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称霸娱乐圈的文豪最新章节列表 > 第882章 撞上了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882章 撞上了

目录 下一章 →
黑壮介绍过之后。

韩颂很是自然的把手伸过来,笑的很是绅士

“张灿老师,久仰久仰。”

张灿自然也不会在这个时候给他甩什么脸子,

“韩老师,我们这不是第一次见了吧。”

“哈哈,”韩颂大笑,“张灿老师真是好记性,不亏是过目不忘。”

张灿:妈卖批,昨天刚见的,和过目不忘有个毛关系!

“你们二位认定啊?”黑壮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感觉有些奇怪,这俩人如果认得,这韩颂为什么还那么针对张灿啊?

难道是有仇?

看到他的表情,韩颂解释说,“我昨日去看楚导,恰好遇见张灿老师,也是有缘了。”

昨天……黑壮显然是也是想到了刚刚韩颂所说的过目不忘。表情有些尴尬了。

但是这家伙就是故意的,他不怕与张灿为敌,也不怕大家知道他与张灿为敌。

张灿微微一笑,“是啊,我昨天去剧组探班,看我的未婚妻,正好看到韩颂老师。”

张灿的未婚妻,不就是于月儿。

韩颂如果追求一个人,那自然是各种方法都试过了,自然就少不了大张旗鼓的那种,故而他的同事朋友们都知道他追求过于月儿。

这韩颂的话先一出,再联系上张灿的话,那事情就显而易见了。

韩颂这个家伙,又去追求人家的未婚妻了。

这事情做的真不地道,估计把人家两口烦得不得了,这也败坏了审查会的名声啊。

黑壮想想,真是生气,这样的人真该骂,这个……这个坏蛋!

请原谅,黑壮就没怎么骂过人,这骂人的词汇量稍微有一点匮乏。

韩颂带着张灿去会议室,至于他自己,一溜烟的跑没影了。

其实是去找会长告状了。

毕竟韩颂的这种行为,实在是太给审查会丢人了。

尼玛,追求人家的女朋友,还把人家叫来审查,有私心,绝对有私心!

但是韩颂这个人,做事都藏在心里,他可以说自从于月儿恋爱之后,并没有去追求她,几次遇见都是巧合,而张灿的事情,确实是有人告状,也有可疑啊,所以这个会长什么也没说。

再说了,张灿还等着呢,这些鸡毛蒜皮的内部事情,还是等等再说吧。

会长吕庆展清了清嗓子,对黑壮说吗,

“这件事情稍等等再说,我们先去见见张灿,把事情和他说一下。”

“行吧。”黑壮也知道目前也没法怎么罚韩颂,只能无奈的点头。

两人刚想出门,一个审查员急忙的冲了进来。

“不好了,不好了,郑福源和张灿,撞上了!”

一听这话,吕庆展的脸都黑了,大吼一声,

“怎么回事!”

郑福源是举报人,张灿是被举报的,这俩人怎么能碰到一起去的!

吕庆展很是生气,其实当初郑福源来举报的时候,根本说不出什么理由来,只是说张灿的文风变化太大了,他怀疑有人代笔。当然,这是吕庆展笼统的总结。

事实是郑福源来的之后,说的话颠三倒四的,一会说张灿可能是有人代笔的,一会说张灿这小子看这模样就没有才华,一会又说什么,当初除了《搜神记》之外,韩轩所写的鬼怪小说丢失了一半,他认为八成是张灿捡到了,然后写了出来。

特么的,你当这是大白菜啊!

还什么是韩轩写的,张灿捡到的,他说的像模像样的,连张灿的心理过程都给讲出来了,搞的和真实一样。

但是事实呢?

韩轩丢的那半卷鬼怪小说,虽然后半卷丢失,但是早就已经找回,只是复原工作一直没有完成,而且由于损坏严重,复原工作已经无法继续下去了。

但是从复原成的一小部分来说,和张灿写的聊斋,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郑福源完全是瞎编来的。

但是还有一个举报人。

也是他们刚刚审查过的一位作家,言情小说家文雪梅。

这个文雪梅举报张灿,同样是说张灿的文风多变的问题。

同时,她就比郑福源聪明多了,她说了另一番话。

那就是当代的小说家,其实大部分都是通过了审查会的审查的,这张灿早晚也要查,况且,如果他通过了审查,想必还会感谢审查会的。

写小说是很容易遭到中伤的,审查会确实是证明自己的一个环节。

许多的作家,都被审查会审查过,如果通过,对他们本身,是一个证明。

所以会长才会那么痛快的叫张灿来,毕竟现在不来,以后八成还得审查。

至于如何审查,那就是一件比较麻烦的事情,毕竟作家,不能考试什么的。

有一些作家,考试可能考零蛋,但是人家写的小说,确实是好。

所以审查会有一种特有的审查方式,考验的是作家的写作能力,当然,也有一部分心里承受能力和身体素质。

那就是作家在审查的这段时间,都必须住在审查会里,而且出入受到了限制,同时,住的房间尽量简洁。而由审查会,随机出一个题目,这位作家必须在一段时间之内,用自己最擅长的题材写出来。

如果作品通过,那么就是通过审核,如果作品不通过,那自然是要继续写。三次都不通过,则这位作家的作品,就值得深入的研究,到底是不是本人所做了。

住在审查会的时候,相当于一种闭关,是当今文坛经常用的一种方式。

打个比方,侦探小说协会的会长李宗皤,他就最喜欢闭关了。

而且每次闭关出来,都会有一种新的感悟,说起来,他还是闭关写作的提倡者。

话不多说,再说目前的情况。

那是非常的严重,举报的人信息必须是保密的,但是举报人,和被举报人,在审查会里对上了,这不就等于泄露了举报人的消息了吗?

“到底是谁泄露了举报人的消息!”吕庆展气呼呼的问道。

“不是,会长。”来报信的审查员可以说是非常委屈了,“冤枉啊,是郑福源老师,他从昨天开始,就一直待在这里不肯走,刚刚偷听到了我们讲话,知道张灿老师来了,他就冲出去了,我们拦住,他就要打我们。老先生年纪大了,我们哪敢硬拉着啊!”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