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阴阳怪气的驱魔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一章 诡异的村子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二十一章 诡异的村子

目录 下一章 →
    两人站在村口,长久不语。

    见夏悯盯着村子中心一动不动,韩琳轻轻拽了拽夏悯的袖口,小声道:“我们还是快点离开吧。”

    夏悯听到这话,回过头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走不掉了,我们还在离这村子那么远的地方都能遇到鬼打墙,在这里就更不用说了。”

    韩琳有些担忧:“那现在怎么办?”

    夏悯耸耸肩,依旧是一副轻松的模样:“来都来了,去看看呗。”

    “可是…”韩琳欲言又止。

    她也知道此时除此之外也没有其他选择,就算是一直在这待着等到天亮,两人也不一定能够顺利离开,而且在这期间会发生什么事,也是不可预料的。

    如果轻轻松松就能离开的话,那么过去那些人也不会那么轻易就失踪了。

    只是就这么光明正大地进去,总觉得有些…

    不过,劝阻的话终究还是没能说出口,因为韩琳也找不到更好的办法。

    可正当夏悯要抬腿去村子里看一看,却发现韩琳的状态有些不对。

    她的身躯变得有些虚幻,不再有之前的凝实感。

    至于她本人,更是慢慢变得有些虚弱的样子。

    “你这是…”夏悯伸出一只手,但还是没敢碰到韩琳,生怕给碰坏了。

    韩琳勉强地笑笑:“好像…好像从你影子里出来快有二十四小时了,我感觉我现在开始变得虚弱,再有一会可能就要陷入沉睡了。”

    夏悯顿时长出一口气:“我还以为你要消散了,原来是没电了啊,那你回去补充补充能量就好了啊。”

    “但是…”韩琳不明白这种时候夏悯为什么还能这么轻松:“现在如果我去补充能量,那你就是一个人了啊。”

    夏悯一脸奇怪:“难道我之前不是人?”

    面对这皇帝不急太监急的一幕,韩琳气不打一出来:“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开玩笑!”

    夏悯扶了扶额:“好啦好啦,我没事的,再说了,你进入我影子好歹我还能敏锐许多,我拖着你反而没有什么帮助吧?”

    韩琳仔细一想,的确像夏悯说的一样,自己面对人还行,但如果是靈,自己的确帮不了太多,更何况现在的自己十分虚弱。

    “好吧。”韩琳咬了咬牙:“那你一个人要注意一点,务必保护好自己,如果你死了,我回不到死亡地,我也会消失的!”

    “知道啦。”夏悯揉了揉韩琳的脑袋,后者无奈地缓缓潜入夏悯的影子,再过一会,可能韩琳便要彻底失去意识了。

    再次感受着那种异物进入身体的感觉,夏悯忍不住躬了躬身子。

    “淦…为什么有种可耻的快感…”夏悯忍不住给了自己一巴掌,将这种想法从脑子里扇出去。

    现在夏悯又是一个人了,其实夏悯更加喜欢现在的状态,不用和人说话,不用和人沟通,只用照顾好自己就是照顾好全世界。

    韩琳和夏悯严格来说在这段时间内是各取所需,韩琳能够获得赖以生存的能量,而夏悯则能拥有数倍于平常的精神力。

    此刻,他便觉得视野比之前清楚了许多,思路也更加清晰,注意力更加集中,甚至对外界的反应也敏锐了不少。

    夏悯一边注意周遭的情况,一边向村子漫步,同时整理着自己掌控的信息。

    首先,这个村子里必定死过不少的人,按照韩琳说的,就算靈的数量只是死去人数的十分之一,也并不是一个小数目,并且一定会有一个极其强大的头领,也就是那始作俑者。

    而自己这边,唯一的优势就是可以真真切切的触碰到靈,可以对靈造成伤害,如果这些靈只是像铁柱那种小孩子,那么夏悯并不吃太多亏。

    但怕就怕其中有特殊的靈,如同韩琳一样,可以制造幻境或者其他的什么东西。

    假如夏悯被拖入这样的陷阱,失去对身体的掌控,那么就危险了。

    可以确定的是恶靈头子肯定有这种能力,不然无法凭空让人消失,不过是怎么做到的尚且是未知。

    不过夏悯算是被诱拐过来的,被一个看起来不怎么聪明的孩子给诱拐来的,那么这里的靈应该并没有太重视他,只要夏悯没有引起靈的重视,就有可能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没错,夏悯想的不是如何逃脱,而是在人家的地盘上打他们一个团灭!

    “还有死亡前一天,用好了可以有一分钟的无敌时间。”

    夏悯并没有忘记自己的这个能力,不过唯一的问题是,上次的触发只是意外,这是一项不稳定的能力,并不能太过于依靠,并且这是一个类似于金身的能力,用好了能翻盘,用不好就只能原地等死。

    夏悯一边在心中快速思考,一边走到了村子边缘的一个普通的院落,这也是最靠近村口的屋子。

    夏悯没有多想,推门走了进去。

    不知道这村子废弃了多久,门一推,空气中便满是灰尘。

    夏悯捂着口鼻,直接走进昏暗屋子。

    屋顶很矮,并不是瓦片,而是厚厚的茅草,这样的屋子如果不把屋顶弄厚,根本挡不住雨水。

    房梁上挂着已经风干成石头的物体,应该是没有来得及吃的腊肉。

    夏悯并没有用手机的电筒,在韩琳附身后,夏悯在黑暗的环境中也可以看清东西。

    屋子正中央的墙上挂了一个神龛,里面供奉的神像已经不见了,只是歪歪扭扭地插着没有烧完的香。

    而神龛下,腐朽的老木桌上,摆放着覆盖厚厚灰尘的相框,夏悯吹了吹,发现里边是一张黑白照片。

    “这屋子的主人吗?在废弃之前就已经死掉了吗?”

    这看起来就是很普通的供奉祭奠,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不过在夏悯的翻找之下,还是找到了一些其他的线索。

    夏悯翻到了一个记事本,准确的说应该是毛边纸装订的一个册子,里边的字也是用毛笔书写的繁体字。

    册子只剩下一半,也不知道是虫蛀了还是被撕走了。

    “又死了,快到我了!”

    记事本前面记录的还是一些柴米油盐的琐事,而最后一页,却是很突兀的一句话。

    夏悯盯着那略显凌乱的字迹,陷入了思考。

    接着回头拿起桌子上的相框,突然之间觉得这普通的黑白照片,似乎有些不普通。

    一般的遗照不说面带笑容,至少会挑选死者生前看上去比较安详的照片,不过这一张,夏悯从他的面部表情看到的是一种忧愁,好像在惧怕着什么。

    结合记事本来看,这人似乎知道自己早晚会死,而且他死前,好像死了不少人。

    夏悯突然感觉事情比想象的要复杂,这个村子里的东西,并不只是拐走孩子和诱拐路人这么简单。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