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阴阳怪气的驱魔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二章 失去同步警告?(致敬我的童年楚人美)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三十二章 失去同步警告?(致敬我的童年楚人美)

目录 下一章 →
    “你说什么?”夏悯挑了挑眉,继续吃着饭菜。

    看得出来,夏悯经过了一整夜的摧残是真的饿了,虽然这并不一定能让他在现实世界饱腹。

    但夏悯这做派,放到了方田的眼中,就是对他最大的不屑和蔑视。

    他胀红了脸,再次质问道:“为什么当初不让我主事?”

    “你主事?”夏悯扒拉一口饭,不得不说,那个没有农药的年代,饭菜的味道都要清爽不少。

    “你主事,他们就不抄我们家了吗?”

    方田并没有被夏悯问住,他好像早就准备好了说辞:“我没办法改变这个,但是我来主事,至少不会让他们对我们有这么大的怨气,我们现在的日子会好过许多!”

    “那你可真牛逼。”夏悯随意地附和着。

    方田的猜想里,这娇生惯养半辈子的女人也许会嘲讽,也许会暴怒,也许会后悔,但绝不该是这样的反应。

    “你这是什么意思!”方田有些不满。

    夏悯放下碗筷,正了正身子:“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没上过场的人永远是最强的人?”

    “或许你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我来给你解释一下吧,就好比两个村子比赛插秧,其中一个村子输了,他们就说,如果上场的是某某某,那么局势肯定会大不一样。”

    “这么说,你能明白吗?”

    方田总算是明白了,夏悯这是在嘲笑他马后炮,对方根本不相信自己可以做到比她更好。

    这也激起了方田的怒气,他无意识地提高了自己的音量:“难道你害怕我来主事会比你强,比你爹强,威胁你们的地位吗?没错,你们肯定是这么想的!”

    夏悯看着恼羞成怒的方田,摇了摇头,挂着淡笑:“当然不会咯,毕竟你姓方嘛,你叫方田对吧?”

    方田愣住了,他不知道为什么夏悯要这么说,明明是十多年的夫妻了,她难道连自己的名字都记不住?

    “你看,你姓方,我也姓方,我们都姓方,一起住在方家,我们是一家人啊,有什么威胁地位之说呢?”

    听着夏悯的话语,方田迷惑地眨眨眼。

    夏悯摊了摊手:“你姓方啊,姓方…你看,你姓的是方家的方,而不是我跟你姓方…”

    方田终于意识到夏悯在说什么,脸色变得一下子难看无比。

    “你入赘了,所以改姓了啊,你姓方啊,不姓张,不姓孟,你姓方啊,明白了吗?我们是一家人啊!”

    夏悯的声音如同梦魇,撕开了方田心底隐藏最深的那一块遮羞布,这让他变得癫狂。

    “你闭嘴!你这个…你这个婊子!没了你爹你什么也不是!”

    夏悯没有因为方田的辱骂而生气,对他这个修炼阴阳术的阴阳师来说,婊子这个词的力度就好像少女用柔荑轻抚自己的情郎一般,根本不痛不痒,基础词汇而已。

    “你瞧瞧,我们可是一家人。”夏悯耸耸肩,抬着头无奈地看着站起来仿佛要揭竿而起的方田。

    “连一家人说你入赘你尚且如此,那其他人呢?你来主事?”

    “我们现在到了这步田地,所以你知道要和他们搞好关系,但这并不表示你来当这个当家的,你就能在最重要的时候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想想那些人怎么对待你的吧。鄙夷?轻视?”

    “如果你有权有势,你还能理智的做事吗?”

    “我觉得你会比我还要刻薄的。”

    方田听到这些,好像被一盆凉水从头浇到尾,泄了气一般坐回椅子。

    良久,方田眼睛泛红,仰着头长出了一口气。

    “我知道,我赘婿的身份,很多人看不起,但我没有办法…”

    夏悯叹了口气:“一个人越是缺少什么越是想要什么,我能理解。”

    “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方田轻声道。

    夏悯听着屋子外,似乎还在进行着振奋人心的演讲的大胡子,笑了笑。

    “还能怎么办呢?”

    方田颓丧地说:“你知道我们接下来会被怎么处理吗?”

    “我听说,以后我们想要继续过活,就必须去听他们的话…”

    “以前我们所嫌弃的脏活、累活,都要自己干不说,现在吃的这些东西也会成为日常果腹的东西,并且,还会受到所有人的歧视,我们会变成所有人都唾弃的,都不想沾上一丁点关系的人。”

    夏悯明明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但看着窗外的火光,还是感受到了它的滚滚洪流,这个年代的人,没有正确的领导者,一切显得混乱且残酷,或许这个村子今天姓牛,明天就姓马了。

    他开始想起自己的外婆,她也是经历过这些的人,他现在和她一样,都是见证者。

    “你要珍惜来之不易的日子,你和那几个同学的矛盾…你太冲动了,我们小时候啊…”

    初中的一些事,夏悯让家里赔了不少钱,但外婆没有责怪他,只是坐在沙发上,握着夏悯的手,语重心长,却又不像说给夏悯听。

    “还能…怎么办呢?”夏悯无力地问道。

    “我不想这样下去了…”方田起身,看着夏悯:“我要恢复我原本的姓氏,我要彻底地,彻底地改变自己!”

    他看着夏悯,那眼神变得狠辣而尖锐,如同择人而噬的饿狼一般。

    “你想干什么?”夏悯一动不动,平静地看着方田。

    “韩立全说了,我只要让你消失,我就和你们方家没关系了,我还姓韩,以后要记录户籍,没人会知道我和方家有关系,我也不用干那些脏活累活,还能分得一部分方家的钱财。”

    “你这是在自欺欺人啊。”夏悯笑了,他发自内心地,觉得方田很可笑。

    “只要有一线机会,我就会去争取,这就是我和你的不同!”方田义正言辞,掏出了藏在身上的一把剪子。

    夏悯眯了眯眼,动了动嘴巴。

    “你说什么?”方田见夏悯动嘴却没有发生,下意识地问。

    “我说…”

    夏悯突然伸手,抓住桌子上的碗朝桌角上一磕,陶碗应声而碎,夏悯右手握住手中的碎片,左手一掀桌子。

    未吃完的饭菜汤水洒在方田的身上,后者伸手一挡,而此时夏悯欺身而上,一把捉住方田握住剪子的手,另一只手抓着陶碗碎片冲方田的脖子划去。

    方田的眼中此时只剩下意外与惊恐,这是他根本没有想到的展开。

    可就在碎片要触及方田的喉咙时,夏悯却感觉到好像有无形的力量在阻止自己这么做!

    一阵眩晕袭来,夏悯失去了对自己手的掌握,而反应过来抓到机会的方田狠下心来,大喊一声:

    “啊——!!”

    剪子没入了夏悯的胸口,从肋骨间插入。

    还未死全的夏悯被方田拖拽着扔进门口的大井。

    在夏悯脸部没入井水的一瞬间,一个奇怪的想法突然出现在夏悯的脑海中——

    我要让所有喝过和井联通的水源的人,全部死掉,让所有人永远成为我方家的奴仆,让这整个村子给我陪葬!!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