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阴阳怪气的驱魔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六章 这章不知道取个什么标题…唉…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三十六章 这章不知道取个什么标题…唉…

目录 下一章 →
    夏悯自来熟地坐下,随手端起桌子上的茶,无视了国字脸不悦的目光,脸不红心不跳地一口气喝了一半。

    那国字脸男人刚要说话,便被冯老乐呵呵地制止:“没事,真嗣啊,再去泡一杯就是了。”

    国字脸点点头,起身离开。

    而冯老这才开始打量夏悯的面容,露出慈祥的笑,好像长辈见自家晚辈似的亲近自然。

    这也并没有让夏悯感到不适,反而让他想到了自己外婆和小学时候对自己很好的张老师。

    那是让人感到如沐春风的友善。

    夏悯也暂时压下心中所有的疑惑,表现出友善的模样。

    本来他想表现得无礼一些,试探试探这些人对自己的态度,不过人家既然都那么给面子了,自己再装就有点过了。

    “不知冯老找我有何贵干啊?”

    一边说着话,夏悯一边从落地窗往外看,发现自己不在城区,应当是在什么山间别墅,绿水青山的还颇有些隐居世外的感觉。

    冯老一点点折叠好手中的报纸,将它放到桌子上,还用手压了压,然后取下了老花镜,放到报纸上,不紧不慢地开口。

    “我想你昨天应该经历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事情吧?”

    夏悯眨了眨眼,露出困惑的表情。

    “我只记得我下班以后准备散会步再回家,却莫名其妙到了一个荒废的村子里,那村子里好像还有其他东西,说出来您可能觉得有些可笑,不过…我怀疑那里有鬼。”

    冯老没有嘲笑夏悯的天方夜谭,而是一副好奇的模样:“你继续说。”

    夏悯吞了口唾沫,好像很紧张的模样:“然后我…我想跑出去,却怎么也出不去,就好像是鬼打墙了一样。”

    “你看见鬼了吗?”冯老打断道。

    夏悯摇了摇头:“我没有看到鬼,但是那地方确实充满了诡异。”

    冯老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继续吧。”

    “然后…”夏悯顿了顿,好像在整理思绪:“然后我很害怕,想找个地方躲到天亮,却不小心掉进了一口枯井。”

    “那枯井不深,但是我在里边发现了一个很可怕的东西…”

    “哦,什么?”冯老依旧是乐呵呵的模样。

    “一具白骨!”

    “我掉进井里的时候是整个人摔下去的,正好把那白骨给压碎了,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天突然亮了,我正想爬出井跑回家,却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晕了过去。”

    “再醒来就到这里,而且还看到了王主任。”

    “说实话,我现在也是很困惑,我甚至怀疑我昨晚到底是不是在做梦,还有王主任为什么会在这里,你们又是什么人…我真的糊涂了。”

    夏悯表现得很颓丧,就像是世界观崩碎以后不愿意接受的人,迫切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来建立新的世界观。

    冯老身子微微后倾,靠上了沙发靠背。

    “孩子啊,我可以告诉你,那不是梦,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不过我们一般称呼它们为靈。”

    “什么!”夏悯一副震惊的模样:“真的有鬼?”

    说完无力地瘫倒在沙发上:“不过这也是唯一的解释了,只是…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是我遇上了鬼?”

    冯老沉吟片刻,似乎是在作什么决定:“孩子,你听说过释靈协会吗?”

    “释靈协会?”夏悯重复了一遍,露出迷惘的神色。

    “是的,释靈协会。”冯老解释着:“一个平衡世间阴阳的,不为人所知的组织,你可以理解为驱魔人组织。”

    紧接着冯老把秋逸说过的关于释靈协会的东西又重复了一遍,夏悯一会面带异色,一会又吃惊不已,像极了正在重塑三观的人,到了最后,他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您该不会就是…”

    “是的。”冯老平静地点点头:“我,刚刚泡茶的赵真嗣,还有王明亮,都是协会的会员。”

    夏悯有些不解:“可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冯老叹了口气:“你说的那个荒村,有着很强大的恶靈,本来是应该协会派人去解决的,可是”

    “是的,你应该是那恶靈准备残害的人,不过或许你误打误撞摧毁了那恶靈的布局,那白骨可能是很关键的东西,最后让我们的人顺利的解决了麻烦。”

    说着,冯老又有些后怕似的道:“我们的人出发前并不知道那恶靈已经进化出了靈域,自以为是荒山野岭的冤死鬼成了精,它太狡猾了,后果差点不堪设想。”

    “靈域…”夏悯默默记住了这个词,也是表现出心有余悸的模样。

    “那我岂不是捡回了一条命?”

    冯老点点头:“可以这么说,孩子,你的运气真的很不错。”

    夏悯犹豫了一下:“那既然…事情最后顺利解决了,我可以…嗯,离开了吗?”

    “不可以。”冯老摇了摇头。

    霎时间,夏悯的脸色变得苍白:“不会是要…杀人灭口吧?”

    冯老被夏悯说得哑然失笑:“如果要灭口,不把你带回来就行了,又何必要多此一举呢,你死在荒村和死在这里,哪个麻烦大不用我多说吧?”

    “那您的意思是…”夏悯面色好看了一些,不过还是显得有些忐忑。

    冯老伸出两根手指,笑眯眯地说:“本来应该让你接受催眠洗脑,把这段记忆去掉的…”

    夏悯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洗脑这种东西,稍不注意就会被洗成傻逼脑瘫的,如果不是迫不得已,谁也不会去尝试的。

    “不过…”

    冯老又接着说:“你能够察觉到那里有靈,说明你的感知力比常人要强上不少,而且你死里逃生,也证明了你的命格很硬,被我们所救,也证明我们有缘。”

    “所以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洗脑,忘掉这件事,二:加入释靈协会。”

    “不过我先提前给你敲个警钟,洗脑可能会洗成白痴,加入释靈协会也可能遇上很危险的事情,就像这次,如果不是你削弱了那恶靈,王明亮恐怕就回不来了。”

    夏悯犹豫了很久,冯老也并不着急,就这么等着。

    良久,夏悯试探开口:“我能不能都不选,我保证这件事永远烂在我肚子里?”

    冯老似笑非笑:“你觉得呢?”

    “好吧。”夏悯认命似的点点头:“那我就加入释靈协会吧,好歹我的命还在自己手里,洗脑这玩意儿太邪乎了。”

    冯老满意地点点头:“去找王明亮吧,他会告诉你该做些什么的。”

    夏悯点点头,又和冯老寒暄几句,就要起身离开,却被冯老突然叫住,夏悯回头疑惑地看着冯老。

    “你真的之前从来没听说过释靈协会吗?”

    夏悯摇了摇头,好像在奇怪冯老为什么这么问。

    “没事了。”冯老自嘲似的笑了笑:“看来我们终究是见不得光的啊。”

    夏悯心里有些奇怪的感觉,不过还是道了声别就转身离开。

    在转身的一瞬间,一老一小两个人都露出发自内心的得逞笑容。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