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一生我只爱你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季 第163章 奇怪的老者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二季 第163章 奇怪的老者

目录 下一章 →
    同床孤枕两茫茫,

    郎情,妾意,

    心中愁苦,

    无处话凄凉。

    ◆◆◆◆◆◆◆◆◆◆

    鞭炮锣鼓声不绝于耳,被压迫许久的人们纷纷跑到街道载歌载舞,共同欢庆这大快人心的时刻。

    彻底摆脱了朱大山,吴忠从此扬眉吐气,为答谢英雄,他在府邸大摆筵席,豪请方羽两兄弟。

    柳诗妍似乎不太喜欢热闹,待了会儿便借口累了回客栈歇息,吴忠忙让丫鬟小莲两住宅打扫出来三间,一间留给柳大富,一间留给方舟夫妇,一间留给方羽夫妇。同时再三嘱咐小莲要好生伺候。

    经过拐角处,忽闻外面一阵哭声。柳诗妍心中疑惑,让小莲出门一看究竟。小莲回来后说一个少年晕倒在门口。

    柳诗妍出门一看,果不其然,有一少年衣衫褴褛骨瘦如柴的仰面倒在地上,旁边有个同样衣衫褴褛的老者正在嚎啕大哭。

    “老人家,莫哭,想必是饿晕了。”

    老者止住哭声,突然一股淡淡香气由远而近。老者趴在地下向上望去只见一对半圆形的东西挡住了视线,揉揉眼再一细看原来是面前这位美女的双峰,不由看呆了。

    柳诗妍此时也意识到老者正在看自己,脸上泛起阵阵红晕,赶紧向后退了一步蹲了下来,一只手遮在自己胸前,另一只手去扶老者。

    老者顺着柳诗妍的手臂向上慢慢起身,就在此时他看到柳诗妍弯腰而露出的白皙的酥胸,虽然大半被柳诗妍一只胳膊遮住了,可那条深深的沟壑却依稀可见,不由得身子一颤滑到在地。

    柳诗妍心中一惊,赶紧弯腰两手托起老者的手臂,却又一次把无意把胸前风光暴露在他眼前。

    怎么会倒在这里?柳诗妍心中存有疑虑,低头思索时原来微垂着的头不经意地抬眼瞥了老者一眼,恰巧老者也正在偷瞄着她,此时和她的目光一遭遇,老者就像被闪电击中了一般,柳诗妍那双乌亮充满柔情的眼睛,如一潭湛蓝而深邃的碧波,让人感觉到美的深不可测。

    老者的眼光被柳诗妍不经意的一瞥击散击穿,连他的心,也像是挨了重重一击,忽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好,你们现在这里待着,我去给你们弄些吃的。”

    柳诗妍心中虽然疑虑重重,但终究抵不过自己的良心,吩咐小莲给他们弄些吃的,然后让小莲再打扫一间卧室出来,命人将那晕倒的少年扶进了厢房。

    老者关切的问道:“他没事吧?”

    柳诗妍安慰道:“老人家莫急,先把脉,若是得了重病,请个郎中来看便是。”

    说着,柳诗妍的两根玉指搭在少年瘦骨外露的腕脉上,同时目光神仔细打量着这少年,只见他两眼深陷,面黄肌瘦,不由得心生怜悯。

    柳诗妍转向身旁着急的大汗淋漓的老者,关切的道:“老人家,莫要着急,这孩子自幼体弱,加上几日未进食,气血不足故而昏倒,我已派人为他熬些滋补的粥,等他醒了喂他些。其他并没有什么大碍,这些日子您就住在这里,静养数日便可康复。”

    老者听到少年无碍,终于缓了口气,说起了身世,这孩子虽不是自己的亲孙子,可陪伴在自己身边这么多年,早已将他当作自己唯一的亲人了。

    老者刚才始终牵挂着少年,美人在旁,却没有多余的心思看,虽然还是偶尔忍不住偷瞟几眼,但心里始终不踏实,眼下终于可以放下心好好欣赏身边的美人了。

    老者活了这么久,还从未见过这么美的人,只见眼前的柳诗妍俏脸酡红,娇靥含春,媚眼如丝,樱桃小嘴吐气如兰,双腿交叠着坐在椅子上,裙摆之下露出了一双雪白的**,上身因为坐姿的关系而绷得紧紧的,胸前的双峰傲然挺立,柳诗妍一边倾听着,一边自然地举起一对纤手拨弄了下秀发。

    一旁的老者的目光顺势落在柳诗妍因举手而显露出来的酥胸上。这是,少年脸色变得通红,额头冒汗,他赶紧拿着床边的被褥往少年身上盖,不聊却被柳诗妍伸手阻止。

    两人的手在这一刻触碰在一起,柳诗妍光滑细嫩的纤纤玉手按在老者粗糙的大手上,上边白皙的皮肤与下边黝黑的皴裂皮肤形成鲜明的对比。两人四目交投,老者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竟然可以摸到美人的玉手,感觉是那么的光滑柔顺,简直妙不可言。

    “老人家,眼下天气酷热,不能盖这么厚的被子,以免虚脱。”

    柳诗妍将手从老者身上拿开,扫视四周,却没有发现合适的被褥给少年盖上,只好咬咬牙,解开自己的外衫,脱下来盖在少年身上。

    此时柳诗妍身上只剩了上午穿着的那件抹胸挂在胸前,她有意无意的向上提了提,无奈过于窄小,根本不能完全包裹,一半秀丽风光显山露水的展现再老者眼前,后面自不必说,光洁细滑的后背完全的暴露在老者眼中。

    此时的老者一颗心狂跳,几乎从喉咙中跳出来,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面前美人白玉般的脖子、雪白滑嫩的后背以及抹胸两边露出的白肉,老者终于忍不住,胆大的把脸靠近柳诗妍的后背上深深吸了一口气,一股浓郁的体香顿时让老者无法自拔。

    这一刻如同静止了一般,柳诗妍隐隐察觉到后背上有热气传来,猛然醒悟,羞耻心立刻涌上大脑,如梦初醒,赶紧起身跟老者说了句道别便匆匆离开。

    庆功宴一直持续到了深夜方才曲终人散。即便宋朝的酒类似于现代的低度米酒,可一杯接一杯的下肚让方羽也不免有些脚步轻飘。

    兄弟俩互相搀扶着回到住处,柳诗妍早已经在门口等候多时了。

    柳诗妍关上房门,小声嗔怪着:“怎喝这么多酒?”

    “没事,高兴!”方羽打了一个饱嗝。

    “酒喝多了伤身。”

    “没事,年轻!”方羽呵呵笑道。

    “奴家想跟官人商量一件事,不知官人是做何感想的?”

    “说来……听听……”方羽托着下巴,醉眼朦胧的望着妻子。

    柳诗妍咬了咬嘴唇,似乎在下一个重要的决定。她深吸一口气,道:“自从嫁给官人已有两载,可官人至今未曾碰过奴家。奴家已过二八年龄,想为官人生儿育女,不知官人做何感想?”

    说完这句话,她闭上眼,紧张的大气也不敢出。甚至她痴痴的想,如果官人此刻要了自己,那便如何是好?哼,那还不好办,床正空着呢。

    她胡思乱想等了许久,不见方羽说话,回头看时,却见他已经趴在桌上睡去了。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