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篮球,人生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百二十三章 你真的会打篮球吗(中)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五百二十三章 你真的会打篮球吗(中)

目录 下一章 →
    当球从自己手里被抄走的一瞬间,左弦很受伤。

    半年前那场激烈紧张的资格赛,聚友仅仅1分反超险胜,双方当家球星左弦跟冯筝的表现还能称得上是旗鼓相当、各擅胜场,因此左弦始终不服冯筝。

    时光可以冲淡所有往事,但光荣与耻辱将永生不灭,距离光荣仅仅差了一步,左弦流于耻辱。他对此感到极不甘心,并一直认为跟自己实力五五开的冯筝和跟盛楠实力相差无几的聚友能闯进赛会决赛,那么他左弦岂不是也一样有这个希望?

    因此聚友每多赢一场,左弦的耻辱便更多一分,不过与耻辱相比,他更感遗憾。时不造我,凭什么冯筝翻过我便一路坦途被世人赞誉为英雄,而我还只能叫小丑?凭什么?!

    但直到球被轻易断掉的时候,左弦突然意识到了一点,原来此刻的冯筝早已不同于半年前,对方的进步简直不要太明显,两人恐怕再也不会处于同一水平线了。

    这就好比一条猛犬曾咬跑幼狮,可没想过幼狮此后每天都在飞快长大,下次再遇见幼狮已变为雄狮,猛犬一个照面便丢了小命。左弦现在就如那条猛犬实力原地踏步,冯筝却在他没法体验的凶残环境里不断进步升华,左弦连冯筝的尾灯都望不到,而哪怕冯筝想回头看一眼也再看不到左弦了。

    还有什么比认识到与假想敌之间的差距更痛苦的事?其实还是有的,比如在你意识到差距的时候,又被骂了。

    “左弦你连这球都接不到,真的会打篮球吗?我要你何用!”铁尔斯展示了自己无差别喷人特技。

    顿时左弦如坠冰窟,本来除了铁尔斯他是最恨冯筝、最想赢聚友的人,本来他是最认可铁尔斯并自以为跟对方是同类的人,本来他一直是铁尔斯最忠实和卖力的打手走狗,可在这片虚拟的世界里,左弦的现实终于破碎了。

    于是在聚友发动快攻的当口,左弦消沉的呆立,甚至连脸上那标志性的嘲讽与不羁的表情也一并消失,小丑失去了叛逆,再也没心气打这场球。

    铁尔斯并未留意左弦情绪上的变化,凭借超绝的身体素质,朝冯筝直追过去。

    冯筝速度其实已经很快,只不过无论多快他也快不过铁尔斯,这从刚才对方凌空改变四次动作的变态滞空便能够知晓,一个弹跳高度、奔跑速度、协调性、灵活性、柔韧性、力量、爆发力各项全部处于人类理论极限的结合体将怎样恐怖如斯,再加上全部满值的篮球技术呢?

    就是面对这样的一个对手,冯筝还是想赢,而且还赌了命。

    或许所有人都认为冯筝绝对失了智,因为篮球这东西想赢只能凭硬实力,对方身体超詹姆斯、力量超奥尼尔、速度超威少、弹跳超zion、滞空超科比、爆发力超字母、摸高超张伯伦,然后准度超库里、出手点高度超杜兰特、篮下技术超大梦、运球技术超欧文、抢断超皮蓬、封盖超拉塞尔,整体属性远超乔丹,如此身体和技术全天差地别的条件下,你真的还有想赢的勇气?

    嗯,冯筝有。

    让我们把时间调回中场休息阶段,听听冯筝跟队友们的一番演讲吧。

    “首先,我为缺席上半场给大伙儿道个歉,不过我觉得刚才跳战舞的时候我口号喊的还不错,比海浪强多了。”

    听到“海浪”这两个字队员们短暂陷入一阵沉默,随之马上对站在他们中央的冯筝报以最热切的嘘声,而这其实正是球队每场比赛前的传统。每次开场前站在他们中央的人总是鲍倚醉,鲍倚醉嘴里永远会讲一堆不知所谓的中二话,他会用刁钻的角度分析每名队友如何如何不如与其对位的对手,只有他鲍倚醉一个人才是全队的救世主,他鲍倚醉比所有人都强多了。

    冯筝的开场白延续了同样的传统,队友们也像从前嘘鲍倚醉一样狂嘘冯筝,所以他们像鲍倚醉还站在他们身边一样轻易就会被点燃,永远热泪盈眶,永远热血沸腾。

    “接下来,我分析一下这场球的风险。”冯筝话锋一转切入正题。

    “第一个风险,铁尔斯的满级超能力。

    第二个风险,假如我们赢了,铁尔斯可能会把我们全都干掉,我说的是我们中的每一个,包括孟露、祁遇、春哥所有人。而我个人认为,第二个风险才是真正严重的我们不可控的问题。”

    “假如铁尔斯把我们全都从这虚拟世界抹杀,这代价是我绝对无法承受的。具体原因,昨晚那件事之后大家应该都已经明白,我们的本体现在其实正躺在现实世界的病床上,大脑里被植入高科技芯片这才能重活这一回,如果铁尔斯迫使我们删除游戏账号,我们的芯片大概率会被损坏并爆炸,所以我们每个人的脑袋里都放着一颗定时炸弹,距离爆炸的时刻大致半个多小时吧。

    咦?看你们的表情……貌似也不算很怕呀,那就好,很荣幸我能回到聚友这条船上,大伙儿手拉手一起,享受这场生命倒计时的最后时光吧。”

    聚友队员们静静听着没有人插话,因为他们无需多说什么,最值得信任的冯筝从现实里回来了,他曾率领这支球队取得过一场场胜率渺茫的胜利,他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他是这支球队的副队长,他是这群人心中的希望。

    再说,即便一切无法挽回,他们不介意最后再拼一次,拼一个最好的结果,拿下全省冠军。而最惨不过像海浪一样,撒手放心睡去,至少还有人在自己离开以后为自己跳舞,模仿自己的方式说话,对吗?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