前清冷严肃的面容,升起几丝赧然。

    暮和麻利为沈晋明擦了汗,又给他把了脉息,借以掩饰场面的尴尬。

    终于,沈晋明的脸色,和缓不少。

    他看向楚熠,嗓音干哑地道:“多谢殿下前来探望,如今正值多事之秋,殿下公务繁忙,切莫因为下官这等小事,耽误了殿下的正事。”

    沈晋明说着,指着沈姝,又道:“如今下官身上有伤,不能为殿下分忧,若是……明日前往承恩公府,殿下需要人相助,小妹可以替下官,随殿下一同前往。殿下放心,小妹对云疆甚熟,与下官不相上下。”

    此话一出,沈姝和楚熠皆是一怔。

    合着沈晋明将楚熠种种关切之举,当作是“求贤若渴”,生怕沈晋明因着腿伤不能相助了?

    不论如何,能去承恩公府查案,沈姝自是极愿意的。

    她忙点头道:“哥哥放心,我定会像哥哥一样,帮殿下将案子查清。”

    楚熠闻言,看了沈姝一眼。

    原本去承恩公府查案,本就是他给沈晋明安排差事假借的幌子。

    如今即便沈晋明摔了腿,不能去,也无甚大碍。

    可是,此刻沈姝既开了口——

    便就意味着,这姑娘是想去的。

    楚熠虽然不愿让她以身涉险,可经过云疆的种种以后,他也心知这姑娘想做的事,绝不会轻易罢休。

    还是要拘在身边看顾着才是。

    思及此,他点头应下。

    沈姝见状,心下微松。

    直到这刻,她总算有机会问出心中疑问:“三哥,你骑术一向甚好,怎会突然惊了马?云灵郡主又是怎么回事?”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