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阴阳怪气的驱魔人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七章 奇怪的孩子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四十七章 奇怪的孩子

目录 下一章 →
    “额,铁柱?”

    虽然夏悯心中此刻充满了疑惑,却没有办法表现出来。

    总不能说我是抓鬼的那小子是个鬼吧?

    “是啊,那孩子叫铁柱,你找他干嘛?”保安用审视的目光看着夏悯,随后想到了什么:“你不会是人贩子吧?”

    “不是…”夏悯连忙解释:“人贩子也没有进小区偷小孩的啊,我前两天见过他一次,也是大半夜,在南郊那边,结果他一下子不见了,今天又在这边看到他了,这不是好奇吗,想看看这到底谁家孩子,天天到处跑。”

    保安“哦”了一声,点了点头,然后问:“你为什么老是往郊区跑?”

    夏悯感到一阵无力,想了想,解释道:“我是个灵异小说作者,喜欢半夜出去找灵感。”

    “那天本来准备去南郊逛逛,结果就在那荒郊野岭的看见这小孩了,还和他说了几句话。”

    “本来以为是附近农家小孩,结果他突然就不见了,后来听说那一片也没有什么村子,就给我吓坏了,我都怀疑是我见鬼了。”

    “今天好容易缓过来准备再出来找灵感,没想到我到这里也看见这小孩了,咬了咬牙准备跟上了看看,结果就看着他进到这里来了。”

    说完,夏悯还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用一种惊慌之中带有一点小庆幸的目光看着保安,好像在说:知道他不是鬼我就放心了。

    保安听完夏悯的述说,出乎意料地没有驳斥,反而是点了点头,好像在认同夏悯说的话。

    “嗯,那孩子的确有些…不太正常,怎么说呢,他老是喜欢大半夜往外跑,而且晚上跟变了个人似的,有时候我在门口遇见他跟他打招呼他也不理我。”

    “一开始我没让他出去,毕竟大半夜的,一个小孩子肯定不安全,但是第二天他妈来找我,说是以后不用管他,让他出去就是了,我这才放他出去。”

    夏悯察觉到一丝不同寻常,打断道:“等等,你说他有妈妈?”

    保安一脸奇怪:“废话,谁没有妈妈,那么小的孩子没妈妈早送去孤儿院了。”

    夏悯反应过来,在这些人的眼中,那靈就是普通的孩子,而自己看待它们则是用看待靈的眼光来看的。

    一个靈有妈妈不正常,可是一个正常的小孩子没妈妈才不正常。

    “没事。”夏悯面露尴尬之色:“你继续。”

    “总之你不用担心,那孩子不是什么鬼,只是喜欢大半夜往外跑。”

    “嗯…你白天也见过他是吗?”

    “是啊,他妈妈每天一大早送他去上学,今年可能三四年级了吧?”

    “你说的他晚上跟变了个人一样…是什么意思啊?”

    保安眉头微微抬起,好像在斟酌该怎么解释:“我也不太清楚,就是一种感觉,他白天的时候就挺活泼开朗的,遇见我也会叫声爷爷好,但是到了晚上,他连招呼都不打的。”

    “反正就是让人感觉很奇怪,别说是你了,有时候我大半夜地看着这么个小孩在外边到处晃我都瘆得慌。”

    “这会不会是什么病啊?没带孩子去看看吗?”夏悯看起来有些关切。

    “谁说没有呢,但听说所有大夫都看不出来个所以然,后来专家会诊说是这孩子有多动症,我们也不明白这些,这孩子在咱们这都挺有名的。”

    保安也是上了年纪,喜欢唠叨,这话头一打开,也就这么说了下去:“你说住在这里的人,都是外地来的,要么就是没钱,要么就是没关系,在这里打拼,谁家里不困难?”

    “不过好就好在这种地方的住户总是要比大城市里要有人情味儿得多,我儿子住西城那边,打拼二三十年才买了间房子,那邻居啊一年到头不说一句话,他们叫我去住我也不乐意,还不如在这当个保安。”

    “这儿住了可能有一百多户人家,不说人人都认识,但是都是能打招呼的人,可不比那城里好?也就是在我们这儿了,大家都乐意互相帮忙照看着,换个地方,铁柱那孩子早就该呗人贩子给拐跑了。”

    夏悯回头看了看此时显得静悄悄的挤在一起的七八层的筒子楼,也是颇有些感慨。

    “得了,大爷,知道那孩子是正常人就行了,我也就放心了,这大晚上的我也不多耽误你休息了,我就先走了。”

    夏悯善意地笑了笑,准备先离开再说,大晚上的就算要上楼看或者收集信息肯定也不方便。

    保安点点头,送夏悯出了这阳光公寓大门。

    在门口,保安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夏悯笑了笑,开口道:“大爷,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那保安有些担心的样子:“你说你是个灵异作者,我劝你还是不要大半夜找什么灵感了,安城几百上千年的历史,那时间长了总会碰到不干净的东西的。”

    夏悯好像不相信似的大笑两声:“哈哈,那我巴不得遇上点什么有趣的东西,那我写出来的作品肯定不一般了。”

    “唉,年轻人就是不听劝,年纪轻轻的干什么不好啊,非要去当作者,我知道的作者,特别是写什么网文的,饿死不知道多少了。”

    保安背着手一边摇头一边往保安室走去,留下尴尬的夏悯。

    “哎,大爷。”夏悯动了动眼珠子,开口叫住要进门的保安。

    “还有啥事?”保安回过头来有些疑惑。

    “那什么,我觉得这孩子是个好素材,我过两天白天再过来了解下他的事儿行吗?”

    “就这事儿啊。”保安点了点头:“来吧,这里的街坊邻居多多少少都知道点他的事儿。”

    夏悯谢过保安之后,一边往市区走,一边默默盘算。

    这叫铁柱的孩子必定是有问题的,这是毋庸置疑的。

    可是问题在于,为什么他能够被人所看见?

    夏悯也悄悄用项链测试过着保安,绝对的正常人没有问题,但是他又说这小孩不是什么鬼,而且还有妈妈,白天还能出现去上学。

    这就很离谱啊。

    那会不会是项链出了问题?也不应该啊,一个小孩大半夜一个人到处跑就够奇怪的了,然后恰好和荒村外的小孩长得一样,恰好被项链指引,恰好精神错乱问自己惊不惊喜?

    尽管穿得衣服已经不一样了,可是那欠揍的笑脸夏悯化成灰都认得。

    那么,到底***什么***叫***惊喜?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