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少年大将军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 突然出现的骑兵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 突然出现的骑兵

目录 下一章 →
    相柳儿脸色一沉,沉默数息,冷声说道:“九天前发生的事到了今天才传回消息,是谁隐瞒不说?”

    斛律封寒咧嘴笑了笑,没有多说,只怕相柳儿心有不愉,不过倒还不至于起了杀机。

    瑶庭没有及时传信,约莫是存了心思要截杀大甘骑兵,无论是轻视,亦或是不忿相柳儿对李落如此称誉,多半都激起了草海豪杰的争胜之心。如今有了音讯,自然是这一战未能建功,如果当真留下了大甘骑兵,传过来的消息就不只是大甘众将士的行踪了。

    相柳儿沉吟少顷,眉头微微皱了皱,自言自语道:“额尔古,难道他们想绕过回錾,从西域返回大甘?”说罢相柳儿猛然一顿,摇头忖道,“不对,虎头蛇尾,如果就这样返回大甘,当初也不必进到草海腹地。”

    “拨汗,你说这会不会是大甘定天王声东击西的诡计?”

    “不无可能。瑶庭那边可有说是何人领军么?”

    “没有。”斛律封寒摇了摇头。

    “有多少人?”

    “人倒是不少,信中交代有三万余众。”

    相柳儿揉了揉眉心,耐不住困意打了个哈欠,暗自思索,如果真有三万之数,数番鏖战之后,差不多就是此刻李落所率北上草海的大甘骑兵。相柳儿不会尽信瑶庭传信的数目,行军之中,有的是手段迷惑对手,可以从少变多,也可以从多变少,难不住自己,想来也难不住李落。

    “静观其变,如果在额尔古的真的是他,这一次祭天之后,我们即刻动身,在大甘牧天狼赶来之前攻下鄞州秦州,与大甘朝廷划江而治。”

    “嗯,拨汗以为在额尔古是李落的把握有几成?”

    相柳儿没有回答,也许连半成的可能都不会有。

    祭天大典还在继续,黎明之前,天地间的暗色最重,山巅火光摇曳,火苗窜了起来,借着夜风跃起数尺,偶尔还会发出噗噗的声音,仿佛能将鹿野那伽山顶的夜空点燃。

    山巅祭祀眼看着就要告终,晨光破晓,夜幕如水一般向天边另一侧退了回去,鹿野那伽孤峰内外,万物再一次从黑暗中跳了出来,重新焕发了生机。

    鹰鸣角上的骨雅众人都松了一口气,祭天圣典没出什么纰漏,善始善终,如今善始已算了结,等到片刻之后的第一缕晨光映了圆珠,壤驷葵再将祭天台上的圣珠送回山下,祭天大典便算善终。

    这一次祭天圣典之后,大概这骨雅灵祀非壤驷葵莫属。鹰鸣角上人心浮动,越是尾声,越少了最开始祭天时的虔诚,无数道目光在壤驷葵身上上下游弋,着实让壤驷葵难受。不过这些目光在碰到人群之中的相柳儿之后都不约而同的转向了别处,不愿多停留,似乎也有些不敢多停留的意味。

    云蒸霞蔚,有万道霞光欲吐未吐,只待片刻的工夫就要破开远处的天际,映照在鹿野那伽山巅。

    相柳儿轻轻吐了一口气,恍惚间有一丝惆怅和失落,隐隐还有一丝希冀。

    忽然间,人群一阵骚动,宛如平静的水面投进了一颗石子,泛起阵阵涟漪。相柳儿皱眉望去,就见草海诸族族民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不时的再看一眼相柳儿。

    “出什么事了?”

    “拨汗,山下好像出了变故,有骑兵攻打咱们的营地。”

    相柳儿秀眉一扬,错眼间似乎在唇边弯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移步到了鹰鸣角临渊绝壁边,俯首向下望去。果然有一支骑兵从东南一侧疾驰而至,几个眨眼的工夫就到了山下营地左近,宛如出闸的猛虎恶狼,凶狠的咬向猎物。

    骑兵来的很快,山上一阵骚乱,鹿野那伽山下人虽不少,只是各自为营,各族护送的兵将都不是太多,仓促之间难以结成兵阵,眼下看来很难抵挡这支骑兵的攻杀。

    就在山顶众人慌乱之际,山下的这支骑兵形如洪水,冲进了山下的营地,势如破竹,所过之处,所有的营帐悉数都倒在了马蹄下。

    惊呼声响起,众人神色大变,祭天大典到了末尾终还是生了变故。山下骑兵出现的很突然,离鹿野那伽这么近竟然没有被人察觉到,有人惶恐,有人动怒,有人焦急,还有人埋怨,不过在山下骑兵的兵行神速面前都是一筹莫展。

    从山下传递消息的速度也不慢,就在骑兵出现在山巅诸人视野之后不久,几个蒙厥高手跃上鹰鸣角,向相柳儿拱手一礼,疾声说道:“拨汗,里面有南人的骑兵。”

    相柳儿只是哦了一声,神情不变,有些难以言表的冷漠。

    “拨汗,这都让南狗杀到圣山脚下了,宗族的脸往哪搁?”一个粗犷大汉瓮声喝道。

    相柳儿不置可否,对大汉的喝问置若罔闻。

    鹰鸣角从者众,闻声点头的不在少数。草海之中除了骨雅,本是个男尊女卑,强者为尊的地方,如今生生被一个横空出世的相柳儿压在了草海诸豪的头上,虽说敬畏相柳儿的占了多半,但是心有不忿的人也不少。

    一个落云族民沉声说道:“南人骑兵人数不少,怎么会到圣山山下还没有被人发现行踪,这不对劲啊。”

    落云族民虽说没有看着谁问,但众人不约而同的望向相柳儿,都在等着相柳儿给一个答案。

    相柳儿颇有兴致的打量着山下乱作一团的营地,没有应声,连身子都不曾挪上一挪。

    一个不满的冷哼声传了出来:“拨汗,你就没有什么话要说么?”

    相柳儿没有回头,倒是斛律封寒回头看了一眼人群中质问相柳儿的男子,这个人斛律封寒恰是认得,是依附蒙厥的巴彦淖尔族首领,乌力罕。

    斛律封寒眼孔微微一紧,大甘不知道草海境况,但斛律封寒跟在相柳儿身边的日子不短了,多少听到看到猜到了一些事,巴彦淖尔依附蒙厥,乌力罕算起来是相柳儿的附臣,区区一个附臣敢当众人的面指责相柳儿。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