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仙途遗祸最新章节列表 > 1777 身份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1777 身份

目录 下一章 →
    不好说是那玉符防御太好,还是书山印分印根本就没认真攻击。安元辰和应轻鸿都没空多做研究了。因为水馨和苏羽卿已经选定了方向,冲着那道看着并不严密,事实上却和强大禁制没有什么差别的,“昆仑弟子”的人墙冲了过去。

    小白站在安元辰的身边,“嗷呜”一声提醒了这两位。它可不希望安元辰因为分心被掉队……或者,这声低吼,其实是在提醒书山印分印?

    因为感应不受限制,水馨选择的方向是距离之前比较远的。

    当水馨和苏羽卿开始发动冲击,展西杰那边也同样发动了冲击。那些“昆仑弟子”没有使用什么灵器来战斗,而是一个个的身体变化,就如同之前的张华山。他们的身体从正常的人形,扭曲变形,眨眼之间,就从一个三维的人形,被“拍”成了二维面饼的形状。体型又迅速扩大、扭曲、分裂,变成了一道道的光束之类的东西,将整个万法峰的峰顶,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牢笼。

    不管是水馨还是展西杰的第一道攻击,都被这个巨大的牢笼之间的光幕,直接吸收。通过那些“光束”分散了力量,连涟漪都没泛起多少。

    可以说,这些万法峰弟子……不对,应该说,这些仙器的衍生物,当真是非常之全面万能了。就这么看似简单的组成的禁制,并不比水馨和展西杰等人之前见过的任何禁制要弱。

    不过,也就是和禁制比了。

    水馨的空间中,苏倾连话都没有说。到底只是衍生物而已,这样制造的禁制,和“领域”这样的东西相比,就差的太远。而水馨这样的天眷者,连“领域”这样的东西,真的伪的,都领教了好几个了。

    至今还是不求甚解,但终究有了些许感悟。

    这点儿感悟,对水馨作为兵魂的“弱点感应”,有相当的增强。

    水馨毫不介意的对着那能够分散威力的禁制连挥数剑。甚至都没有要求小白的感应能力进行支援。

    感受着“涟漪”的波动方式,心中就有了底。苏羽卿跟着攻击了几次,确认了法术攻击不会比剑元攻击更有效果,收手比她早多了。

    “行吗?”苏羽卿的语气还算轻松。

    “行,但是必须要跟紧我。”水馨这话是对跟着苏羽卿的那只大黑狼,小白的临时手下,以及两个实力不怎么样的家伙。

    小白于是又“嗷呜”了一声,跟着提醒他们。

    安元辰还好,他知道就算他跟不上,小白都能将他踹进去。对手腕上的符箓产生了怀疑,却没来得及探究根底,都不敢随意将符箓扔掉的应轻鸿却有些怀疑人生——所以他其实是累赘的吗?

    却也只能将精神死死的提了起来。

    生怕错过了什么。

    水馨却也没有再另外选择方向。毕竟换个地方,其实也是一样的。眼前的这个禁制并没有什么天然的弱点。但任何吸收攻击分摊威力的禁制,本来就有一个天然的弱点!

    将承受的力量分摊出去,是需要时间的。

    尽管对于一个强大的禁制来说,这个时间非常之短,但那个反应时间依然存在。而且,遭受的攻击力量不同、角度不同,分摊的方式、速度都会有区别。就好像连续不断的往水面扔下石子,涟漪必然是会混乱的。

    总有些涟漪交错的地方,动荡的程度会比较高——承受的压力会比较大。

    计算这种“交错点”,对一个八品兵魂来说,并不需要什么相关的“数术”知识来计算,只要凭借直觉去制造就行了。

    更别说水馨还有天眷加成。

    所以,在苏羽卿尤其是应轻鸿看起来,只见穿着“朴素”的女剑心站在原地,随着一声凤鸣,一瞬间竟然爆发出了近千道翠绿的剑光,如同一阵箭雨,落在了禁制上!    一个剑心初期这么分散自己的力量,每一道剑光可想而知都是威力有限。保不定得落到引剑初期的强度,甚至还会有不如。顶多就是声光效果壮观一些。

    自认为自己还算见多识广的应轻鸿甚至在心底吐槽了一句——你又不是法剑!

    但这样的腹诽还来不及涌到喉咙口,就看见,在飞速消失翠绿剑光之中,出现了一个黑洞一般的空洞!

    水馨的反应最快。毕竟她早有准备。

    应轻鸿还没反应过来那是什么东西的时候,她就已经出现在了禁制的另一边。苏羽卿的手上出现了一道绳索,落在了应轻鸿的身上。小白果然将早有准备然而被修为限制了反应速度的安元辰用大脑袋给拱了进去!

    两个只有筑基期的“累赘”可以说都是被“飞”进去的!

    那“万法峰弟子”组成的禁制,倒不像是某些现实中的护山大阵,能一层套着一层。被水馨突破之后,虽然禁制也在迅速恢复,但在禁制的另一边,倒是没有另一层禁制了。

    当然,会有另外的东西。

    应轻鸿和安元辰两个被动的稳住了身形之后,就站在了停住脚步的水馨和苏羽卿身后。顺着他们的目光往前看——在万法峰的峰顶处,站着一个仙风道骨的中年男子。

    几乎就在下一刻,展西杰也带着慕泽腾、谷易、廖沉渊几个人闯进来了。

    有水馨在另一边发力,展西杰的速度也快了一些。

    他有些奇怪,为什么林水馨没有继续攻击,下一秒,就自己也明白了原因。

    站在峰顶处的那个仙风道骨的中年男子,脚下躺着三个人。正是失踪了的沈固夫妻和沈樱。想也知道,以这些“衍生物”的实力,沈固夫妻两个在没有受到重伤的情况下被擒,肯定和他们的女儿有关。

    身边带着一个根本就不知道真假的女儿,这是等于给自己加了一个巨大的弱点。

    但估摸着沈固两人也怀疑这个空舰和简初瓶有关,又并没有显露狰狞残酷的一面,更多只是诡异。这让他们两人的警惕心,到底还是弱了一些。

    问题是……

    “你是什么东西!”展西杰瞬间怒了,“顶着我师尊的外表,居然能做挟持人质之事!”

    “不是……”水馨见多了衍生灵体,感觉有哪里不对。

    但水馨还没来得及整理那种“不对”的感觉,就听见万法峰顶,已经消失了植被变得光秃秃的万法峰的峰顶,看着是个帅大叔,穿着道袍,很有仙风道骨感觉的中年男子轻笑了一声。

    “展西杰,你真是这么认为的么?”

    这个称呼……

    展西杰拿着本命法宝做法的动作僵了一瞬。

    在这僵硬的瞬间,被禁制笼罩的,变化后的万法峰峰顶就开始了悄无声息的地形变化。在水馨身后更是出现了一连串的狼嚎鹰鸣之声。那声音,充满了忌惮!甚至,有一种遇见天敌的感觉!

    它们紧紧的将小白给围了起来。

    将安元辰都挤到了外面去,安元辰还是被应轻鸿扶住的。

    “这什么情况?”应轻鸿觉得自己一阵心慌。

    “这个好像不对啊……”谷易也在另一边嘀咕,“我们就这么干看着吗?”

    “不妙。”没有被戳到感兴趣的点的廖沉渊简洁明了。

    “我们会被控制吗?”谷易有些拿不准了。在他的手腕上,也带着一个慕泽腾赠送的玉符。

    而就在这几个“临界”的修士们的嘀咕声中,场景已经悄无声息的变化完毕。这是一种想要干涉都不知道该怎么做的,无法抗拒的变化。

    他们依然飞在了天空。

    却已经落在了一座峡谷之中。

    这座峡谷和万法峰相比,也查不到哪里去,十分壮阔。两侧都有壁立千仞之感,而两壁之间,也有数十丈的距离。与其说是峡谷,不如说是个大裂谷。

    大裂谷内,一片荒芜。

    沙化的地面和两侧嶙峋的石壁相映成趣。

    “万法真君”这会儿站在了这个裂谷之中唯一的一座建筑顶端。那座建筑看着像是一个破碎的宫殿,从高空之中掉落下来的。落在了裂谷之中。有些坍塌的感觉,但穹顶却被卡在了裂谷下方比较狭窄的位置上,加上本身的质量应该相当过硬。

    勉强保持了宫殿的形状,没有变成废墟。

    天空昏暗,光芒暗淡——然而从黑夜变成了黄昏的感觉——“万法真君”身边倒在地上的一家三口,看起来就更处境凄凉了。

    “你还记得这里吗?展西杰。”颇有些仙风道骨的“万法真君”完全不像是在称呼自己的弟子。

    展西杰的脸上,表情连连变幻。

    非常的挣扎。

    似乎有什么东西,正要从心灵深处挣扎而出。而他已经受到了某种指引,喃喃的念道,“这里是,这里是……”

    看他那个样子,这地方至少是很有即视感了。三个接近金丹的修士不说,头脑清醒的慕泽腾显然没想到这发展,已经悄悄地和他们拉开了距离。

    水馨再次看向苏羽卿。

    “没听过这样的地方。不过……”

    苏羽卿扯了扯嘴角,“应轻鸿,谷易,廖沉渊,你们感觉不到吗?如果只想要度过了心魔劫就算完,你们之前的几年是在历练什么?”

    作为过来人,没有陷入混乱的过来人,苏羽卿旁观者清,一下子就看明白了应轻鸿三人的情况。

    这是心魔劫将临的征兆!

    “啊!”结果,听见了苏羽卿的提醒,先反应过来的反而是水馨,最惊讶的也是她,她看着“万法真君”,“简道友?”

    应轻鸿几个人先被苏羽卿惊吓到。还没来得及根据“前人传授经验”确认自身的情况,就又被水馨吓了一跳。

    “万法真君”是简初瓶?简初瓶绝对干不出抓人质来威胁人的事情啊!

    ……虽然,好像也还没开始威胁的样子?

    水馨立刻补了一句,“这不是幻境衍生……也许带了一部分这个性质。但是主导的,应该,或者,算是简道友的心魔化身?”

    以简初瓶度金丹劫的实力,当然是不可能创造出化身来的。

    但借助仙器的力量,弄出个类似的东西来并非不可能。何况,除了万心鉴还有度魂章,度魂章在慕氏的手中,弄出了一堆纯净的灵体。

    但唯一的问题是,温柔慷慨,照顾他人,能赌上性命慨然赴死简初瓶,为什么会有强大的心魔,为什么这心魔还会是她师尊的模样?看展西杰的模样……有种细思极恐的感觉!

    “引雷劫!”苏羽卿却没有想那么多。

    水馨的话反而提醒了他,“所有人,散开!”

    应轻鸿他们三个人,彼此之间的距离太近了。哪怕只有一个人能引动雷劫,都可能引发威力的变化。就更别说心魔衍射了。三个人的心魔劫,本来就和简初瓶的“心魔化身”有关。继续保持这样距离,哪怕他们本来有把握度过心魔劫,在外力的影响下,也会变得后果难料!

    应轻鸿等人身为当事人,当然也是有点数的。

    能不能引雷劫且不说,三个修士正是瞬间散开。一个拼命的拉伸高度,另外两个则一人选了一个方向,疯狂逃窜。哪怕只是心魔劫,也得拉开距离!

    水馨和苏羽卿则是默契的盯住了“万法真君”,只要他动手,就将之拦住。

    但对方有着“万法真君”的外表,却没有真正万法真君的实力。而水馨和苏羽卿,都属于道心坚定之辈。心魔的影响太有限。最有力的攻击手段不起作用的情况下,明智的没有动手。反而在水馨蠢蠢欲动的情况,袍袖下的手指向了地下的沈樱。

    即使是简初瓶的实力,对现在的沈樱,也真是一根手指就能取对方的性命了。

    然后,他瞥了一眼已经陷入某种回忆挣扎之中,等同于战力报废的展西杰,又扫过了拼命降低存在感的慕泽腾。

    目光再次落在了水馨的身上,眼中没有半点“看到熟人”的熟悉感。

    “现在就回到修仙界,你很大胆。”“万法真君”说到,比和展西杰说话的时候,语气要更正常,“可惜,我并非本体……不过,我那小徒儿那儿,似乎有你的老熟人?”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