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阴阳怪气的驱魔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九章 当代恶臭青年的夜生活竟然是凌晨两点半码字!!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二十九章 当代恶臭青年的夜生活竟然是凌晨两点半码字!!

目录 下一章 →
    小胖子看上去很友善,见夏悯眼巴巴地看着自己吃东西,十分大方地把自己正在吃的一盘菜推给夏悯。

    “你也吃。”小胖子一边舔着手,一边把沾着口水的手伸进菜里翻找着肉,晶莹的拉丝似乎无法阻挡小胖子的食欲,不过也有可能是自己的口水,并不在乎。

    夏悯眼皮跳了跳,勉强地笑了笑:“不用,你快吃吧。”

    虽然夏悯一晚上没吃东西,还经历了高强度的奔跑,的确有些饥饿,不过鬼知道这地方的东西能不能吃?

    特别是当夏悯看到某一道菜中半截手指,便彻底打消了“要不偷偷喝点汤”的念头。

    突然,杂乱的脚步声在门外响起,血怪已经搜索到这里来了。

    还不等夏悯开口,小胖子就很主动地大声冲外边喊:“我娘让我来端菜,你们来干什么,离我远点,看见你们就恶心!”

    小胖子好像对那些血怪也有着威慑力,话音刚落那些血怪就往别的地方去了。

    夏悯有些好奇:“你看起来很讨厌他们?”

    小胖子摇摇头:“也不算讨厌,就是太丑了看着恶心…”

    说完怜悯地看看夏悯:“你现在刚死,还像个正常人,再过一段时间你也会变成和他们一样的。”

    小胖子背起手,故作深沉地感叹着:“他们也曾经像你和我这样说话,可是后来,他们都慢慢变成了那模样,很长时候才能有人陪我玩。”

    说着狠狠地咬了咬手中的排骨:“我好孤独啊。”

    夏悯蹲下身子,安慰小胖子:“没事的,很快你就不会孤独了。”

    说完还温暖地笑了笑。

    小胖子好像没想到夏悯会是这个反应,竟然有些感动:“你是个好人,以往那些人,我告诉他们这些的时候,他们会恐惧,会歇斯底里,但是你是第一个反过来安慰我的。”

    “家人才是最重要的。”夏悯笑得有些意味深长:“只要一家人一直在一起,整整齐齐的,就不会孤独了你说是不是?”

    小胖子歪着脑袋想了想,重重地点点头:“没错!我们这就去找妈妈吧!”

    ……

    一名穿着有些不合身的西装的中年男人,正艰难地行走在崎岖的山路上。

    “通灵果实居然有反应了,看来这次是个大家伙啊。”

    中年男人挠挠地中海的脑袋,拿出一只刻有神秘大树浮雕的怀表,口中默念一阵。

    怀表竟然在没有外力的作用下,开始朝一个方向倾斜。

    “能让通灵果实有反应的靈,也不知道我一个人能不能对付啊…”

    男人表情有些凝重,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早上七点半了,但是卜测会那边却说通灵果实的反应越来越大。

    “白天了还能越来越活跃,该不会是已经进化出靈域了吧…该死的,也不知道增援来不来得及。”

    暗骂一声,男人继续迈开步伐,朝着怀表所指示的方向走去。

    ……

    小胖子无法理解,为什么刚见到自己,娘亲就好像癫狂了一般,更无法理解,旁边这个大好人为什么要把自己抱在胸前,还卡住了自己的脖子,让自己没法把嚼碎的食物咽下去。

    快住手啊!食物在嘴巴里要没有味道了啊,必须赶快吞下去啊!

    小胖子想要大喊,却根本无法出声。

    “这位…该怎么称呼呢?地主婆?无所谓,请问可以放我离开吗?”

    夏悯没有在意身边虎视眈眈的血怪们,在他看到恶靈头子的第一反应时,就知道这波稳了。

    他本来打算如果恶靈铁骨铮铮,不受自己的威胁,那么就使劲扔出小胖子,在恶靈的注意力放在小胖子身上的时候冲上去一顿乱砍。

    不过现在看来嘛……

    这小胖子绝对是她的命根子!

    “你…快…放开他!”恶靈面目扭曲,无比地狰狞。

    她想不通,让这些血怪去追人,为什么没追到不说,反而搭上了自己的亲生儿子。

    她更想不通,明明只是一个人类,为什么能够触碰到靈。

    不过现在却不是关心这些的时候,因为自己最疼爱的儿子正在这人类手上,看他的模样,轻轻松松就可以杀死自己的儿子。

    是的,就算是靈,也可以真真切切的杀死!

    人死过一次能够变成靈,可是靈再死一次,就什么也没有了。

    夏悯见恶靈严肃暴怒的模样,哑然失笑:“我只是帮他减肥而已,不要激动,他都那么胖了,再吃怎么行呢?”

    “不要那么严肃嘛,我只想离开这里,不会做其他事情的,我帮你儿子减肥了,你看,他没法咽东西了,吞不下去是不会胖的。”

    “这可是个大忙,我帮了你,现在轮到你帮我了,行个方便开个门吧,我不会再回来了,我发誓。”

    恶靈听不懂什么是减肥,她也并不想听懂,但她知道此刻自己儿子的小命捏在这个人的手上。

    小胖子和其他叫自己娘的人不同,他是真的自己的孩子,绝对不能有闪失!

    恶靈沉默了,她的表情逐渐趋于平静。

    夏悯也不着急,就这么笑呵呵地等待着恶靈的决定,时不时地逗弄逗弄小胖子,看看小胖子挣扎的表情,再看看恶靈的反应,试探着底线。

    终于,恶靈粗糙的声音再次响起:“你放开他,我放你走。”

    “不行哦。”夏悯摇了摇头:“不管你是怎么想的,我都会一直带着他,直到我安全为止。”

    看着恶靈的表情开始变得愤怒,好像要说什么,夏悯却一本正经抢先道:“我对你而言…”

    他指指身边的血怪,接着道:

    “只是他们其中一个,不过我怀里的可是你最疼爱的儿子…虽然我不知道你怎么生出来的,不过无关紧要…”

    夏悯说着不由自主偷偷瞥了瞥为首的血怪脑袋上长长的角。

    “你没有讲条件的资本,威胁我会死掉吗?开什么玩笑,再差还能差到哪去?”

    “不过现在我可给了你机会,一只这东西,换你儿子的命,想清楚了吗?”

    在这一刻,夏悯觉得自己简直是一个带恶人。

    “不到绝对安全,反正我是不会放掉这小家伙的,当然,我也不敢确定我一定会放掉他…”

    “不过你可以赌一赌嘛,赌我言而有信,赌我会放掉他…”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把我说的话当放屁,赌我不敢弄死他,赌我就算看到那边的怪物正在慢慢接近我,也不敢对这小子做些什么。”

    夏悯咧开嘴,露出森白的牙齿,手上的力气又加重了些。

    “我什么都没有,所以我不怕跟你赌。”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