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阴阳怪气的驱魔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三章 遗照都给你扬喽!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二十三章 遗照都给你扬喽!

目录 下一章 →
    柜子是很普通的木制立柜,两开的门,下边有几层抽屉,上边是莫约一点五米高的空间。

    夏悯便藏身在这柜子中,一直眼睛从门缝里往外看。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夏悯担心手机的光亮会正好引起外边那些家伙的注意,并没有去看时间,只能大概地估计一下。

    或许是半个小时,或许是一个小时,屋外又响起了脚步声,从一点点声音变得杂乱不堪,又慢慢归于平静,最后只剩下一道孤零零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还是那只肮脏的靈,他的腹部微微隆起,比之前在门口枯瘦的模样看起来更加圆润。

    如果不是满嘴没擦干净的红糊,以及嘴角的拉丝的口水,那么更熬夜晚归的中年社畜并没有太大区别。

    只见他瘸着一条腿,一点一点挪到木桌前,然后整个人如同一摊烂泥,融化在了地面,然后这团烂泥像一条蠕虫一般,顺着木桌腿攀缘,然后包裹了相框,最后渗了进去。

    整个过程十分缓慢,大约持续了近五分钟。

    夏悯又观察了许久,见一切似乎又归于平静,便推开柜子门,走向相框。

    一切好像从未发生过一样,相片中的人依旧是黑白,表情也没有发生变化。

    夏悯盯着相框良久,把相框扶正,靠在了墙壁上,然后走出了屋子。

    “我记得刚刚好像看到了…”

    夏悯径直朝着之前藏身的夹缝处走去,在一堆茅草中翻出了一把附着了泥浆,已经是土黄色的镰刀。

    “找到了。”

    紧接着,夏悯先是抠掉镰刀表面的泥土,然后在墙壁拐角处的棱角处磨了起来,动作轻柔而缓慢,只发出了极其微小的声音。

    很快,镰刀有些钝了的刀刃又闪烁起寒光,映出了夏悯有些兴奋的目光。

    “这样应该够了。”

    轻轻用手指划过刀刃,夏悯感受到一丝刺痛,一道红线出现在他的手指末端。

    夏悯满意地挥了挥镰刀,感觉意外的顺手,然后走回了屋子里。

    他不假思索,直接伸腿踹向相框。

    “砰!”

    相框没有想象的坚固,直接被夏悯踹成了两半,夏悯举起镰刀,注视着碎成两截的相框。

    但是…什么也没有发生。

    没有想象中的挣脱束缚的靈,只有从相框中滑落的相片。

    夏悯没有丝毫的犹豫,捡起相片撕成两半。

    相片中的人已经变成了上下两截,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奇怪了…难道是我的操作有问题?”

    夏悯想要用火烧了相片试试,但是因为自己不抽烟,所以身上并没有打火机。

    他只好退而求其次,先是将相片一点一点撕碎,然后用镰刀尖端在每一块碎片上戳个洞。

    夏悯看着就算是这样还不出现的靈,有些疑惑:“该不会是我第一脚下去就死了吧?”

    夏悯咬着嘴唇,将镰刀别到裤子口袋里,然后把相片的碎片全部聚集在一起,双手捧着走到井边给扬了。

    “如果这样你还能出来恰饭,我夏悯愿称你为最强。”

    夏悯拍拍手,退回了屋子门后,双手抓着门沿,露出半个身子,观察着井会不会有什么异变。

    不过让他失望的是,就算是这种近乎挑衅的行为,还是没有引起什么变化。

    这不禁让夏悯感到一丝困惑。

    不说是盘亘在村子里的恶靈,就算是这种喽啰靈好像也不爱搭理自己,这让夏悯感觉自己对他们来说就像路边随处可见的蚂蚁,根本毫不在意。

    可如果是这样,那个小孩为什么要把自己引来这里,难道就是为了让他看看这些人聚餐?

    这不禁让他想起大学学生会邀请其他部门参观换届典礼时的情景。

    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让你看看我们多牛逼而已。

    不过夏悯并不是什么乐观主义者,他也不会觉得这恶靈会那么无聊,非要在他面前搞个检阅仪式让他惊呼“好多鬼我好害怕”。

    但是到现在,夏悯也没有遇到什么针对他的异状,反而是他不断地刺激,却没有得到应有的迎合,这让他有些苦恼。

    正当夏悯盘算着要不要挨家挨户把他们照片给扬了的时候,之前藏身的柜子突然有了响动。

    可是夏悯明明记得自己进去的时候空无一物,难道是在自己出去扬照片回来的这段空隙中有东西进去了?

    那自己刚刚躲在门后往外看的时候,屋子里岂不是同样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想到这里,夏悯虎躯一震,突然感觉后背一凉。

    他直接拔出了裤子里的镰刀,然后俯着身子,从之前自己在柜子里视线的死角,一点点向柜子挪动,同时左手慢慢探向门把。

    “吱——”

    门被猛然拉开,可里边空无一物,夏悯突然想到了什么,抬头一看。

    一张惨白的脸正对着自己,那双冰冷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看。

    夏悯下意识退后半步,举起镰刀和那家伙对峙。

    柜子很大,底下的抽屉有大概半米高,柜顶离地面大约有两米,听见柜子有响动,夏悯下意识地以为是有东西在柜子里,却忽略了柜顶。

    如果这东西不是突然出现的话,那么其实夏悯在柜子里的时候,与他一板之隔,离他不到十公分的脑袋顶上,就趴了一直靈!

    想明白这点,夏悯咬着牙,瞪着那靈,忍不住道:“你***伏地魔啊!”

    而那靈只是盯着他,嘴巴慢慢张开,露出尖细的牙齿,发出了尖锐的声音:“你杀掉了狗狗,阿姨会把你吃掉的。”

    夏悯并没有转身就跑,在受惊的小心脏平复下来后,他一边保持着正面对着靈,一边向门口倒行,伸出脚把门关上。

    柜子虽然大,但柜顶仍然不足以藏下一个成年人,再加上那张女孩子特有的小脸盘子,夏悯推测这大概是和引他来的小孩子一样靈。

    而且很奇怪的是,这个靈称呼那些会进食的靈为狗,仔细想来,那些靈好像显得格外呆滞,不如这些孩子靈一般灵动人性化。

    夏悯不由得推测,难道这里的靈还分等级的吗?

    柜子上的靈始终盯着夏悯看,眸子里没有任何情感,就好像看着路边随处可见的杂草。

    夏悯斟酌片刻,试探问道:“你住在这里吗?”

    那靈点点头:“你闯进了我家,杀死了我的狗狗。”

    “你管那人…叫做狗狗?为什么?”

    “因为…”靈微微露出思考的神情:“因为…因为娘说他是我的狗狗。”

    想了想,又补了一句:“以前是爸爸,现在是狗狗。”

    夏悯露出感兴趣的笑容:“哦?那你的妈妈呢?”

    “妈妈…”那靈皱着眉头想了很久,最后终于攥着小拳头,肯定地说:

    “妈妈被娘吃掉了,剩下的喂给其他狗狗了。”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