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我真不是神探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七十三章 想起来了!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一百七十三章 想起来了!

目录 下一章 →
老季不是来打酱油的,正在进行的行动以交警为主。

他再次检查执法记录仪,出示证件,旋即打开文件夹一边做记录一边问:“曹翔,楼下牌照为燕B36V的黑色本田轿车刚才是你开回来的吧”

刚才没注意看警察证,也注意听他自我介绍,这会儿提到车,曹翔猛然意识到这个老警察戴的帽子跟小警察不一样,这个老警察不是派出所的,而是交警队的!

“车是我的,不过我今天没开车。”

“今天没开车”老季瞪了他一眼,冷冷地说:“小区里全是监控,小区外面的几个路口也有监控,车什么时候开进来的,从哪个方向开回来,谁开的,监控视频里清清楚楚,睁着眼睛说瞎话,你这瞎话编得也太离谱了。”

“有监控”

“没监控我能来找你,老吴,让他吹一下。”

胖子意识到麻烦大了,猛地站起身,一把推开交警队辅警递上的酒驾测试仪,挥舞着胳膊咆哮道:“吹什么吹,我……我是开车了,但我开车时没喝,我……我是回来才喝的,我在自给家喝酒关……关你们屁事!走走走,这是我家,不欢迎你们。”

“老实点,嚷嚷什么!”

韩朝阳厉喝一声,使了个眼色,顾长生和小钱一人攥着他一只胳膊把他顶到墙边,见瘦高个等三个男子要起身搞事,抬起胳膊指着他们警告道:“坐下,全给我坐好,公安机关办案,请不要妨碍公务。”

“什么妨碍公务,你们是滥用职权。”坐在瘦高个身边的男子拿起手机,振振有词:“翔子是回来喝的,我们是在这儿喝的,在家喝酒关你们屁事,信不信我投诉你,我先打0!”

“你们这是私闯民宅,浩儿,打,打0!”

从来没见过如此嚣张的嫌疑人,越是这个时候越要保持冷静,韩朝阳摘下执法记录仪对着茶几拍,拍完茶几拍餐厅,里里外外拍完回到他们面前。

“在家喝的,酒在哪儿,杯子在哪儿,空酒瓶在哪儿”

韩朝阳别上执法记录仪,咬牙切齿地说:“你当我们是干什么的,居然胡搅蛮缠。也不想想,小区里全是监控,你们什么时候回小区的,什么时候上电梯的,什么时候进这个门的,进来之后有没有出去过,监控视频上清清楚楚。”

刚才只是虚张声势,现在想不出借口一个个不敢再吱声。

老季意识到在这儿跟他们没法儿说也不好处理,干脆来了句:“朝阳,我先把曹翔带走,带到中队处理。”

“也行。”

“我不去,我现在没开车。”

“老实点,不要让我对你采取强制手段。”

老季二话不说就同辅警一起把曹翔架出客厅,韩朝阳大手一挥:“长生,把他们也带走,不愿意出示身份证,行啊,全去所里说。”

“是!”

“不关我们的事,我又没开车。”

“警察了不起,警察也不能乱抓人。”

“有没有酒驾归交警管,我只管你们有没有动手打人,别废话了,走。”

四个人一起对小单大手大脚时很牛,现在保安们全来了,几个对付他们一个,连拖带拉全部带出客厅,韩朝阳帮曹翔锁好门,同保安们一起把他们押下楼,押上李晓斌刚开来的面包警车。

把人送到所里,关键羁押室,带着存有监控视频的U盘上楼向值班副所长汇报。

所里平时管得就是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顾所倒没觉得韩朝阳没事找事,直接让办案民警接手。

至于真正动手打小单的曹翔,办案民警会跟交警队沟通。韩朝阳没什么不放心的,刚走下楼准备回去,只见老胡、老丁押着一个嫌疑人回来了。

看着有些眼熟,好像在哪儿见过!

韩朝阳示意李晓斌等人稍等,站在大厅等老丁把嫌疑人关进羁押室,走上去好奇地问:“丁警长,刚才这个犯了什么事”

刘所和教导员对他的看法有所改观,不等于老丁对他的看法一样有所改观,事实上不仅没改观反而在管稀元时不时刺激下变得更反感。

“干好自己的活儿就行了,不该打听的不要乱打听。”老丁打开防盗门,头也不回地爬上楼。

韩朝阳碰了一鼻子灰,想想又走到羁押室门口,透过铁门上的小窗观察嫌疑人。

二十岁左右,剃着小平头,坐在角落里,但表情一点不紧张,居然用脚踢曹翔的表哥,摆出一副老大的架势问高个儿因为什么进来的。

听口音不是本地人,甚至不是燕省人,之前应该没见过,怎么看上去这么眼熟。

韩朝阳百思不得其解,一时半会儿想不出个所以然干脆不想了,回到院子里爬上面包车副驾驶,示意李晓斌开车。

与此同时,老丁和老胡正在向顾所汇报。

“我们跟着失主追了几条街,最后是在老化肥厂西门附近追到的,失主指认钱包和手机是他偷的,但没从他身上搜到赃物,顺着他跑的方向找过也没找到,失窃现场没监控,除了失主又没其他证人,只能先把他带回来盘问。”

顾所放下嫌疑人的身份证,抬头问:“失主呢”

“失主自己有车,可能遇到红绿灯,应该马上到。”

刚才查过,他们逮回来的这小子没前科。

顾所摸着下巴沉吟道:“没找到赃物,没其他目击证人,这怎么搞”

明知道楼下那个臭小子是小偷却没证据,这样的事不是头一次遇到,老丁苦笑着说:“失主认定是他偷的,他也确实可以,不带回来不行,不然没法儿跟失主交代。”

“你们先盘问,等失主到了给失主做个笔录,等失主走了关他几个小时,实在没证据只能放人。”

“要不我再去现场附近找找,看能不能找到。”

“找找也行,就这么办吧。”

………

老胡带着两个辅警回到失窃现场,韩朝阳也回到了警务室。

陈洁今天值班,陈洁跟郑欣宜一样闻不了烟味,李晓斌停好车很自觉的站在门口树荫下抽烟,还跟往常一样递上一支,诱惑下定决心戒烟的韩朝阳。

“说不抽就不抽,其实我本来就没什么烟瘾。”

韩朝阳摆摆手,忽然看见一个三四岁的小孩跑出公交站牌,好像要去马路上捡什么东西,大吃一惊,急忙冲过去举手示意从西边过来的车注意,冲过去抱起小孩。

“谁是家长,怎么不看好孩子!”中山路车来车往,刚才真的很危险,韩朝阳真吓出一身冷汗,抱着孩子环视着站牌下的旅客,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一个正在玩手机的少妇反应过来,急忙道:“我……我儿子,不好意思,刚才回了个微信。”

“这是回微信的地方吗,你看路上多少车,孩子出事怎么办”

“对不起,我错了,橙橙,上妈妈这儿来。”

“以后注意点,带孩子不能玩手机。”

“谢谢警察同志,我一定注意,我不会再他乱跑的。”

又有一辆公交车缓缓开到站牌前,年轻的妈妈已经知道错了,韩朝阳不想再说什么,更不想耽误她乘车,刚示意她赶紧上车,突然想起在什么地方见过老胡和老丁抓的那个嫌疑人了!

前段时间有对母子在公交车上失窃,顾爷爷帮她跟公交分局反扒队报的案。

反扒队的便衣民警调看过公交车监控,确认是一起扒窃,并把嫌疑人的监控截图发给了顾爷爷,顾爷爷还让警务室值班人员平时多留意公交站牌,看他们会不会来这一片作案,没想到其中一个小偷居然落在老胡和老丁手里。

只抓了一个,还有两个呢

吃一堑长一智,不管什么事要向直接领导汇报,韩朝阳不会傻到直接联系反扒队,而是站在树荫下拨打顾所的手机。

“小韩,又有什么事”

什么叫又有,难道我很烦人吗,韩朝阳被搞得哭笑不得,但还是很认真地说:“报告顾所,刚才回来时见老胡和老丁抓了一个嫌疑人,看着有些眼熟。当时没想起来,现在想起来了,那小子是惯犯,前段时间在02路公交车上作过案,当时是三个人,公交分局反扒队立案侦查的,有他们作案时的监控,我看过监控截图。”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顾副所长乐了,不禁笑问道:“那个截图你有没有”

“我手机里没有,我加了几十个微信群,内存总是不够用,每天都要清理,警务室电脑里有,我把截图存在电脑里。”

“赶紧发过来,发我手机上。”

“是!”

听语气领导很急,这个情况很有用。

韩朝阳真有那么点小小的成就感,急忙跑进警务室打开电脑,登陆电脑端微信,找出监控截图发给顾所。

顾所看到嫌疑人作案时的几张照片,跑到楼下羁押室看看嫌疑人,确认与监控截图中的一个确实为同一个人,走进辅警值班室对面的办公室,示意正在给失主做笔录的老丁出来。

“顾所,什么事”

“看看,你们逮的这小子不只是惯犯还有两个同伙,让老胡别找了,让老胡赶紧回来,赃物肯定被他转移了,掘地三尺他也找不到。”

一看照片就知道是监控截图,有监控截图就意味着羁押室里的臭小子以前作过案,而且留下了证据。

下午的案子能不能破放一边,监控截图的这个案子他肯定跑不掉,这也意味着下午追了几条街没白追,老丁欣喜若狂,忍不住问:“顾所,这是截图是哪儿来的”

“韩朝阳提供的,韩朝阳说公交分局反扒队正想逮他们呢。”

“韩朝阳……”

“韩朝阳怎么了

“没什么,真巧了,没想到公交分局的案子他也知道。”

顾所不知道韩朝阳半小时前问过他,边往楼上走边说:“朝阳社区警务室就在中山路上,门口就是公交站牌,旅客失窃会很直接地去警务室报案,他们帮着联系公交分局很正常。”

刚才人家问,你不搭理人家。

结果人家知道很多,并且提供的情况有价值。

老丁越想越尴尬,急忙转移话题:“现在怎么办,是联系公交分局,还是放长线钓大鱼”

“失主正在楼下呢,这个问题还要问吗,”顾所回头看了一眼,胸有成竹地说:“当然是放长线钓大鱼,先让失主回去,再放他走。你和老胡不能再露面,我亲自带几个人盯着,跟他到他们的老巢,给他们来个一锅端,来个人赃俱获。”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