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二十八章 精彩的在后头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九百二十八章 精彩的在后头

目录 下一章 →
    刚才还挺高兴的那些人,就是再迟钝,此时隐隐也明白,自己怕是有些白高兴,王总,依然是那个王总,始终是那个王总。

    不能就因为他要学着其它公司的负责人一样,在年底请大家吃顿饭,他又少有的温和了一次,正眼看了大家一会,就武断的认为,他和几个月之前相比,有了很大的改变。

    他们这样的人,既没有改变的必要,更没有可能会逼他改变的压力,又怎么可能改变

    这样说起来,他不过是成熟了一些而已,懂得在一些场合,用一些手段来笼络人心。

    不,严格的说,那也算不上什么成熟,老板年底请手下的人吃顿饭,陪大家喝几杯这样的事,真不算什么,只不过,他以前一直懒得做而已。

    这一次之所以决定这样做,怕是过去的几个月,他看到了一些事,觉得这样的小手段用起来,效果还不错吧。

    那么,过去的这几个月,他是真的去了国外吗

    大家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过去的这几个月,王总究竟在哪里,做了些什么。

    当然,不知道这些事,对他们而言,绝对是好事,不然,那就很可能不仅仅是工作的问题,前程的问题。

    只有老陈知道王总过去的几个月在哪,之前他也沉浸在王总改变带来的高兴中,但刚才他明白,王总是有些改变,但却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种改变。

    但他依然为他高兴。

    无论如何,以前不愿意做的事,现在愿意做了,那就是一种进步。

    哪怕他刚才对自己说的感谢的话,邀请自己去他家吃饭这样的事,那并不是发自内心的,老陈也还是觉得欣慰。

    在他看来,王总能违背自己的真心,说这样的话,做这样的事,那真是有了不小的成长。

    让他这个年纪,这样条件的人还能有成长,容易吗

    王总在车库里仔细的看着他那些车,相比那些车上曾经坐过的人,他对这些车才是真爱,此时不但非常小心的在这些车上擦拭着,蹲下去看这些车的表面有没有灰尘,有时还会嘀咕几句,就像在跟这些车聊天一样。

    “还是和以前一样保养,都交给最稳重的小威照顾,你放心吧,现在状态和以前一样的好,”老陈知道仓库里的这些,才可能是王总这几个月最牵挂的,自然没有一丝马虎。

    王总脸上略略有些不悦,好像是因为老陈打扰了他和这些朋友交流一样,对老车的话,他也不置可否,一次坐进那些朋友里,启动了一下,闭上眼,仔细的听着他们的声音,结果还真如老陈说的一样,这些车,依然和他在的时候一样,保持着很好的状态。

    他最后选择了兰博基尼。

    老陈看到他系上了安全带,连忙打开了副驾驶这边的车门,下一刻,王总就冷冷的看着他,在他冰冷的注视下,老陈连忙退开,对啊,王总的车,可不是自己能坐的,他能说那些话,发那些邀请,已经很不错了,你这是想什么呢。

    “我放包,”他尴尬的指着手里提着的王总的包说。

    兰博基尼轰鸣着驶出车库,突然又停了下来,正准备开A6的老陈看到,王总好像在朝自己招手,他又连忙跑过去。

    “你知道,老头子准备怎么做吗”王总把车窗摇下来一点。

    他这一路,其实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该怎么收拾冯一平呢想来想去,他觉得真挺难的。

    那个家伙,现在要实力有实力,要名望有名望,要影响有影响。

    更恼火的是,不论是实力、名望,还是影响,那都是世界级的。

    关键是,这一切,还都是他自己挣下的,在既没有国家支持,也没有占国家和集体的便宜的情况下挣下的。

    也就是,你想按以前的套路,找他的麻烦,那还真找不到,这是一个真不存在任何问题,也没有任何原罪,不论是社会责任还是紫杉方面,都无可挑剔的富豪,所以他现在还是国内很多人的偶像,很多人的骄傲。

    这样的情况下,想收拾他,还真是一件挺难的事,王总想破了脑袋,也没有想出来什么好主意。

    老陈的腰弯的低低的,“这次的事,由刘主任那边主导,领导看起来也挺满意,但现在究竟怎么样,我真不太清楚,”

    下一刻,兰博基尼就带着一阵风从他身边飙了出去。

    王总不相信,虽然是由老爷子的秘书主导,但你却一点都不知道究竟有什么安排。

    我问你,就是为了等会和老爷子谈的时候,能有所准备,你竟然连这个也不懂。

    王总又一次觉得,这个老陈,是真老了,有些跟不上自己的节奏。

    老陈有些无语的摒住呼吸站在那里,这汽油味。

    但我话还没说完呢,你怎么还是这样急躁

    …………

    满庭芳里,冯一平指着黄静萍之前打过招呼,那位看起来像手艺人一样的周工介绍道,“这是我国的工艺美术大师,民间文化杰出传承人周先生,”

    周工抬眼看了面前的这么大大亨一样,略点了点头,又依然埋头于眼前的工作上。

    他并不是太认识眼前的这些人,但他知道眼前的这些人是谁,其中有好几位,是世界上最有钱的那一小撮,但那又怎样

    他这样的做派,不但没人觉得他是傲慢,反而都挺欣赏。

    在场的这些人,自己在投入的工作的时候,不一个个的都对周围视而不见吗

    这些在一个领域处于顶端的大师,是应该有些脾气。

    他们静静的看着周工带起眼镜,拿着一把锤子,轻轻的在那副看起来已经成形的画上调整着,那是一匹马,一匹奔马。

    看起来,就能感到它好像是四蹄生风一样。

    冯一平绕到周工身后,对着屏风上的那副成品介绍道,“这是周工之前的作品,迎客松,”

    松,尤其是迎客松,向来是我们的国画家们喜欢的对象,融合了国画技法的铁画,因为恰好和国内最著名的迎客松同处一地,对它也有些偏爱。

    “你们看看,这些松针,密密麻麻的几千根,看起来和真的松针,没有任何区别,而且各具形态,根根不同,”

    乔布斯走上端详了一下,还摸了一下,又看了眼正在精心的为那匹马整形的周工,“这些在画家笔下,可能就是轻轻几笔的事,但对他们,可就没那么容易,”

    他这样的人,显然容易对周工这样专注于自己的工作,而且极具匠心的,生起好感来。

    所以,只要对我们的文化有足够的了解,我们就会知道,其实工匠精神,我们一直是不缺的。

    “对,就是这一根松针,他们熟练以后,也要好几锤才能做好,”

    大家看了看这副并不大的铁画上,密密麻麻的几千根松针,顿时都觉得非常不容易。

    “这些作品,都是他们花了很长的时间,一锤锤打出来的,你们可以看看周先生的手,”

    那是一双看起来很粗糙,而且右手的中指上,有着一条明显的裂纹的手,“制作铁画,要求心到、眼到、手到,讲究稳、准、狠,但这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周先生手上的伤,是几十年前留下的,”

    大家看看这副屏风上那苍劲古朴的画,再看向前面桌上,此时还在专心致志的工作,并不起眼,并不高大的周工,眼神顿时有些不一样,连乔布斯看着他,都有些恭敬起来。

    但观摩他作画的过程,又确实挺枯燥,尤其是女士们,虽然都很想把那副屏风拿回去放到家里,但看着周工对着那些黑乎乎的铁忙活,真提不起兴趣来。

    冯一平拍了拍手,“好了,我们继续往后走,精彩的还在后面呢,”。

    a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