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在美国当警察的日子最新章节列表 > 第2章 警长的威风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2章 警长的威风

目录 下一章 →
    琼斯梅迪稍带紧张的脸顿时露出了笑容,伸出白皙的右手,说道:“有人说,警长是搏击高手,真的吗?”

    她的手放在王灯明的手里,越发显得小巧玲珑。

    王灯明微微一笑,松开她的手,说道:“搏击高手,你好像了解我?”

    “了解一点,不多,我是在市警局听说的,说你那晚上为了救费德利警监,一个人制服了五个持枪的歹徒,那是五个,您是怎么做到的?”

    王灯稍沉吟了一下,“那你相信,还是不相信。”

    “不知道,我没看见,我觉得......”

    王灯明嘴角露出点浅笑,说道:“你觉得不可能是吧,真假无所谓,那是我的耻辱,不提也罢。”

    琼斯梅迪很诧异:“耻辱?”

    “对,耻辱。”

    “耻辱?我知道了,那肯定是您被人打趴了,所以是耻辱,是吧?”

    王灯明欲说,琼斯梅迪忙纠正:‘对不起,至少您带着费德利警监逃跑了,是不是?’

    王灯明两只手指托着下巴。

    琼斯梅迪再次纠正:“我明白了,一定是警长您挡着歹徒,做费德利警监的掩护,警监脱离危险后,您被打趴了,是不是?”

    王灯明忍不住笑道:“别猜了,以后,你就会明白的。”

    “不猜,不猜了,您现在入了美国籍吗?您怎么跑到这个地方当警察?”

    “你的问题看上去很多。”

    “警长,我就是好奇。”

    “别好奇了,以后你就会知道的,我先给你安排一下,我们的宿舍就在警局的后院里,房间有六间,除了我住的,你自己挑一间吧。”

    二十分钟,琼斯梅迪整理好了自己的房间,来到王灯明的办公室,说道:“为了表示我迟到的歉意,我请您吃饭吧。”

    “怎么能让你请吃饭,我请你,对了,吃过中国菜吗?我请你吃中国菜。”

    “很少,吃过包子,煎饼,但是很好吃!”

    琼斯梅迪说着,还竖着大拇指。

    “好,对胃口就行,走吧。”

    两人出了警局,开上那辆已经有近十年的福特警车,去找中国菜。

    小镇本来人就少,来这里的中国人更少,半年前,来了一对中国夫妇,在镇子里开面馆,一直很少吃家乡饭食的王灯明,就成了面馆的忠实客人。

    面馆的老板姓刘,叫刘鸿盛,他的老婆叫陈青。

    刘鸿盛长得不咋地,性格有点内向,但手艺相当的不错,尤其是他弄得那些小吃,这些日子,把王灯明都养的长膘了。

    陈青,做饭的手艺不行,但人长得实在的粉嫩水灵,像朵花一样。

    后来,王灯明才知道,两人都是大学生,毕业时间不长,和自己的年龄差不了多少,他们本来在洛杉矶有份工作的,可不知道为什么,不干了,就跑来这里开面馆。

    刘鸿盛的面馆名字叫四海为家,面馆的门口挂着两个红色大灯,在镇子上的最主要干道的中段,这条街叫约翰尼可大街。两人一进去,也许是物以稀为贵,镇子上就他一家中国餐馆,所以,他们的生意还不错,今天也是一样,几乎位置都坐满了。

    陈青看见老顾客来了,赶紧招呼。

    王灯明用家乡话说道:“你脸色不好,陈老板。”

    陈青眼睛小心朝着靠窗瞥了一眼,轻声说道:“王警官,他们,他们又来了,恐怕又不给钱。”

    “没事,今天正好正赶上了,做你的生意。”

    还没等王灯明说话,嘘声忽然响起,口哨声也此起彼伏。

    “我要挖掉他们的眼睛,一群恶棍!”

    琼斯梅迪怒气冲冲。

    嘘声,口哨声是从窗边的两张桌子发出来,那些人个个粗壮结实,穿着古怪,打扮也是古怪,发型更古怪。

    “哎,灯警长,这都没见过的,是你的手下?好性感,呱唧呱唧的漂亮!”

    和王灯明打招呼的,是一个黑大个,叫格雷川。

    格雷川说话的时候,虽然带着点调侃的意味,但很和气。他的那张桌子有四个人,手臂上都绣着一只蝎子,这几个人是镇子里蝎子帮的人,格雷川是这个小帮会的头儿。

    这家伙不叫王灯明为王警长,因为王灯明名字里有个灯字,所以,不知道哪天起,他就叫王灯明为灯警长。

    王灯明无所谓,回道:“川爷,介绍一下,这是警局新来的琼斯梅迪。”

    “你好,美丽的警察小姐。”

    格雷川伸出了右手,琼斯梅迪也伸出了右手,说了声,你好,算作礼貌,但她的眼睛却死盯着紧邻的一张大桌子,那里有七个人,个个身材粗壮的像水牛,那凳子在他们的屁股上,就像是小孩坐的小板凳一样。

    领头一人,络腮胡子,一对突出的牛眼,永远都带着点猩红。他那隆起的胸肌的上端,看上去完全可以放的稳一个装满水的纸杯子。

    王灯明知道,他叫屠戈登布,绰号,野熊,打黑拳起家的拳击手。

    就是这伙人吹口哨,发出阵阵嘘声,眼睛使劲盯着琼斯梅迪的屁股和胸脯看。

    这伙人和格雷川他们有点类似,手臂上,胸口处都刻着纹身,他们的纹身标记为半个血红的月亮,不久前来到镇子里的,这个叫血月帮的帮会在镇子里开了一家娱乐会所,没事都要弄出一点事情来。

    所谓一山不容二虎,他们和格雷川的关系很紧张,暗地里火拼过一次,格雷川的人根本不是对手,格雷川被打得喝下屠戈登布的一泡尿才逃过一劫。

    因此,王灯明特别注意这伙人的动向,然而,屠戈登布哪会瞧得上王灯明这个人,他是在大都市混过的人,一个华人警察,在他眼里,那就是个屁。

    “琼斯梅迪,别理他们。”

    “可是,警长。”

    “美国总统被人骂,他都没办法,你被人说点什么,你现在也不能拿他们怎么样,他们现在还不算犯法,坐下吃东西吧。”

    格雷川点头哈腰的说道:“是啊,灯警长说的没错,两位,要不和我们一起吃吧,我请客!”

    “好啊,难得你川爷这么大方,那就不客气了。”

    警长发话,琼斯梅迪的鼻子里不服气的哼了一声,带着点看不起的眼色,扫了一下王灯明,王灯明知道她什么意思,不就是以为自己怕了,对对方低头呗。

    果然,屠戈登布愈加的兴奋,那肆无忌惮的样子,就像他们是警察一般。

    两人坐下后,格雷川问:“灯警长,喝酒吗?啊,对不起,你是不喝酒的,来,老板,给警长来杯奶茶吧,美女,你呢?”

    琼斯梅迪说道:“一样吧。”

    刘鸿盛于是给王灯明上来二杯奶茶,屠戈登布一瞅,不停的摇头,一个警长不喝酒,居然喝奶茶!

    王灯明装作什么都没看见,点菜,点饺子,点小吃。

    东西上齐后,王灯明吃的是津津有味,琼斯梅迪却吃的是一肚子火,邻座的几个人实在是太不像话,还在对她指指点点,评头论足,还笑出声来,她几次想拔枪,但都被王灯明眼色制止。

    琼斯梅迪本来就不会使筷子,心情又烦躁,吃着,吃着,将筷子往桌上使劲的一拍,说道:“警长,我申请调离!”

    王灯明听了后,嘴巴里塞进一个饺子,吞下饺子,才道:“你要去哪里,那是你的权利,等吃完饭,你真的想走,我会让市警局让你走的。来吧,我教你,怎么使筷子。”

    琼斯梅迪听后,耐着性子,让王灯明教她怎么用筷子,不过,她的眼睛依然火呼呼的瞅着隔壁的那一桌,可她越这样,隔壁的那桌就越高兴。

    格雷川于是劝道:“琼斯梅迪,好好享受您的午餐,也别急着走,也许不久的将来,你会看到警长的魅力所在,很有魅力的。”

    琼斯梅迪,鼻子耸了耸肩,什么话都不想说,她只想着赶紧离开这个小镇,一个这么窝囊的上司,根本不配做她的上级,他在市警局听说王灯明的有关传闻,那都是假的,这是在丢人。

    王灯明却和格雷川说说笑笑,扯东扯西,一顿饭吃的很尽兴,家乡菜好吃,真的好吃,刘鸿盛又弄出了新花样。

    等吃的差不多的时候,隔壁的要走了,对刘鸿盛说道:“赊账,我们下次给。”

    刘鸿盛弱弱的说道:“你们已经赊了三次了,这次是不是?”

    屠戈登布眼睛一瞪,说道:“三次怎么了,加上这一次也就是四次,我们有钱了给你就是。”

    刘鸿盛不由得看看王灯明,王灯明示意他答应。

    于是,刘鸿盛赶紧说,可以,可以。

    屠戈登布得意的笑了一声,带着人离开餐馆,琼斯梅迪气的指着王灯明,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有你这样的警察吗?那分明就是吃白食!

    王灯明知道她的意思,笑道:“在这里动手,打坏了餐厅的东西怎么办,去吧,该你出手了,去行驶的你的权力,我随后就到。”

    琼斯梅迪先是一愣,紧跟着拔枪就出去了。

    格雷川笑道:“灯警长,看好了啊,他们吃饭不给钱,那是犯法的,你得一视同仁,你上次怎么对我的,你就得怎么对他们,要不然,我找律师告你去。”

    王灯明笑而不语。

    出了餐馆,门口是一块平地,大约七八十个平米,那屠戈登布正**着上身,对着持枪的琼斯梅迪吼道:“开枪,开枪啊,朝着这里打,来吧,小美人,朝着这里打.....”

    琼斯梅迪被激的满脸通红,却不敢开枪,只能一步一步退。

    王灯明吐掉嘴里的牙签,低着头,来到两人之间,站定。

    “你这个无能的杂种....”

    屠戈登布的粗话还没骂完,王灯明一记右勾拳,击在他的下巴上,这一下,将这个巨汉直直地摔出二米多远。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