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天启风云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百四十九章 饮血策马啸寒风(九)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六百四十九章 饮血策马啸寒风(九)

目录 下一章 →
此时的罗烈宛如天尊降临般,他手里的长枪将这四处无边的夜色卷起,而他的身影更是激射越快。那沉雄的身影化作了一串的黑影,手中的长枪凝着一抹幽悚的光芒,那长枪高速旋转着,尖锐的气流撕裂声响彻在众人的耳边,而那枪尖之处也那空气剧烈的摩擦,产生了数点零星的火光。

耶律长胜身子一退再退,他没有想到罗烈的气势如此之凶猛,他可以感觉到对方那种舍身亡死般慷慨的气势,对方早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他也感觉到对方似乎在奋力一搏,让他心中不禁的一颤。只是他那粗犷的面容之上却是泛出一丝阴冷的笑意,双目里平淡的光芒如一古潭深波般,看不出任何的感情波动。

高速旋转着的长枪,连着罗烈的身子化作了一道幽芒朝耶律长胜激射而去,无数的劲风在那道幽芒旁肆意激荡着。那长枪更是凝着令人心悸般的死亡气息,那具粗壮的身躯里散发出爆炸般的气息,连着那长枪,这一切就在那一刹那意形成。众人只见那光华如水的夜色里,凝阗一股崩天裂地般的危机,与长枪融为了一体的精壮汉子激发了他那高涨的气势。

那长枪之上蕴含着威凌霸意般的枪意,那长枪卷着锐不可般之势而来,无穷的夜色在那高速旋转的长枪之上仿佛被扭曲了般。那道激射如流星般的身影也在众人的眼里变得模糊起来,只有那道幽芒盛凌的暗光化作了一点刺般。罗烈的身影激射飞快,他身上凝起的气势也更高,快达到了一个极限。

耶律长胜双目一凝,他已经退到了战场的边缘了,他再无可退了,那双精炯的虎目不禁的一肃,从他那如刀削般棱角分明的脸庞上呈现出了一抹决毅的刚强。他身子一稳,双膝微微的一曲,那柄沉重的铁枪即刻被他横于胸前。而他刚做完这些事之后,那身子与长枪融为一体的罗烈瞬息而至。

“嗞,嗞,???????????”一串刺耳的尖锐声响起,众人双眼更是露出了震惊之色,他们看到了那道与长枪融为一体的身影顿住了,而那长枪的枪尖正中耶律长胜手中的铁枪的枪身,那高速旋转的枪尖刺在那铁枪的枪身上,顿时电石火闪,那火星比那夜空中的星辰还要耀眼,还要璀璨。

身影已顿,却不曾落下,无数的火星从那两柄兵器上迸射而出,激荡在那两柄兵器里的气劲更是如一阵狂风般朝四面八方横扫而去。一道道气劲如一支支强有力的羽箭般,将两人身边的地面都刺得千疮百孔,数道劲气也向众人扫去,使得众人心头一震,纷纷的跃开,这才堪堪的躲过了这无妄之灾。

高速计程车的长枪激发出了一股巨大的力道,将耶律长胜手中的铁枪撞击得成了一个大弯弧。那铁枪发出一阵嗡鸣之声,而那高壮的身影脸上更是一沉,脚下步伐微微的一沉,那变成弯弧的铁枪即刻恢复过来。

罗烈的气势已然成了强弩之末了,身在半空中的他脸上呈出一抹失望之色,他没有想到自己聚势而凝的这一招还是没有将耶律长胜重创,哪里是伤到对方一点皮肉也没有。随着对方那化作弯弧形铁枪的恢复,一股巨大的反震之力将他震开,而他只觉自己双臂一麻,胸口如石撞般。

身形颓然落地,罗烈的身子一连后退了好几步,这才堪堪的稳住了身子,他脸上闪过一丝淡淡的落寞之色。而那粗壮的身影也在那一刹那间变得无比的沧桑起来,他的身影有一些佝偻,他的脚步一些轻浮。只是那一瞬间,他脸上刚毅之色再一次的浮现而出,身上那股磅然的气势再一次的凝起。

郭怀安心中暗暗的叹了一口声,他知道罗烈已经输了,他也知道罗烈的决心与意志,他心里冒出一抹惆然的感觉。这名隐藏于契丹军营之中的粗犷汉子才是真正的英雄,也只有这些真正的无名英雄才使中原大地的百姓免于战火的遭遇。他心里有一丝难掩的悲壮,他知道自己此时上前更是帮不了他什么,可是他又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战死。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弃枪式吧,说弃枪还不如说是弃生,舍生取义两败俱伤的打法又何尝不是弃生呢。只是那最后一式断枪式又是什么枪法。没有人知道,当然很多人想知道这最后一式断枪式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枪式。不但其他的人想知道,就是连耶律长胜也想知道,在场的只有一人不想知道,那就是郭怀安。

嘴角噙着一抹凶戾的笑意,耶律长胜如一只饿狼般盯着罗烈,而他身上的气势更是越凝越高涨起来。因为罗烈身上的气势虽然高涨,但是已经是强弩之末了,那弃枪式已经耗尽了他大部分的真元,就算他可以使出威力更大更强的招式,那也是无济无事了。而耶律长胜却是毫发无伤,甚至他身上的流转而出的气息更为磅礴。

手中的铁枪朝那无穷的夜色之中一划,那沉重的铁枪在耶律长胜的手里犹如一道矗立于天穹之中的神兵般,无穷的幽然夜色纷纷的朝那铁枪狂涌而去。而他身上的气势再一次狂涨而起,一抹磅礴掀天般的气息在他的身上凝起成形,铁枪周身萦绕着一道道咆哮的气机,那一道道咆哮的气机宛如欲挣破桎梏的冲天狂龙般。

一股无形的压力朝罗烈滚滚而来,罗烈凝气聚神,他沉声一喝,身上气势猛然间暴涨几分,与他气势暴涨的还有他手中长枪也是精光一现。他大步一踏,手中的长枪一旋,再一次的悬在了他的腰后,而他怒发飞扬,无尽的夜色如一束束涓流的水流般,纷纷的引入他的周围。

耶律长胜脸上没有任何的波动,他凝目一转,手中的铁枪在那刹那间猛然发出一声颤鸣,而他身形一错,周身萦绕的狂暴气息化作了崩裂般的气劲。他一步一踏,那沉重的步伐硬生生的将那地面踏出了一个深深的陷坑,他周身气流更是发出‘嘶嘶’的声响,铁枪在那幽然的夜色之下,凝着狰狞的凶芒直指罗烈而去。

“吼”,罗烈仰头发出一声怒吼,长枪在他的腰后一旋,他踏步如飞,卷起滚滚劲气寒芒流直扑那契丹太子而去。长枪在他的手中上下腾飞,以横扫千军之势激点起数道芒影,枪花急骤而成,幽芒毕现的枪花同时在空中也泛出了层层涟漪般的波纹,那波纹绵绵不绝如掀浪万丈的海啸般。

与此同时,耶律长胜的气势已经凝聚到了极限,他铁枪一扬,朝前直直刺去,就那么平平的刺去。没有任何神奇精妙的招式,只是那平平的一刺,而那平平的一刺,却凝转着道道惊天般的气息,萦绕如转的气机在他手中的铁枪之上咆哮而起,他的步伐由慢到快,就在那一瞬间呵然而成。

罗烈手中的枪势也在那颓然的气势中再一次的逆转,他步伐一沉,长枪也是如耶律长胜手中的铁枪般,就这样平平的刺去。一阵沉寂里,他们的身影便没有动,但是众人有一种错觉,他们已经动了无数次,只是他们的身法太过快,让他们感觉他们并没有任何的动作。只是他们再一次的定睛一看,发现那两人还是保持着平平刺枪的动作,却没有动一丝一毫。

死沉的气息,在众人的心头凝起,那无尽如水的幽然夜色也在那一刹那间如凝固般。就是那当头照下的星光和月光也在那一刹那间如一束束凝固的光华之冰般。那股窒息的气息朝众人的头顶笼罩而来,众人只觉处于一个封闭的空间般,那是这两名手持长枪相击而产生的一个凝固空间。

随后,一声轻微的‘咔嚓’声传进了众人的耳中,他们定睛一看,看到了两支枪头相撞在了一起,那相撞击在一起的枪头却没有发出预料中的惊天气息。那两支枪头也如被凝固了般,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看见那两手握长枪之人巍然不动。而那声轻微的‘咔嚓’更是让他们感觉到了一丝不可思议。

因为他们看到了那两支相撞的枪头处有一抹幽水般的夜色正在被一抹微弱的光华破开,他们只觉自己心头一震,能令这无尽的夜色破开,虽然那束光华微弱得让人忽视,但是他们依然从那微弱的光束里感觉到了一股毁天灭地般的力量。他们摒住了呼吸,双眼一眨不眨的盯在战场之上。

“嗞???????????”,一阵刺耳的声音从那两支相撞的枪头上发出,随后,那笼罩而下的无尽夜色被一团刺眼的光华撕裂而开。一触到那刺眼的光团,众人不禁的有一种心惊肉跳的危机,他们本能的闭上了双眼,然后他们什么也看不见了,脑海里却浮现出了两道巍然如山般的身影。

“嘀嗒,嘀嗒”,众人没有睁开双眼,他们只觉四周一片死静,唯有几声微弱的声响传进了他们的耳中。他们觉得心头那股致命的危机过去了,但是他们还是紧紧的闭着双眼,耳朵却细细的听着发生的一切。那“嘀嗒”的声音越来越大起来,这片夜色之下,除了那“嘀嗒”的声音,再也没有其他声音了。

罗烈脸色变得一片苍白,他的嘴角早已经溢出了丝丝鲜红的血液,除了他嘴角边溢出血迹,他的胸膛处更是有一个恐悚的血洞。而他手中的长枪却早已经断裂,从那长枪的中间断裂,他手中抓着的正是那长枪的下半截,一根黄木制成的枪杆。那上半截长枪与那枪头早就染满了血迹,落在了那斑驳血迹的地面之上。

郭怀安身形一窜,他来到了罗烈的身边,将这名摇摇欲坠的断枪门汉子紧紧的扶住。不知道为何,他的心里涌出了一股愤懑般的悲哀,他感觉到了罗烈体内气息尽数被毁,他身体内的经络也已然全部断裂。他不由得心头一黯,一股雄厚的真气朝那名断枪门汉子的后背而去。

罗烈朝郭怀安一个宽慰的笑意,只是那本着豪爽的笑脸却变得无比的凄凉。他朝对方摇了摇头,表示郭怀安如此举动已无济于事了,不过他那刚毅粗犷的脸庞上却没有任何的悲戚,只有平淡般的解脱。“让郭少帅失望了,罗某辱没了断枪门的名声,愧对断枪门的先祖先烈,罗某没有尽到护关的责任。”罗烈吐出一口刺眼的鲜血,向郭怀安断断续续的说道。

“不,罗兄已经做尽力了,接下来的就交给郭某吧。契丹蛮夷必定会被我们赶出燕云十六州,险隘天关一定会重新纳入我们汉人的手中。”郭怀安心中一阵刺痛,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名执念如此之深的断枪门汉子,他知道对方真的已经做得很好了,没落的断枪门也一定会重新出现在世人的眼里。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