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逸文学网 > 蜀汉之庄稼汉最新章节列表 > 第0372章 臭味相投
返回书页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0372章 臭味相投

目录 下一章 →
    “冯郎君!”

    过了好久,阿斗这才醒悟过来,身子越过案几,直接握住冯永的手,激动道,“种!种!一定要种!”

    “刘郎君,种甘蔗,得有蔗种。”

    冯永提醒道。

    “这蔗种,何处寻得?”

    阿斗如今满脑子的红糖钱帛堆满皇宫,自己躺在钱帛上,披着毛布,手里拿着红糖啃,哪里还能想到其他,只顾着问向冯永。

    “天下只有交州有甘蔗,而交州又是孙吴之地。孙吴如今正是与大汉亲密之时,若是刘郎君开口问那孙吴的孙权要一批甘蔗,相信他不会拒绝。”

    冯土鳖的狐狸尾巴终于露出,还拼命地摇了摇。

    “这蔗种,便是把甘蔗砍成小节,埋到地里,它自会长出来。而且只要种一季,到了收获季节,砍掉上面的茎,留下土里的根,第二年它还会继续长,不必再重新种。”

    “制完红糖后,剩下的那些渣子,还可以拿来造纸……”

    冯土鳖继续扔炸弹,把阿斗直炸得晕头晕脑晕乎乎。

    “这纸可是大功德啊刘郎君。”

    “好东西,好东西啊!”阿斗一脸地喜意,“这般好东西,一定要好好种!”

    冯永看着阿斗激动得涨红了脸,心头一乐。

    找孙吴要甘蔗,大汉谁的面子最大?

    当然是大汉天子的面子最大。

    阿斗只要开了口,就凭如今蜜里调油的汉吴两国关系,孙权肯定会大送特送。

    反正这东西只是少见,又值不了多少钱,毕竟拿着甘蔗啃,太有失体统了。

    又不是人人都像土鳖一般下得去嘴——关姬这么喜欢甜食,都只敢偷偷摸摸地背着人啃两口。

    再说了,了不起,拿毛布去换!

    这些年,小冰河期的情况越发地明显,即使江东,也有了结冰的现象,这毛布,乃是过冬御寒必备佳品。

    孙权肯定乐意。

    阿斗有心,孙权乐意,大汉丞相为了南中,肯定不会阻拦,反会大力赞成,这怎一个爽字了得?

    “这南中虽说多山陵少平地,但只要山陵不高,坡上也可以种那甘蔗。所以这可以种甘蔗的地方,委实不少。这所需的蔗种,多多益善。世间除了陛下能问孙吴要到这么多的蔗种,再无二人。”

    甘蔗虽说喜湿热,但却又不能泡水,南中那些不适合种粮食的小山坡,正合适。

    虽说后世锦城往南一些也可以,但那是经过改良以后的品种,再加上如今又正处于小冰河期,气候偏冷,鬼知道这种原始的品种扛不扛得住?

    南中比蜀中更靠近交州,二者的气候更接近一些,所以种那里更保险一些。

    再加上政治的正确性,种在南中诸葛老妖一定会支持,但种在锦城附近……万一自己开出梯田来,他直接挖了甘蔗种上粮食怎么办?

    “没问题,没问题。”

    阿斗满口答应,“此事就包在我身上。”

    阿斗越是和土鳖聊,就越是觉得开心。

    一时间,竟把皇后的事忘到了脑后。

    站在一旁侍立的黄胡眼角直抽抽,这……

    巧言令色冯郎君,果是名不虚传!

    别说是陛下,就连旁听的自己,都听得怦然心动。

    若是此事做成了,既能立下大功德,又能安抚南中蛮僚,还能顺手攒些钱帛……

    换了谁谁不愿意?

    一时间,连黄胡都有些忍不住地幻想起来。

    聊得火热像是臭味相投的两个家伙,浑然没有发现,在他们身后不远的花木里,有两个女子正在漫步其中。

    “阿姊,为什么我们还不过去啊!”

    张星忆嘟着嘴,看着大汉皇后张星彩闲庭信步地走在前面,明亮的大眼睛已经不知瞟了多少次亭子。

    “着急什么?”

    张星彩的脸上带着淡然的笑意,“难得有人和陛下谈得这般开心,就让他们多谈一会。”

    “我们过去,他们也一样可以谈得开心啊。”

    张星忆不服气地说道。

    “哎呀,你这女子,跟你说了多少次,女子一定要矜持。你看看你自己,一见到人家,就这般迫不及待,哪里有半点矜持的模样?”

    张星彩转过身来,戳了一下张星忆的脑袋。

    “矜持矜持,阿母这样说,阿姊你也这样说!”

    张星忆仍然嘟着嘴,不服气地说道,“那关家阿姊,还跟着去汉中呢!也没人说不矜持,万一……万一冯郎君就喜欢不矜持的呢?”

    “那能一样吗?”

    “怎么就不一样了?”

    “关家阿姊多大?你才多大?”

    张星忆听了,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再想想关家阿姊的,扁了扁嘴,“万一冯郎君喜欢小的呢?”

    走在前头的张星彩浑然不知自家小妹所说的大小和自己所说的大小有区别,闻言头也不回地说道,“哪来这么多万一?你没看他身边的女子,有哪个是小的?最小那个也有十六七岁了吧?”

    张星忆听了,泄气道,“那我不还得等四五年?”

    张星彩失声笑道,“那冯明文又非普通男子,如今未到弱冠之年,弱冠之后再成亲又有何妨?再说了,他的师门里有规矩,弱冠时成亲才是最合适的。你怕什么?”

    张星忆咦了一声,“他的师门里还有这等古怪……不是,还有这么好的规矩?阿姊又是如何知道的?”

    “还不是前几日丞相夫人进宫跟我提这医工的事,闲聊时顺便说了一嘴,说按冯明文师门里的规矩,我这是过早地结胎了,故易损伤身体。”

    “还说他师门里有规矩,十八岁才能成亲。但若是说生子的最好时间,还是得等到二十。故我就想着,想个法子让他弱冠之时再成亲,应该不会太难,那时不是正好让你赶上?”

    “阿姊你真好!”

    张星忆一听,两眼顿时弯成了月牙,一个跳跃就蹦过去,抱住张星彩的腰肢,还狠狠地把脸埋在里面磨几下。

    张星彩被自家妹子这么一个突然袭击,吓得“哎呦”一声。

    这一声叫得不低,亭子里的阿斗和冯永听了,齐齐转头看了过来。

    “皇后?”

    阿斗看到亭子外边的女子,不由地起身。

    冯永跟着站起来,看到张姬正搂抱着一个女子的腰作亲密状,正想着那是谁,一听到阿斗这般说,心里暗道,原来那就是张星彩?

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