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阴阳怪气的驱魔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二章 shy哥solo赛输了,我好难过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十二章 shy哥solo赛输了,我好难过

目录 下一章 →
    夏悯庆幸地看着正在向自己伸出魔爪的韩琳,心中的石头总算是落下了。

    “好险,好险,就差一点,再晚一分钟我夏某人就要被鬼给糟蹋了。”

    此时的夏悯并没有注意到韩琳被抓住后的震惊之色,而这神色也只是一闪而过。

    “你…怎么能逃脱我的幻境?”

    一道有些怯懦,细小的声音从韩琳口中传出来。

    “我丢。”夏悯错愕地看着一窗之隔的韩琳,有些难以置信:“鬼还能说话?”

    随后又如释重负地喘了一口气:“也好,会说话就是能沟通,能沟通就可以讲道理,沟通是人和人之间最重要的桥梁。”

    韩琳没有再说话,但是她心中有些犯嘀咕,就这人?真的是这个人?为什么看起来不太靠谱呢?

    夏悯面色有些犹豫,韩琳警惕地盯着他,和他手中自己的手。

    两人陷入诡异的沉默,良久,夏悯好像终于下定了决心,从出租车后排的角落往窗户边蹭了蹭,离半个身子探进出租车的韩琳近了些。

    然后…掀开了韩琳盖住脸庞的头发,把不知道从哪摸出来的双眼皮贴又贴了回去…

    “有一说一,你这么臭美真的离谱。”

    虽然理亏,但夏悯还是皱起眉头嘟囔着,率先指出韩琳的不是。

    混迹网络多年,夏悯坚信,只要锅甩得够快,那么错的永远不会是自己。

    韩琳突然感觉自己想要复活,自己的棺材板好像已经不稳了。

    “回答我,你为什么,可以逃出我的幻境!”

    韩琳的声音已经变得有些尖锐。

    夏悯沉默良久,真诚地看着韩琳,认真地说了一句:“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

    韩琳:“???”

    韩琳用一种猫咪看人类的眼神,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还不正常的人。

    她很想问一句:我他妈是鬼啊,我看起来很像你姐还是说我看起来很和善?

    面对韩琳充满疑惑的表情,夏悯语重心长地说:“其实我很理解你的,你和我一样,童年不幸,你从小不受家里人和外人的待见,我也是,我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

    “但是其实我还是好一点,我妈还是挺爱我的,家里有钱的时候她还是经常会给我买玩具,唉,我挺想她的…”

    “扯远了,总之不知道为什么,我进入了你的身体…”

    看着韩琳面容逐渐狰狞,夏悯意识到用词不当。

    “额…我的意思是,附身…夺舍…唔,就是以你的身体来度过了你生命的最后一天,懂我意思吗。”

    “见到了绿茶婊王柳,那个禽兽部长,还有你的吸血鬼母亲,总之你受的苦,我都能理解,你明白吗?”

    不说还好,韩琳想起了生前伤害自己的这些人,怨气一下子更重了,身边升腾起了黑雾,双目变得猩红,眼中流下血泪,整个气势强大了何止一点。

    夏悯心中一片流浪地球划过,脑海里拿着小皮鞭在那些国产恐怖片导演编剧身上滴着蜡。

    嘴炮有个吉尔用吗!?

    为什么她反而看上去更可怕了啊!

    韩琳冷冷地看着夏悯,话语间藏着不屑和嘲讽:“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进…怎么做到的,但是既然你知道我的事,那你就该知道,我有多想杀死他们!”

    夏悯也有些失去了耐心,说好话劝慰本来就不是他擅长的,特别是面对这种越劝越来劲儿的。

    “杀死他们?你有没有想过,你凭什么能杀人?”

    “就凭我没有彻底死掉,就凭我现在是鬼!”

    “鬼?很牛逼吗?你觉得你很特殊吗?世界上70亿人,每秒都有人出生,每秒都有人死去,你为什么觉得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一个鬼,你又为什么觉得,如果世界上有那么多鬼,到了现在鬼还是只存在于传说怪谈之中?”

    韩琳狰狞的表情收敛,仿佛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

    “释靈协会。”韩琳缓缓吐出这几个字。

    本来夏悯是要在最后关头甩出这个王炸的,但没想到韩琳居然先说了出来…场面一下子有点尴尬。

    不过夏悯是谁?心理素质和脸皮厚度都是绝佳的奇才,这样的天骄又怎么可能受到一点挫折就缴械投降呢?

    “嗯,没错。你知道释靈协会,那你就应该知道,如果有了害人的心思,或者怨念越来越重,那么迟早有一天会变成没有情感的恶靈,到那个时候只有杀戮的本能,不仅失去了自我,还会被释靈协会抹杀!”夏悯凭着自己的理解加上合理推测,开始胡说八道。

    韩琳点点头:“这些我都知道,但是,每当我想起那些事,我都忍不住想要生啖其肉!”

    “你就愿意一换一?你要知道你好不容易才变成鬼的…虽然不是什么好事,但是好歹算是留了一命啊。”夏悯有些不太理解,为什么这妹子怨念这么深。

    韩琳惨然一笑:“你不明白的,人死后化成的鬼是后天鬼,后天鬼的存在要靠怨气支撑,而怨气存在一天,就会加重一分,除非消除怨气的源头,不让早晚会变成恶靈的,而且…鬼也不是这么自由的,基本上只能在死去地点方圆百米的地方活动,出了这地方,力量就会一点点消散。”

    夏悯倒是没想到鬼的限制这么多,和电影里能随随便便从马桶里爬出来的鬼不太一样。

    “那…你都不能离开这里,准备怎么杀人啊?”

    不懂就问,这是一个善于学习的人的最大优点。

    韩琳指了指司机:“用幻境摧毁你们的心理防线,然后附身就好了。”

    “然后杀掉他们?”

    “没错。”

    夏悯听着韩琳简单粗暴的计划,皱起了眉头:“你这样不行啊…”

    韩琳以为夏悯要阻止自己,不满地看着夏悯。

    可夏悯接下来说的话却让她渐渐变了脸色。

    “如果我是你的话,肯定不会这么做。”

    “来,我一步步跟你讲讲啊。”

    “首先,这个禽兽部长,是吧,你直接弄死他就很不可取。他最怕的是什么?前途被毁掉,家庭破碎,然后名声烂掉,对吧,这就是为什么他要杀死你。那么这种情况下,你杀死他,他的体验其实是很舒服的。”

    “我觉得应该先找证据证明他杀了你然后送他进监狱,这样他在意的东西都会全部离他而去,这个时候他就会受到很沉重的打击。然后故意杀人至少也得是无期吧,如果是无期的话,你可以有事没事附身去监狱旁边,短时间内去给他制造个恐怖幻觉送送温暖什么的,他早晚会疯掉的。”

    “如果判死刑呢,这个就厉害了,你不仅可以去吓一下他,而且由于他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那这就是双重打击了。”

    “要知道,比猝死可怕的是意外死亡,比意外死亡更可怕的是慢性死亡,比慢性死亡还要可怕的是知道确切时间地点的等死。”

    “再说回王柳,其实这个人就是挺婊的,实际上是个憨憨,同理,吓疯就完事,如果不够还可以让她家亲戚都知道她在外边给别人当二奶。”

    “然后是你自己家里人,你妈妈最看重的是什么?你弟弟。重男轻女的她为了你弟弟,不把你的生死当回事,也不在乎你的生活,还不断地压榨你。”

    “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废掉你弟弟,吓疯,娶不着媳妇,或者当着你妈的面出意外死掉了,你妈不得崩溃致死吗?”

    “你知道最绝的是什么吗?你亲自动手的次数很少,而且很多时候只需要推波助澜,这样被释靈协会抓到的机会会小很多!”

    “然后…嗯?你有在听吗?”

    韩琳面色僵硬地看着越说越起劲儿的夏悯,呲了呲牙。

    “其实…倒也大可不必那么狠…”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