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阴阳怪气的驱魔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章 巧了,又是你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八章 巧了,又是你

目录 下一章 →
    接下来的事情就很简单了。

    就像谈成了生意以后,大家只要心照不宣地履行自己的义务,拿到自己应有的报酬,就是双赢的局面。

    随便交代了几句晚上见客户的事情,夏悯便离开了张部长的办公室。

    此时的办公室,许多人都在窃窃私语。

    “怎么说,你觉得部长能拿下吗?”

    “我看悬,你又不是不知道,韩琳虽然为人处世不带脑子,但是是非面前还是很有坚持的。”

    “什么什么就是非了,我就烦你们上纲上线,这两情相悦的事儿,怎么能叫是非呢?”

    “唉你们没发现吗,今天韩琳可和平时不太一样,你看那王柳,都快自闭了,我估摸着说不定能成。”

    “别说了别说了,人来了。”

    夏悯一走进办公室,整个办公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每个人都低头装作在认真的做事。

    只有王柳,默默地对着手机屏幕发呆。

    夏悯用脚趾头猜都能猜到,肯定是她的情人告诉了她什么无法让她那么愉快的事情。

    夏悯也懒得搭理她,自顾自地打开办公桌上的电脑,然后把靠椅调整了一个舒适的角度。

    反正就是摸鱼呗,刷刷微博,看看电影,逛逛淘宝,再喷喷人,带带节奏,一天很快就过去了。

    可能是主任给王柳透露了什么,后者一直没有再来招惹夏悯,甚至夏悯主动搭话,她都是一副强自镇定的模样。

    感觉给孩子吓坏了呢。

    说起来这王柳也挺可怜,感觉跟张部长的工具人一样,就是为了给韩琳施压用的,她欺负韩琳张部长不可能不知道,不过在他看来,除了最后一根稻草,骆驼背的东西自然越重越好。

    枯燥乏味的一天实在不值得赘述,本来夏悯挺期待的约见客户,后者被自己的美貌迷住轻轻松松签了合同的戏码也没有出现。

    整个过程十分繁琐,敲定了许多细节,夏悯也没有帮到什么,从头到尾就像一个花瓶,就是为了让大佬们赏心悦目。

    看着他们谈生意,什么也听不懂的夏悯有些无聊,只好点东西吃,从晚上七点一直吃到零点过一刻,吃得张部长都有些侧目。

    可能是看夏悯吃得太多担心他胃受不了,还皱着眉头小声告诫他,让他不要吃辣的。

    送走客户以后,自然是到了关键的时候。

    果然,张部长看了看表,一副惊讶的模样:“怎么都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家吧。”

    夏悯在心里给了张部长拙劣的演技一个out,不过还是配合着他的表演:“不用麻烦部长了,我一个人回去就好了。”

    “哎,这怎么行呢?你一个女孩子大晚上一个人不安全,听我的,我开车送你回家。”张部长摆摆手,劝着夏悯,摆明了我就是要送你回家。

    夏悯只好点点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那就…麻烦部长了。”

    就在两人要离开的时候,酒店的服务员走了过来。

    “先生,女士,您们一共消费2840元,请问是微信支付宝还是信用卡?”

    张部长:……

    ……

    由于韩琳经济不富裕,租的房子也是郊区,再加上此时又是深夜,车很快就开到了空无一人的城郊公路上。

    “看不出来,你…挺健康的啊。”

    黑色轿车中,张部长尴尬地找了个话头。

    副驾驶的夏悯,娇羞地点点头:“我妈说了,能吃是福。”

    “有福好…有福好啊…”

    然后,是长时间的沉默。

    “听说…”张部长仿佛是经过深思熟虑以后,很犹豫地开口:“你一个人承担了你全家的生计,说实话,我很欣赏你这样的年轻人。”

    我呸,你那是欣赏吗?你这是馋人家的身子!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夏悯笑了笑,没多说什么,只是言语间表现出了那种无可奈何的复杂情绪。

    “所以我想着,我是不是能帮助你一点什么。”

    果然是在车上把话挑明吗,然后到了家里直接就开始先报恩,可以,一看就是老火车了,出轨很溜。

    虽然两个人都知道对方的意思,但是该走的流程还是要走一遍的。

    “部长能帮助我的话我当然会很感激的,但是…部长准备怎么帮我呢?”夏悯眨巴着懵懂的双眼,好像听不出弦外之音。

    而张部长呢,他还以为是夏悯喜欢这种调调,便温声细语地开口解释。

    可刚说了两个字,话语就被打断。

    打断他的并不是夏悯,而是从后窗射进来的,将车内车外照得如同白昼的远光灯。

    突如其来的白光照得张部长睁不开眼,车辆一下子失去了控制,不过好在此时车辆刚刚拐弯,面前是平坦的直路。

    几经颠簸,张部长适应强光后控制住了车辆,而后车也晃悠悠地跟了上来。

    张部长看着这俩依旧我行我素开着远光灯的出租车,眉头挤在一块,此刻他的心中已经是暴怒了,刚刚如果前面不是平直公路,或者自己稍微慌了神乱了阵脚,那后果肯定是十分严重的。

    对于一个管理层来说,自然而然地拿出了上位者的架子,打开窗户,高声呵斥着那出租车司机。

    此时出租车司机从右方缓缓跟了上来,最终和张部长的车并驾齐驱,不过因为没有开窗户的原因,好像并没有听到张部长的指责。

    不过大概是注意到左边车内两人都往自己这边看,好奇之下摇下了窗户。

    不开窗户还好,一开窗户,由于离得近,车内倾泻出的酒气几乎直接扑到夏悯的脸上。

    还不等夏悯吃惊于这司机酒驾的胆量,就发现了另一件更让他震惊的事…

    而另一边的张部长,见那人一脸迷茫,看起来丝毫不清楚自己刚刚差点害死人的行为有多严重,反而一副无辜的模样,就气不打一出来。

    而且对方压根不给自己骂的机会,只是摇下窗户,往这边奇怪地看了看,就明显加快了速度,准备换车道超车。

    张部长作为一个平时看上去温文尔雅,努力营造一个小成功人士形象的人,此时能够想到道路交通中,最能够表达自己不满的行为…

    没错,疯狂按喇叭!

    而当反应过来张部长按了不下三次喇叭后,夏悯暗道一声不好,立马把身子蜷缩到一起,安全带更是系紧了些。

    还不等张部长问夏悯为什么要这样,就看见本来已经多过半个身位的出租车又慢了一点,和自己的撤持平,然后那司机大喊了一声:

    “你按你马勒戈壁,我让你按!”

    紧接着,那出租车司机猛地一甩方向盘,就朝这边撞来。

    张部长只来得及说了一句“疯子”,整辆车就被挤到路中间花坛上,夹在中间一路剐蹭形式了二十多米,最后磕在两个花坛之间交接的缝隙处,被完全掀翻。

    车门、后视镜、大灯、保险杠碎得满地都是。

    而夏悯更是在一路翻滚中磕到脑袋晕了过去,毕竟此时的身体是韩琳的,柔弱了很多。

    等到醒来时,夏悯首先感受到的是手臂钻心的疼痛,想要动弹,却发现根本感受不到脚的存在,凭借自己掌握的医学知识,夏悯推测自己的腿应该是已经断了,或者是脊柱神经出了什么问题,前者还好,如果是后者,最好的结果也是下肢瘫痪。

    夏悯咬着牙想要求助,忍痛艰难地扭了扭脖子,却看到了满脸是血的张部长,正蹲在一边的马路上,满脸阴沉地盯着自己。

    那目光,就好像一条毒蛇,阴冷而毫无感情。

    “韩琳,你觉得…怎么样?”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