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魔临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六章 某本荒漠一野蛮!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六十六章 某本荒漠一野蛮!

目录 下一章 →
    镇北侯府夫人寿辰在即,在这八方宾客云集之际;

    有一人登门,要为被灭族的一部落妇孺老弱讨一个说法!

    镇北军开始迅速地调动,一条条黑色的洪流开始向这里汇聚,沿着河滩一线的上百支贺寿队伍的兵卒私兵开始自动防御起来,如临大敌。

    不过,倒是没有人喊着要冲上前去斩杀此等恶客,说到底,这是人家镇北侯府的地盘儿,你要是胆敢擅自出手,莫不是欺人镇北侯府无人?

    四娘将可怜的杨文志碎裂的尸身收捡好了后就走出了帐篷,抬头一看,发现自家主上正坐在帐篷顶上,遥望着那边的场面。

    “上来,这里看得清楚哩。”

    郑凡对下方的四娘招了招手。

    四娘纵身一跃来到了帐篷顶部,在郑凡身边坐下,二人依偎在一起。

    这幅情景,活脱脱的后世农村小伙勾搭邻家俏寡妇来场子上***露天电影的翻版。

    “主上!”

    这时,丁豪的声音从下面传来。

    他这两天被郑凡打发出去了,美名其曰地帮忙看守营寨负责防务,这会儿忽然发生了此等事情,自然是来寻郑凡要保护他。

    有一说一,丁豪这个人不算什么严格意义的好人,甚至还满手血腥,但有一条他做得很好,那就是有恩报恩。

    “上来吧,小心点儿。”

    “哎,好嘞。”

    丁豪也上了帐篷,三个人的重量在上面,这顶帐篷开始微微摇晃起来,显然有点不堪重负了。

    “主上,要不,我还是下去吧。”丁豪说道。

    “没事,反正迟早得塌。”郑凡无所谓地摆摆手,紧接着,笑道:“心里是不是还怪我这两天没准你过来,让你没吃上热乎菜?”

    “军中粮食属下也是吃习惯了的,怎敢埋怨主上。”

    其实,心里还是有一丢丢介意的,毕竟自打当郑凡老师那天算起,在宅子里,丁豪也是被好吃好喝地天天供着。

    这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再啃起那干冷的馕,只觉得从喉咙到胃都像是刀刮着一样。

    “嗯,你要理解。”郑凡说道。

    “属下理解。”

    郑凡伸手指了指前方黑压压乌云中间的那一点…………邋遢,

    “除非你愿意,陪那货一起吃两天的饭。”

    “…………”丁豪。

    那个狠人,这两天一直在帐篷里?

    郑凡没理会丁豪的震惊,

    道:

    “左谷蠡王,是什么官职?”

    来这个世界的时间不短了,但大半年在昏迷的郑凡对这个世界很多方面其实还没完全弄清楚,毕竟这个世界没有后世的那种互联网络在家动动手指各方面的消息就能汇聚过来。

    “回禀主上,左谷蠡王是蛮族王庭官职,蛮族王庭首位是蛮王,蛮王之下则分左右贤王,左右贤王之下则是左右谷蠡王,左右谷蠡王之下分左右大将军左右大都尉左右大当户。”

    “蛮族是以左为尊和咱们相反的是吧?”

    “是的,蛮族以左为尊。”

    “左谷蠡王,已经算蛮族王庭的前几号人物了吧,为什么姓沙拓?”

    “回禀主上,蛮族王庭早已经不行了,百年前,王庭全盛时期,王庭本身就是蛮族最为强盛的部落,左右贤王和左右谷蠡王都是雄镇一方的霸主职位。

    但自从百年前蛮王西征葬送王庭精锐之后,黄金家族自此没落,不仅仅是蛮族诸部落不再听命王庭诏令,连王庭自己的势力范围也在不断地被压缩。

    黄金家族的血脉也一代不如一代,所以,从上一代蛮王开始,王庭的左右贤王左右谷蠡王以及往下的职位,则不再完全由黄金家族内部成员担任,开始从整个荒漠蛮族里选取英杰充入。

    这沙陀阙石,属下以前听说过,据说幼年时就被王庭祭祀所选中,接入了王庭,成年后,更是被当代蛮王封赐左谷蠡王。”

    “呵呵,还真是个了不得的大人物,所以说,他虽然是王庭左谷蠡王,但这次来,却是为自己的母族部落复仇的?”

    “主人,属下认为,这左谷蠡王有些过于自作多情了,古往今来,蛮族和我燕国年年相犯,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他要为死去的蛮族妇孺讨个说法,那谁去为死在蛮族马刀之下的燕国子民讨个说法?”

    “也就是,双标。”郑凡说道。

    “双标,是什么意思?”

    “就是两套标准,自己一套,别人一套。”

    “主人英明,字字珠玑。”

    “行了,别拍马屁了,其实,我倒是挺能理解他的,战场厮杀是战场厮杀,谁生谁死,都凭手中的刀说话,这一点,他应该能看得很开。

    所以,他先前就说了,是来为沙拓部数千老弱妇孺讨个说法,而不是战死的青壮。”

    “主人,这个您是怎么清楚的?”

    郑凡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脸,

    道:

    “否则,我现在已经成一具尸体了。”

    毕竟,斩下沙拓部首领头颅的,可是他郑某人。

    “我们这些看热闹的,当然可以点评别人双标,但他是当事人,自己的母族部落被屠了,相当于自己的家乡被一举焚灭。

    对他而言,没什么双标不双标的,他生气,他愤怒,他不甘,所以主动上门来要个说法。”

    这时,四娘开口道:“主上,他说他已经辞了左谷蠡王。”

    “是啊,这是怕把王庭拉下水吧。”

    燕皇和镇北侯之间互相角力,镇北侯府选择了沙拓部当那只猴儿杀了给鸡鸭鹅狗们看看。

    蛮族王庭没有任何的表示,哪怕被屠戮的部落,名义上,是它的子民,甚至,仔细找找的话,估计还能找到王庭派来给镇北侯夫人祝寿的使节。

    镇北侯府对整个荒漠的威慑,确实足够强大。

    但尽管如此,他依旧辞去官职,孤身一人来到这里,要来,讨个说法。

    他已经做好了准备,昨晚,甚至亲自祭奠了自己。

    他其实,就是来找死的。

    世人都讲究妥协,都懂得审时度势,他偏不,

    他就要一个说法,

    一个对自己的说法。

    …………

    “老夫人说了,王庭日子艰难,若是再折损了左谷蠡王这般英杰,往后日子,怕是就更难过了,劝左谷蠡王三思,为王庭计,为蛮族计。”

    苍老的声音再度传来,传递着那位“寿星”的话语。

    邋遢男身体慢慢地挺直,

    喊道:

    “请郡主出来一晤!”

    声如惊雷,响彻河滩。

    少顷,

    侯府内传声道:

    “老夫人说她累了,要休息,要安静。”

    礼数,已经尽了;

    既然你还不知趣,

    那就去死吧。

    这是军令!

    “镇北军!”

    “镇北军!”

    “镇北军!”

    三名镇北军校尉持剑而举。

    “诛蛮!”

    “诛蛮!”

    “诛蛮!”

    三千铁骑一起整齐高呼,肃杀之气盈野。

    黑色的洪流开始移动,大地开始了整齐地震颤,晋国的步卒、楚国的水师,都享誉东方,但唯有燕国的铁骑,却是当世公认第一等!

    邋遢男洒然后退一步,

    再度举起酒坛,将剩下的酒水一股脑地倾倒在自己脸上。

    好酒啊,

    真是好酒,

    可惜了,

    自己没能早点喝上这酒,

    若是能早点喝上这酒,这一趟,兴许就不来了吧,大不了,整日买醉,也可消愁。

    “砰!”

    酒坛被砸碎,

    邋遢男的头发开始飘逸起来,

    赤红色的眼眸扫视四周,在其身上,一道道红色的纹路开始浮现,宛若蛰伏已久的凶兽,睁开了眼!

    “虎!”

    “虎!”

    “虎!”

    镇北军结阵完毕,外圈上千骑兵开始游弋,保持着马速,内圈则是百骑为一阵,自八个方向,依次开始了冲锋。

    百骑当面,均为黑甲,在这一刻,每一个方阵的百骑似乎连呼吸都为一体,一个方阵,就宛若一个人,就如同一把刀!

    邋遢男身形开始了加速,主动冲向了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方阵。

    而对面,骑兵也开始了冲锋。

    “轰!”

    邋遢男一拳砸入阵中,首当其冲的正面二十余名镇北军骑兵身体直接崩碎,甲胄也扭曲成废铁,其余骑兵也纷纷吐血,为气血所伤。

    尖刀宛若刺中了顽石,崩裂出了一个大口子。

    然而,邋遢男本人,其挥拳的右手,也在开始震颤,指节位置,可见鲜血流出。

    且没等他趁势冲入破阵之中杀敌,这一方阵的剩余镇北军骑士马上策动自己胯下战马开始向四周逃散。

    逃,当然不是真的逃,而是为下一个军阵的骑兵腾出位置和空间。

    不等邋遢男平复体内紊乱的气血,第二支军阵已然冲锋而至!

    邋遢男喉咙里发出一声长啸,

    身形再度前冲。

    “轰!”

    他的身躯,宛若这世上最为坚硬的精铁,直接砸入了军阵之中,竟然直接将这支军阵砸穿,军阵中央的二十多名镇北军骑兵凡是其所触碰的,要么身躯崩碎要么肢体断裂。

    “虎!”

    “虎!”

    “虎!”

    然而,下一波军阵,又来了。

    “砰!”

    “砰!”

    …………

    八支军阵,被邋遢男一人破开。

    其四周,也已然被鲜血残尸铺满。

    其本人身上,也是伤痕累累,血流如注,一些地方,已见白骨。

    若说一开始,他是气势如虹,贯穿云霄,而此时,却有江河日下、些虎落平阳之象。

    然而,他的眼眸里,依旧充斥着深深的仇怨,不曾消减丝毫。

    与此同时,

    镇北军铁骑并没有因为数百袍泽的战死而有丝毫动摇,

    先前发动冲锋的八个军阵剩余骑兵主动退散到外圈开始游弋重整,而原本在外围游弋的骑兵则已然重新结出八个军阵。

    新一轮的冲锋,

    俨然即将开始!

    就在此时,

    侯府内那道苍老的声音再度传来:

    “老夫人说了,卿本将才,奈何逞匹夫之勇?

    老夫人又说了,蛮王那老东西家底子本来就不剩几块料了,你若陨在这里,那老东西的日子,还过得下去么?”

    邋遢男闻言,

    放声大笑,

    面对重新结阵向自己冲来的八个方向的骑兵毫无惧色,

    同时,

    长啸道:

    “某本荒漠一野蛮!”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