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锦衣春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七四章 殿前比武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七七四章 殿前比武

目录 下一章 →
    齐宁在承天殿前与众官立下赌约,众官员自以为银子已经是囊中之物,参与赌注之人俱都是眉开眼笑,有些固然是因为意外获得一笔银子进账,亦有些本就是对锦衣侯府存有敌意,心想这次让锦衣齐家大大出血,那实在是让人心情愉悦的事情。

    齐宁一下子便赌了两万多两银子,知道这可是一大笔数目,今日西门战樱真要是输了,有百官作证,这两万两银子想赖也是赖不掉,那可是真正的赔了夫人又折兵。

    忽瞧见西门无痕正往这边走过来,旭日之下,西门无痕依然是脸色苍白,显得气血不足。

    齐宁有些疑惑,暗想西门无痕患了筋骨病倒也罢了,怎地这脸色却比昨天还难看,该不会是觉得西门战樱必败无疑,要远嫁东齐,所以忧心所致?

    淮南王和司马岚却是早就到了,以前两人遇上,就算是虚情假意也会装模作样地打声招呼,但这两次齐宁却发现这两人竟是没有丝毫的交流,甚至连眼神都不对上一个,淮南王身边围着几名官员窃窃私语,司马岚那边也有几名官员簇拥着说说笑笑。

    齐宁深知鬼影阿鸠死在司马府的夜宴之上,两人是真正地撕破了脸皮,连面子上的功夫也不再做。

    群臣也并没有等太久,便见到旌旗招展,礼乐声声,仪仗队已经簇拥着皇帝的金车来到了殿前广场,摆下了御座,群臣立时列队参拜,隆泰从金车下来,径自上了御座,又吩咐人给镇国公司马岚和淮南王设了座。

    这时候东齐太子段韶也已经带人来到了殿前,隆泰令人设座就在自己边上,群臣则是分列两边,黑压压一大片。

    隆泰瞧向段韶,含笑道:“段韶,今日殿前切磋,你手下的铁卫是否已经准备好?”

    段韶起身来,恭敬道:“回禀主上,今次切磋,以和为贵,一切归根结底,只是为了两国的盟好。”

    “不错。”隆泰颔首笑道:“今日只要东宫铁卫胜了西门战樱,朕立刻下旨,将西门战樱赐婚于你。”

    “段韶谢过主上隆恩!”段韶深深一礼,似乎西门战樱已经是他囊中之物。

    隆泰瞧向西门无痕,含笑问道:“西门爱卿,西门战樱是否已经到了?”

    “回禀圣上,小女已经在等候。”西门战樱拱手道,又向段韶道:“殿下,小女鲁莽,不知天高地厚,还望殿下手下留情。”

    段韶笑道:“神候不需交代,我早已经嘱咐霍聪不可伤了西门姑娘。”

    众人听段韶之言,就似乎霍聪出阵是以强欺弱,故意要手下留情,不过群臣想到双方实力,也难怪段韶有这般说话的底气。

    群臣都是禁不住看向齐宁,见齐宁一副恹恹欲睡的模样,有人心下冷笑,暗想等到这场比武过后,你锦衣候只怕是哭都哭不出来。

    隆泰这才向身边的范德海微微点头,范德海上前一步,拂尘一抖,尖着嗓子叫道:“宣东齐铁卫霍聪、神侯府西门战樱!”

    声音一个接一个传下去,片刻之后,便见到身套青色鱼鳞铠的羽林营统领迟凤典从台阶那边上来,正大步往这边走过来,在他身后,一左一右两道人影,正是霍聪和西门战樱。

    霍聪依旧是一身黑色劲装打扮,从装束上便显示这次殿前比武对他来说并无太大的压力。

    倒是西门战樱今日的装扮却是让人眼前一亮。

    一身红色的劲装裹着她前凸后翘的健美身躯,腰间系一条紫色的带子勒住,让她的腰肢更显纤细,虽然红妆让她显露出女人的娇美,但常年习武,却又让她健美的身体散发出一阵力量感,毫无闺房小姐那种弱不禁风的柔弱感。

    她两条大长腿行走之际,亦是干脆利落,英姿飒爽。

    齐宁看着快步走过来的西门战樱,唇角泛起一丝笑容,这是他第一次瞧见西门战樱如此打扮,与身体十分契合的红色劲装,将姑娘那充满线条感的健美娇躯完全勾勒出来,英气之中,又散发出从西门战樱身上很难见到的女人味。

    群臣之中,真正见过西门战樱的人并不多,这时候看到西门战樱英气勃勃,心想原来西门无痕竟然有这样一个漂亮的女儿,也难怪东齐太子会向隆泰恳求赐婚,如此英气勃勃的美人,就算是放眼美女如云的建邺京城,只怕也难以寻觅几个。

    段韶远远看到西门战樱走过来,那双眸子却也是亮起来。

    虽说此番求亲的目的并不是为了真正得到一个美人,但是西门战樱的美貌还是出乎他的意料,能够达成自己的目的,顺便带回这样一个千里挑一的美人儿,自然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迟凤典走到近处,已经停下脚步,单膝跪倒在地,朗声道:“启禀圣上,东齐铁卫霍聪,神侯府西门战樱都已带到!”

    隆泰微微点头,迟凤典起身推到一旁,东齐铁卫霍聪和西门战樱齐步上前,俱都跪倒在地:“参见皇上!”

    隆泰含笑道:“都平身吧。”等到二人起身,才道:“西门战樱,齐国太子向朕请求赐婚,要将你迎娶回齐国。不过神候告诉朕,你当年与神候有过约定,谁要是想娶你,非要打败你,是否如此?”

    西门战樱恭敬道:“回禀圣上,战樱自幼习武,多年前确实向父亲说过,如果对方是个手无缚鸡之徒,战樱誓死不从。”

    隆泰哈哈笑道:“西门爱卿勇武过人,有其父必有其女。”看了段韶一眼,伸手指向段韶,道:“这位就是齐国太子。”

    西门战樱瞥了一眼,向着段韶行了一礼。

    西门战樱姿色过人,其美貌虽然出乎段韶意料之外,让段韶眼前一亮,但齐国却也不乏绝色佳人,段韶见得美人自不在少数,此时依然是保持着儒雅风度,微向西门战樱点了点头。

    “朕想将你赐给太子,不过太子体察你的心思,向朕上奏,可以顺着你的意思来。”隆泰道:“不过太子不便与你动武,所以派了东宫铁卫霍聪与你切磋比试。霍聪的武功,不会高过太子,但是只要你能胜过霍聪,便等若是胜过了太子,朕自会另择家人赐给太子。”

    西门战樱恭敬道:“谢太子!”“不过朕也答应过太子,只要霍聪胜过了你,朕就在这里立刻下旨,将你赐婚于齐国。”隆泰正色道:“若是你远嫁齐国,定要好生服侍太子。”

    西门战樱一咬嘴唇,低着头,拱手道:“战樱知道!”这时候也已经看到齐宁,瞥了一眼,见齐宁双手搭在腹间,一副淡定自若模样,不由狠狠瞪了齐宁一眼。

    霍聪却已经面朝西门战樱,拱手道:“姑娘请多指教!”往后退了两步。

    西门战樱也转身面朝霍聪,问道:“你用什么兵器?”

    霍聪面无表情,双手抬起,道:“在下练的是拳脚功夫,愿赤手空拳与姑娘切磋一番。”

    “赤手空拳?”西门战樱秀眉一紧。

    段韶却已经笑道:“西门姑娘,你若习惯用兵器,尽管挑选一样兵器无妨。你是姑娘家,即使用兵器与霍聪切磋,也不算占了便宜。”

    西门战樱俏脸更是凝重,她虽然也会些拳脚功夫,但最擅长的还是刀法,现在对方却要空手与自己比斗,自己若拿刀在手,反倒像是故意占便宜一半。

    但她却也已经瞧出来,霍聪肌肉结实,蕴藏着强大的力量,若是空手对阵,自己更是大大处于下风,心下顿时犹豫起来。

    却听一个声音道:“西门姑娘,太子既然这样说了,你也不必客气。你本就是姑娘家,力量比不得太子身边的铁卫,霍铁卫是男人,有身经百战,当年还曾下海斩鲛,你要是连件兵器也没有,这场切磋不比也罢。”

    众人循声看过去,说话的正是齐宁。

    不少官员心想齐宁与众官立下了赌约,这家伙自然是希望西门战樱能够取胜,有便宜可占,自然不会客气,但是段韶主动提出西门战樱可以手持兵器与霍聪比斗,亦可见段韶对霍聪的武功的信任。

    西门战樱听齐宁这般说,立时便想到,这场比斗并非两国勇士为了颜面而斗,乃是关乎自己的终身大事,只要对自己有利,就算占些便宜又有何妨,只要能够最终取胜,阻止了这门亲事,达成目的就好。

    西门无痕咳嗽一声,在旁道:“战樱,太子身边的铁卫岂是普通人?你不知天高地厚,就算拿了十件兵器在手,又岂是这位霍铁卫的敌手?太子网开一面,恭敬不如从命就是。”

    西门战樱本来还有一丝犹豫,听得西门无痕这般说,再不犹豫,四下看了看,见到不远处迟凤典腰佩大刀,上前道:“迟统领,不知。。。。。。!”

    她一过来,迟凤典便知道她意思,痛快地解下佩刀,双手递给西门战樱,含笑道:“西门姑娘,出手不要太狠,这把刀太过锋利,莫伤了人。”

    西门战樱心知今日在场的群臣大都看轻自己,以为自己必败无疑,这时候听迟凤典这样说,倒似乎还担心自己出手伤了霍聪,听着十分顺耳,微微一笑,接过佩刀,拔刀出鞘,阳光之下,寒光闪烁,西门战樱将刀鞘递还给迟凤典,这才缓步走过去,面对霍聪,俏脸一片肃然,倒转大刀,拱手道:“请赐教!”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