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阴阳怪气的驱魔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章 达成共识.JPG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七章 达成共识.JPG

目录 下一章 →
    看韩琳日记里把王柳写得是尖酸刻薄,牙尖嘴利,夏悯本来还以为自己会面对一场针尖对麦芒的势均力敌的对线,结果三言两语就把王柳给整自闭了。

    夏悯寻思着自己还没来得及人身攻击呢,怎么对面就一副要哭的样子,搞得自己还怪不好意思的。

    这就像是一个饿了很久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要吃屎饱腹的人,一口下去却发现是一块化掉的巧克力,甜蜜满足的同时又有一些小小的失落。

    “吵什么呢!”办公室大厅外走进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对着众人不满地呵斥。

    所有人都是一副噤若寒蝉的模样,唯独王柳,情绪反而比刚刚更加到位,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流着泪对那男人控诉。

    “主任,刚刚韩琳差点迟到,我好言提醒一句,没想到她就对我恶语相向,你可得评评理啊,她那话那么难听,我以后还怎么在部门里做人啊!”

    看着王柳和方才截然不同的模样,夏悯除了想笑还是想笑,连嘤嘤嘤都不会,你凭什么装可怜?

    夏悯也不说话,就那么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看得后者浑身不自在。

    可王柳想象中自家情人厉声训斥夏悯的场景并没有出现,反而是没有搭理她,温声细语地对夏悯说:“张部长叫你去一趟他办公室。”

    王柳先是一愣,随后想到了什么,脸色一白。

    夏悯对着男人甜甜一笑:“好的,谢谢主任转告,刚刚我只是和王柳开个小玩笑,您别介意。”

    男人面色一滞,有些不自然地干笑两声:“我为什么要介意,这是你们俩之间的事。”

    夏悯夸张地点点头:“哦,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

    说完又看向王柳:“那你也不会生气对吗?”

    王柳只是这么瞪着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见状,夏悯觉得有些意兴阑珊,突然有一种高手寂寞的感觉。

    他起身准备前往部长办公室,在经过男人身边时特意停留了几秒钟,然后挂着笑容离开了办公室。

    男人复杂地看着夏悯…韩琳曼妙的背影,其实他一开始也想要打韩琳的主意,但是部长曾有一次有意无意地提起过这件事。

    在他看来,这分明是在暗示他,这个女人,我张某人承包了。

    于是他便只能退而求其次,找了王柳这么个玩意儿,虽然有几分姿色吧,但是明显脑子不好使…

    “…主任,这韩琳她…”王柳扯扯主任的衣角,这时候她才小声地询问。

    “闭嘴!”

    可她话还没说完,就被男人给打断了,后者看都不看王柳一眼,环视一圈,对员工们严厉地说:“好好工作,不要做些无关的事。”

    说完便也离开了,留下呆若木鸡的王柳和一众吃瓜人。

    男人说过很多次,让王柳低调一点,毕竟这是偷情,要是闹得所有人都知道,那还叫偷情吗,叫吗?那特么叫挑战国家婚姻法。

    可是这个女人还是闹得人尽皆知,虽然公司里大家心照不宣,但是指不定什么时候这件事就会捅到自家媳妇那里,就像个定时炸弹一样。

    他此时又想起了夏悯离开时笑声说的话。

    “你知道古往今来,有多少男人是死在蠢女人身上吗?”

    ……

    “昨晚没睡好?”

    穿着毛呢大衣,梳着油头,带着金丝眼镜,看起来人模狗样的张部长含着笑关心着“韩琳”。

    在他看来,既然韩琳愿意来,就证明事情差不多已经成了,接下来就是大家心照不宣的“我暗示你你说着不要却半推半就”的环节了。

    “劳部长费心了,只是这两日降温,有些着凉而已。”

    夏悯在刘海的掩饰下挑了挑眉,悄悄打量着面前这个貌似很绅士的人。

    当然,夏悯答应和张部长见面并不是因为突然变成了一个女人而想要凭借不属于自己的美貌来将那些贪图美色的肤浅男人玩弄于股掌之间顺便把他们的丑恶嘴脸放在心里狠狠地嘲讽践踏这样的恶趣味。

    只是在之前微信询问公司名称之余,张部长有意无意地提起,说晚上有个客户需要见面,他正考虑带谁去作为助理会比较好。

    夏悯本来想着装傻充愣,但想了想,还是随手回复了一下,问了问具体的时间地点。

    张部长倒是没有透露地点,只是隐晦地说了下结束后可能已经很晚了,客户很重要,需要敲定的东西很多,说不定会谈到凌晨。

    夏悯眼睛一亮,这不正好是韩琳出车祸的时间吗?

    韩琳本人孤身一人打拼,自给自足不说,还要养着那一家孤儿,深夜肯定是不会有什么活动的,那么凌晨出车祸本来就不太合理,应该是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

    联系早上那个电话,如果把角色代入回韩琳,那么很容易猜到当时韩琳的心情。

    首先她肯定是不敢反抗自己家积威深重的母亲的,那么她面对这样一个“催债”的电话,而自己又没钱,会怎么办呢?

    焦虑,对,焦虑!

    一个人际关系不好,没有可以信任的人,连家里人也要把自己逼上绝路的人,遇上这种情况,排除犯罪,那么只剩下对生活屈服,放下自己心中的底线。

    看张部长的模样也不像是临时起意,倒像是恰逢其会,似乎就算不是夏悯在微信上主动询问,也是会找别的由头来暗示韩琳的。

    那么走投无路的韩琳,遇上这么一个机会,会抓住吗?

    答案是肯定的,那么这么一想,事情就很明朗了。

    韩琳在十七日早上接到家里的电话,要自己打生活费,还要准备弟弟的彩礼钱,这对于一个普通白领来说虽谈不上天价,却也是一笔巨款。

    正当她为钱发愁的时候,正好张部长再次表达了自己的意愿,于是她终于忍痛放下了自己心中最后的执着。

    但是,在当天晚上,和客户谈完生意以后,出了什么意外,导致韩琳出了车祸死了。

    而夏悯对于这短短的时间内,究竟发生了什么,感到十分好奇,特别是他有一种预感,他想要回到自己的身体,自己的世界,必须要弄清楚韩琳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于是夏悯便在微信上回复张部长,告诉他等到了公司再谈。

    这就有了之前主任来找夏悯时的一幕。

    “那么,那件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张部长点了根烟,冲夏悯笑笑,随意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漫不经心地问。

    “为公司工作,自然是我义不容辞的,部长您能选中我自然也是我的荣幸,不说到凌晨了,就算通宵加班,只要是能为公司创造收益,又…有何不可呢?”

    夏悯从靠背上直起身子,矜持地笑了笑。

    张部长满意地点点头:“有这样的员工,怎么可能不为公司创造收益呢,要我说,这收益还不小呢!”

    两人相视一笑,相谈甚欢。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